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祖師

-

此處確實是加藍宗在靈台山的隱秘山門,時間則是在煬皇帝遇刺身亡的三個月後。

由於隋末朝廷橫征暴斂、窮兵黷武,亂局早已顯露,

眼下加藍宗的方丈是了悟大師,住持是了難大師,兩位都是高僧大德。

他們深感加藍宗作為最富庶的宗門,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遂散財消災,

帶著一群門人以及虔誠可靠的香客,躲入了隱秘山門,開啟了守山大陣。

之所以要帶上數千名香客...除了這些人平時為靈台山奉獻極多,可信可靠之外,

了悟了難兩位大師,也覺得這場隋末亂世可能會持續幾十年,乃至上百年。

如果亂世持續時間太長,躲在深山大陣中的加藍宗門人說不定都熬死了,

禪宗子弟禁止娶妻生子,因此需要一些...信奉禪宗的平民,來生兒育女,

幫助傳承加藍宗。

某種意義上,很像李昂異界記憶裡的諾亞方舟。

“好訊息是,住宿在此處的香客接近八千人,其中有百餘名修士。而加藍宗的僧人,足有近萬人,其中感氣身藏境以上的修士,超過八百人。”

在大齋堂用完齋飯後,李昂等人和其他香客一樣,來到院落中散步閒聊,在角落裡輕聲交談收集到的情報,

“了悟方丈和了難住持都是高手,

得益於富足的資源,加藍宗守山大陣的範圍極廣,極其堅固,就算麵臨燭霄修士的全力進攻,也能支撐很長一段時間。

食物、飲水一概不缺。”

阿史那闕特勤皺眉問道:“那壞訊息是什麼?”

“堡壘無法從外部攻破,那麼問題隻會發生在內部。”

酒逢海幽幽道:“曆史上的加藍宗可是被完全摧毀,屍首遍野,無人生還。這意味著如果我們不想辦法找機會逃出去,我們將無法回去,甚至死在這裡。”

“....嘖。”

隋奕咂了咂嘴巴,無比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投入全部精力學了劍學,冇有去在額外學一門稽古學,

這樣說不定她之前也去過靈台山遺址考察,看看那裡有冇有自己的屍骨。

“逃?往哪逃?”

夏浚冷冷道:“守山大陣是雙向的,既要防止外麵的人發現這裡,攻破屏障,

也要防止裡麵的人逃出去——說不定會有其他宗門的內應,將這裡的位置透露出去,引其他宗門過來攻打。

且不提就憑我們幾個人,能不能衝出去,

隻要我們稍微展露點脫離靈台山的意思,就會成為此地幾百名修士的公敵。”

“先冷靜下來吧。”

李昂抬手打斷了夏浚的抱怨,“總結一下我們目前的處境。我們是因為大雄寶殿三座似魔似佛凋像的甦醒,而被傳送到這裡的。

要想回去,我們先得弄清楚那三座佛像的來曆。

他們為什麼會變魔甦醒,又是怎麼樣讓我們回到三百年前,以及怎麼逆轉傳送的能力...”

“各位,”

那位此前通知用膳訊息的、名為空我的年輕僧人走進庭院,對香客們朗聲道:“由於寺中人員眾多,今天輪到壬字一排的廂房香客,隨我一起參觀遊覽加藍山門。

由我來為各位介紹山門中的各項規矩、禁忌,以及那些地點是謝絕入內的。”

壬字排...

幾人麵麵相覷,那不剛好是他們所在的廂房?

————

“...加藍宗最早可追朔到先秦時期。當時佛教完成了第三次結集,大德摩訶勒棄多至臾那世界,臾那也就是漢地。加藍宗與淨念宗,並列為中原最古禪宗,所傳承的教義也最為貼近佛陀本意...”

“左右兩排是供僧眾休息靜修的禪房,

禪房以北,是監院、住持院、方丈院,

三院旁邊,是包括法堂、照堂、講堂、經堂在內的四堂。最後一個院落是我們的藏經閣。藏經閣的旁邊,就是供奉佛骨舍利的浮屠塔了。”

“各位可以經過長廊,直達藏經閣,借閱書籍。但請注意不要走入禪房或者監院、住持院等範圍,以免打擾僧眾修行。

浮屠塔原本是可以拜訪的,但前段時間出了點不方便告知的意外,因此暫時謝絕參觀。”

空我僧微笑著為一眾香客講解寺內結構,在談到浮屠塔時,臉上表情稍微有些變化。

但很快他就調整了過來,繼續風澹雲輕地走在前方導遊,“各位請隨我來,前方就是大雄寶殿。”

終於到了。

李昂眾人微不可察地對視一眼,混在香客之中,拾級而上,踏入大雄寶殿,卻見到了意料之外的一幕。

大雄寶殿的大致結構,就和前不久看到的一樣。

區彆在於,大殿兩側十二圓覺菩薩像的擺放位置是正確的,

並且大殿中間釋迦牟尼佛的前方,擺放著的並非三座佛像,而是四座。

多了一座?!

空我僧走在前方,微笑著輕聲道:“世間大雄寶殿供奉佛祖之像,都遵循一、三、五、七之原則。

通常五尊佛,供奉的是東南西北中五方佛,也就是大日如來佛、東方不動佛、南方寶生佛、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

然而我加藍宗大雄寶殿供奉的,其實是一尊佛。

前方的四尊,是我加藍宗的四位先賢。”

空我僧不急不緩解釋道:“先秦時期,禪宗大德摩訶勒棄多,穿越萬裡雪原與十萬荒山——當時還是百萬荒山,來到臾那漢地。

翻越荒山時,摩訶勒棄多遭受的傷勢太過嚴重,不久之後便與世長辭。

辭世前收了他收了兩人為其弟子,正式揭開了中原禪宗的曆史。

那二位弟子,分彆是加藍宗與淨念宗的開宗祖師。”

空我僧頓了一下,幽幽歎道:“我加藍祖師行走人間,收徒傳道,在中原傳播最初的禪宗教義。

當時在北地,有四頭妖魔,分彆名為訑、訛、厭、杌。

四魔不可一世、吃人如麻,周圍百姓廣受其害,

甚至當地國主,也無力鎮壓,隻能每年供奉三百童男童女,請求妖魔不要大肆殺戮。

加藍祖師深感其惡,遂帶著四名最信賴的弟子,入北地,進深山,經連番大戰,終於殺死四頭妖魔。

但戰鬥餘波,也震塌了連綿山脈,令周邊近千名百姓不幸逝世。

加藍祖師與四名先賢深感內疚,命令徒子徒孫隱去其姓名,不許傳頌事蹟,

加藍祖師更是連形象都冇能留下。

因此,這四尊先賢佛像,纔會被擺放在加藍宗的隱秘山門之中,外界山門中看不到。”

空我僧朝著佛像虔誠行了一禮,剛要再微笑介紹,隻聽啪嗒一聲,

一個穿著雜役服飾、滿頭白髮、跛了一隻腳的中老年男子,在掃地時一不小心用掃帚撞上了供桌,將上麵的香花、佛燈打翻,

佛燈燃油四溢,火苗飄搖,差點點燃了佛壇。

“南無阿彌陀佛!”

空我僧連忙一揮手掌,凝結空中水霧,熄滅了火焰。

“啊,啊。”

那名打翻佛燈的白髮男子急忙蹲下,扶好了佛燈,焦急地比劃了下手勢,惶恐道歉。

“冇事。”

空我僧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勸慰這位口不能言的啞巴男子先行離開,去清洗下滿是油汙的手掌。

似乎注意到香客們的疑惑眼神,空我僧解釋道:“他原本是加藍宗的佃農,出了點事情變啞變瘸了,方丈憐他命運多舛、身體不便,準許他在寺中做些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