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脫臼

-

清晨時分,李昂提著提包,踏入了太醫署大門。

一段時間未見,太醫署已然翻修完畢,路邊藥田裡種著各式各樣的草藥,散發著清新香氣,嶄新的樓閣中傳來陣陣晨讀聲。

伴隨著昊天鐘聲,晨讀漸漸停歇,李昂推門走入教室。

教室中穿著統一灰色服飾的少年少女,原本還在閒聊嬉戲,看到李昂登上講台,都愣了一下。

一些人以為他是新來的學生,一些人則認出了他,下意識地立正站好。

李昂抬了下手,教室漸漸安靜下來,他站在講台前,看著和自己差不多年紀、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少年少女們,心底長長一歎,升起些許懷念與惆悵。

他拿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轉身向著載乾五年這一屆的太醫署醫學生們,自我介紹。

他是來給學生上課的。

憑藉這些年積攢的名聲與威望,他編寫的書籍被列入太醫署教材之中。不止是病坊醫師要看,新來的醫學生們也要研讀。

“請各位翻開你們的解剖學書本,今天我們學習人體運動係統中的骨學...”

李昂清了清嗓子,稍一停頓後,拿粉筆在黑板上迅速而精準地描繪出了人類各部位骨骼的大體結構,

下方的學生們,紛紛翻開書本,有些緊張忐忑地記起了筆記。

在太醫署革新、各州府病坊收支平衡後,醫師這一職業的地位提升了許多,

新一屆的醫學生中,既有醫師家族的子弟——比如邱楓家的表弟表妹,

也有市井百姓家庭出身、通過了文化考試的少年少女,

還有些官僚家族的庶生子女——勳貴家的後代眾多,又不可能每一個都考進學宮、國子監,或者各州書院。

與其讓他們在外麵跟狐朋狗友學壞、在家混吃等死,還不如送到太醫署上上學。

新生們認真地記著筆記,

這些年來,李昂在長安市民眼中的形象,從一開始的“彆人家的孩子”,演變為“文曲星下凡”,再演變為“小藥王神”。城外立有他的寺廟,不少家庭裡還供奉他的畫像,儼然成了聖人一般的人物。

雙方差距過大,以至於這些正處於青春期的同齡學生們,冇有任何的不服,隻有崇拜與信賴。

整堂課上得非常順利,李昂從骨骼的形態(長骨、短骨、扁骨),講到骨骼的構造(骨膜、骨質、骨髓),再講到不同部位的骨骼。

期間,會拿出他用石膏製成的模擬顱骨模型,讓學生們放在手裡仔細端詳。

這畫麵要是放在前隋時候,妥妥是魔道宗門正在教弟子修行魔功。

課程上完後,李昂提上提包,走出教室.

“看不出來,你還挺適合作為老師講課。”

清脆的揶揄聲在庭院響起,李昂轉頭,看到邱楓微笑著走了過來。

“按照書本念而已,冇什麼難度。”

李昂隨意地擺了擺手,記憶宮殿中的那些醫學教材,他早就背得滾瓜爛熟,教一群新生輕鬆至極。

他頓了一下,注意到邱楓身上穿著的白色大褂,疑惑道:“你也...”

“我現在也是太醫署的老師啦。”

邱楓吐了吐舌頭,說道:“今年太醫署招的新生數量是往年的好幾倍,負責上課的醫博士都快不夠用了。我就偶爾過來代兩節課。”

兩人並肩走在太醫署的林蔭道路上,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著。

他們雖然在醫學理論上有著分歧,但相比起麵對水毒疫病共同奮鬥建立起的情誼,那點分歧並不重要。

李昂隨口講述著在試煉中發生的事情,在提到隋奕肩膀脫臼的時候,還當場演示了一番。

一邊演示一邊講解,“人的許多關節都能脫臼複原,

比如下頜關節、肩關節、肘關節、髖關節、膝關節、腕關節、指關節等等。

各地衙役抓人的時候,經常會用手銬腳鐐。包括鎮撫司也會使用具有鎮魔功能的刑具。

但事實上,隻要經過訓練、忍得住疼痛,大部分人都能通過主動讓自己關節脫臼的方式,來掙脫手銬...”

“停停!這你還是留到上課的時候給學生們演示吧。他們會愛看的。”

邱楓看著李昂若無其事地拆卸自己各個關節,連忙叫停。這畫麵即便對於她來說也過於驚悚了。

待李昂意猶未儘地安好自己的肘關節,邱楓才心有餘悸鬆了口氣,情緒複雜地開玩笑道:“坊間說你是神仙下凡,生而知之,我一開始還不信。

現在看你這麼熟練,我有點懷疑了。”

“哪有什麼生而知之,隻不過平時觀察更細緻一點罷了。”

李昂笑著搖了搖頭,“哦對了,七夕節那天見咯。”

“呃?七夕節?”

邱楓愣了一下,臉龐微紅道:“什,什麼意思?”

“越王殿下的大婚啊,”

李昂理所應當道:“他不是邀請了我們所有人去芙蓉園參加婚禮麼?到時候現場可能很擁擠,最好早點過去。”

邱楓張了張嘴巴,“哦哦,這樣啊。我還以為...咳咳,我會早點過去的。”

李昂好奇地追問道:“還以為什麼?”

“冇什麼!”

邱楓稍稍提高了音調,雙手環抱在身前,生起了悶氣。

李昂看到突然生氣的邱楓,剛想說些什麼,心底驟然傳來一陣悸動。

他臉色微不可察地變化了一下,在走到太醫署門口的時候,藉口要回家繼續編寫論文,匆匆離開。

邱楓看著他走遠的背影,輕咬牙關嘀咕道:“這個笨蛋...”

少女的手掌中捏著一個精心縫製的香囊。

李昂冇有聽見邱楓的自言自語,他登上馬車,吩咐車伕向金城坊行駛。

墨絲分身,捕捉到了鴉九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