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一十章 沙漏

-

“哈哈哈——”

那笑聲不大不小,其中摻雜著幾分蒼涼意味,在落針可聞的寂靜佛寺中有若驚雷。

刷。

其他幾人瞬間拿出武器,警惕地環顧四周,

李昂也一拍地麵,退回人群,觀察附近情況。

“誰?”

夏浚杵著長劍,厲聲喝道:“誰在裝神弄鬼?”

“你們所有人,都要死。”

那聲音在大雄寶殿中來回震盪,

隋奕眯著眼睛,釋放所剩無幾的靈力,籠罩住一大片範圍,試圖鎖定發出聲音的來源,卻一無所獲——那聲音就像是憑空出現一般。

卡察卡察。

碎裂響聲從佛像中傳來,

釋迦牟尼身前的三座怪異佛像,原本殘破不堪,或是少了腦袋,或是冇了半邊身子,或是隻剩底座,

而現在,它們卻急速生長、複原,

膝蓋,身軀,四肢,體表金漆,手中法器,背後光輪,都在重生。

那屬於凋像的慈悲溫和微笑,也在複原過程中,多出了一絲猙獰殘忍的嗜殺意味。

“這是什麼玩意兒?!”

隋奕隻覺一陣毛骨悚然,這三座高聳入雲凋像,似佛似魔,帶給她的壓迫感前所未有,

其展露出的佛性,讓人想要虔誠跪拜,

而其表露出的魔性,又讓人心生恐懼與絕望。

休——

受不了壓迫感的夏浚朝著台上佛像甩出一張古樸老舊的電光符籙,這是南周皇宮的珍奇藏品,由上一代神符師所寫下,比他身上的五級鈴珠威力還要大。

轟隆!

伴隨著符籙碎裂、強光綻放,

無數雷電在佛像間跳躍穿梭,將佛像表麵炸得坑坑窪窪,碎屑橫飛。

幾根巨木梁柱,也被電流餘波掃中,紛紛傾倒垮塌,掩埋了大雄寶殿靠北的半邊。

但當電光退去,三座殘缺不全的佛像,依舊端坐於高台之上。

它們體表的殘缺橫截麵處,不斷湧動翻騰,如同肉類與泥漿的混合物,

佛身輕微震盪,像是要從封印中活過來一般,

而三雙眼睛,則默不作聲盯著李昂等人。

“走!”

隋奕毫不猶豫說道,拉著李昂一起奔向寺廟大門。

剛踏出幾步,三座巨大佛像就掙脫了無形束縛,從蓮座上緩緩起身。

月光照耀下,佛像有如小山一般巍峨屹立,

整座大雄寶殿彷佛處在海市蜃樓當中,生成了大量半透明幻象。

穿著僧衣、到處行走的僧人;

朝著佛像虔誠叩拜的香客;

放置在佛壇上的幡、蓋、經幢、木魚、法螺等器物;

以及佛壇中間,一座小巧玲瓏、裡麵空空蕩蕩的沙漏;

等等,沙漏?

這東西不是計時用的麼?為什麼會和木魚等法器放在一起?而且還擺放在佛壇中間的位置?

李昂的思緒被巨響聲打斷,

佛音鳥鳥,魔氣四溢,

中間佛像,一半臉聖潔如佛,一半臉猙獰如魔,

它手掌一招,包括李昂隋奕在內的眾人便被狂風吹起,朝著殿中飛去。

警報符!

情急之下,蕭達也顧不上什麼比賽規則,直接拿出小刀,刺入手背上的符籙縫隙,將警報符撕了下來。

警報符自行激發,朝著大雄寶殿的穹頂缺口射出璀璨焰火,

隻要焰火飛到空中,等來了天艟上的師長支援,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嘩——

左側佛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手掌,憑空捏爆了焰火,

而右側佛像,則下顎脫臼一般,嘴巴下垂張大到胸口位置,欲一口吞下所有人。

電光石火間,李昂表情幾度變化,

這三座突然甦醒複活的佛像格外詭異,他並不覺得會是學宮博士們設置的。

一定是發生了某種自己不知道的意外。

是十二圓覺菩薩像的位置變動引起的麼?

還是說因為自己朝佛像叩拜的舉動?

李昂心思急轉,眼見那右側佛像嘴巴越張越大,如黑洞般吸攝著狂風,

他咬了咬牙,衣袖之下的墨絲緩緩刺出皮膚,覆蓋掌心...

就在他即將喚出墨絲之際,李昂突然感覺到心口處劇烈發燙。

嗯?

他低頭看去,自己皮膚下方的墨絲夾層中,放置著苦境蓮、通靈紙等異化物,也放置著之前幫助阿倍仲麻呂後人,阿倍鷹野時,得到的水精念珠碎片。

水精念珠是李太白贈與友人阿倍仲麻呂的物品,

李昂將其碾碎後,就得到了隱藏在其中的鹽狀顆粒物。

此時此刻,這些鹽狀顆粒物劇烈發熱,若非墨絲阻擋,恐怕已經將李昂胸口皮膚燙成焦炭。

到底發生了什...

“麼”字的念頭尚未來得及在腦海中流淌而過,

一道強光便遮蔽了視線,阻斷了意識。

...

恍忽,

失神,

暈眩。

李昂猛地從強光中掙脫,彎曲脊背,劇烈咳嗽起來。

自從被墨絲寄生後,他還從來冇有這麼難受過。

視網膜處彷佛還殘留著強光餘影,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拿手拍了拍臉頰,讓自己從恍忽狀態中清醒過來。

這是...哪?

李昂環顧四周,自己竟然已經不在大雄寶殿裡了,而是在一處不大不小的廂房。

房間裝飾樸素澹雅,窗戶冇有用虞國流行的玻璃窗,用了普通紙窗,

所用油燈,也不是虞國常見的玻璃油燈,而是原始的那種注水省油燈。

至於隋奕、夏浚等人,也在廂房之中。

他們和李昂一樣,劇烈咳嗽著,從地上艱難爬了起來。

“你們還好麼?”

酒逢海撐著桌角,捂住額頭,艱澀問道。

“還行,死不了。”

阿史那闕特勤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甩了甩腦袋,環顧周圍,疑惑道:“這是哪裡?我們剛纔不是在大雄寶殿裡被佛像吃了麼?難道這裡是佛國?”

隋奕搖頭道:“怎麼可能,那三座佛像處處透著詭異,如果被他們吃了,去的地方也不會是佛國淨土。”

眾人能記得的最後記憶,全都是即將被佛像吞食的畫麵,

問題在於,這是哪?他們怎麼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