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地陷

-

淋漓鮮血湧過草叢,滲進泥土。

破碎眼眶中,曾經屬於酒逢海的眼珠,無聲地凝視著天空。

倒映出因使用者死亡而自行激發的學宮警報符籙。

咻——啪!

璀璨焰火於高空綻放,將下方山林照得亮如白晝。

在鐘樓中守夜的幾名武僧自然注意到了這顯眼異象,抄起短棍向著焰火方向奔去,邊跑邊喊,

“那是什麼?”

“有人觸發了守山大陣?!”

“快去通報住持持持持...”

話音卡殼了。

奪門而出的武僧,停滯在原地。

綻放的焰火,凝固於夜空。

風不再流動,

塵埃不再飛揚,

世間萬物彷彿陷入凍結之中。

隨後,

“...持住報通去快”

武僧嘴巴一張一合,發出怪異聲響,退回屋內,關上房門,

夜空中的焰火重新收縮為一點,向下墜落,收斂回符籙。

飄落的葉片,悠悠然飛起,重新掛上枝頭,

禁製邊緣的破碎屍首,急速還原癒合。

...

呼,吸。

呼,吸。

穿著那套夜行衣的酒逢海怔怔站在原地,嘴巴微張,呼吸著夏季夜晚的涼風。

他還保持著從懷中拿取紙鶴的姿勢,眉頭不自覺地皺起,

自己不是要用紙鶴探查伽藍宗的守山大陣麼?怎麼突然...愣了一下。

他猛地搖了下頭,按下心底不安,正要控製紙鶴飛起,

極遠處浮屠塔方向的佛音便戛然而止,環繞群山的守山大陣也停止了震盪。

嘖,機會錯過了。

酒逢海緊抿嘴唇,望著越來越喧嘩的寺廟,隻好收起紙鶴,沿著陰影,遁回廂房。

————

“方丈,清點過了,三層無有失竊。”

“二層無有失竊。”

“六層無有失竊。”

“七層無有..”

浮屠塔下,僧眾們正在向了悟方丈彙報情況。

和前段時間一樣,塔中並冇有東西丟失,隻是東西發生移位。

了悟方丈點了點頭,心平氣和道:“我知道了,都回各自禪房吧,今晚的事不許私下討論。空我,你帶人去廂房那邊,安撫一下香客。”

僧眾各自散去,了難住持抬頭仰望燈火通明的浮屠塔,輕聲問道:“師兄,會不會是有仇人潛入了靈台山,刻意引起事端?”

伽藍宗在開設錢莊斂財之餘,還以醫術聞名,隻要傷者禮金足夠,不管是誰都會予以救治,

導致在江湖上樹敵無數,根本記不過來有哪些死敵。

“你覺得,天下間真有人能當著三位師叔師伯的麵,穿過無數禁製,在浮屠塔中來去自由如?”

了悟方丈收回了目光,平和道。

“尋常修士,自然不可能。包括界夷宗的宗主、隋國皇宮的供奉,乃至太皞山上的四位樞機。”

了難住持話鋒一轉,“但若是藉助異類,情況則有所不同。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總會有那麼一兩種異類,能附和眼下情況。”

“不是菩薩?”

“師兄莫要開玩笑。”

了難住持目光如炬,幽幽道:“若寺中菩薩真的活過來,

那也,隻能是魔!”

————

空我僧踏步行走在大雄寶殿外的長廊當中。

他剛安撫香客回來,對外說辭是前段時間的降雨,導致山體岩石不穩,導致浮屠塔有異象,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日,讓香客們無需慌張。

空我僧腳步漸緩,身份不明的闖入者,有計劃地逐層搜尋著浮屠塔,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一般,

塔中秘寶都有隱秘禁製,一旦帶出就會發出佛光異象。

對方,到底在尋找什麼呢...

思慮之際,他已然走到了大雄寶殿。

殿門敞開,白天那個跛腳雜役,正虔誠地跪在地上,用木賊草打磨著白天被火焰燎黑的木質佛壇,

腳邊還放置著兩個鐵皮小桶。

一個桶裡放著上蠟的工具,另一桶中則裝著散發著芝麻油香氣的細沙——這是青磚磨碎過濾,再加芝麻油打磨得到的細密青磚灰,常用於打磨上蠟。

“楊十九?”

空我僧眉頭舒展,平和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

名為楊十九的雜役有些費力地站起來,行了一禮,雙手不停比劃,表示寮房的持戒僧說自己白天不慎打翻佛燈,是對佛的大不敬。罰自己連夜給佛壇打磨上蠟,補好之前不許吃飯。

‘拿著雞毛當令箭。’

空我僧心底無語,知道這估計又是哪個和尚太過無聊,拿雜役取樂,遂道:“不必了,重新上蠟可是個麻煩活。

你現在去齋堂找點吃的,明天我去找庫管換張佛壇,這張桌子你到時候搬回去,在寮房慢慢補吧。

有人問起,就寫我的名字。”

楊十九千恩萬謝地提起兩個鐵皮桶,行禮離去,空我僧則站在原地,默默凝視著殿中靜穆佛像。

山外承平百餘年的隋帝國轟然崩塌,亂世已至,

不知道這場浩劫過後,中原還能剩下多少戶活人。

空我僧朝著佛像虔誠叩首,長歎一聲,起身踏出大雄寶殿,關上殿門。

寶殿內重歸黑暗,佛祖塑像前,四尊佛陀靜默無聲。

哢嚓。

其中一尊佛揚起的微笑嘴角,輕裂出一道不易察覺的細紋。

————

“後山地陷?”

“浮屠塔冇事吧?”

次日庭院中,得到山體滑坡訊息的香客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他們可都是背井離鄉上山的,接受伽藍宗守山大陣的庇護。如果暴雨沖毀了陣法,那他們這群人也要跟著遭殃。

山體滑坡?怎麼可能。

李昂等人對視一眼,心底一萬個不信。

且不說暴雨能不能引起山體滑坡,就算真的滑坡了,坐擁這麼多修士、積攢了這麼多符籙法器的伽藍宗會冇有辦法?

幾張固土符不就搞定了。

抱有相同想法的,還有人群中的其他修士。

他們同樣三五成群,聚在角落裡低聲交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