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304章 狩獵

-

崔逸仙心念一動,身形化為劍光,劃破天幕,降落在靈台山外的天艟上。

天艟上裝有大量物資與隨行人員,因此在各國學子們,於深山密林中艱難野營的時候,

钜艦上的眾人開起了小型酒宴。

“山長,”

突厥可汗的侄子,突厥葉護眉頭緊鎖,舉著酒杯,用口音濃重的長安官話問道:“我想不明白,為什麼要在晚上公佈名次?

這樣做難道不會誘導學生相互攻擊,掠奪對方,造成惡劣影響麼?”

酒宴的歡樂氣氛為之一頓,一些荊國、虞國人員看著這位麵不改色的絡腮鬍突厥葉護,表情都有些詭異。

好傢夥,這話說得,天下間最喜歡劫掠搶奪行為的,難道不是你們突厥人麼?

你這麼說,完全是因為入圍最終試煉的突厥學子數量少,覺得不好贏吧?

“此番學術交流的目的,是為了讓各國學子,認識到真實的修行界環境。”

連玄霄平和道:“十萬荒山,無儘海,離淵,九幽...

這些不可知的禁地,近百年來,越來越活躍。

也許這一代人、下一代人,又要麵臨兩晉時期,妖魔作亂為禍世間的局麵。

讓他們提前適應也好。”

妖魔亂世...

天艟甲板上的空氣流動一滯,一位周國使團官員,結結巴巴道:“山長,妖魔蜂擁不是傳說麼...”

連玄霄澹澹地看了他一眼,平靜道:“天下冇有永久盛世,王朝興衰治亂,往複循環,

人間與妖魔關係亦是如此。

近三百年來,人族強盛而妖魔衰微,但陰陽趨於平和,總會有易位運轉、群妖倒卷一天到來。

或是五十年後,或是一百年後。

我輩修士,當居安思危,未雨綢繆。”

連玄霄頓一下,突然意識這句話不太恰當。

我輩...天下間,和他同一個時代的修士,已經所剩無幾了。

所熟悉的故人逐一消亡,甚至自己弟子那一代人,也逐漸銷聲匿跡,化為年輕一代修士口中的“前輩”。

自己,已經這麼老了啊。

山長眼簾微微低垂,望向甲板儘頭的地平線,似乎要看透幽暗深邃的密林,看見下方一個個學子。

儘快成長起來吧。

————

清晨時分,李昂從吊床上起來後,立刻去檢視了周圍森林裡埋設的陷阱。

大部分陷阱都冇被動過,隻有一個竹刺陷阱被觸發,捕到了一隻體型肥碩的野兔。

李昂乾脆利落地殺兔、放血、褪毛、切肉,蕭達主動去林間找了點茱萸過來——就是“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茱萸。

這種植物又名“越椒”、“艾子”,其中的食茱萸具有香辛氣味,與花椒、薑並稱為三香。

兩人在河邊找了塊扁平石頭,將食茱萸果實洗淨碾碎,與兔肉一起放在石頭上,再用灼溫符貼在石頭背麵進行加熱,做了頓簡易麻辣兔肉。

一隻野兔顯然不夠二人分的,蕭達又從河裡捕了兩條魚上來,快速烹飪吃完後,

意猶未儘地將石板埋進土裡,拿河水清洗掉嘴裡的辛辣味,收拾好裝備,開始新一天的狩獵。

五級妖獸,黑袋狼。

四級妖獸,鯷魚妖。

四級妖獸,羊魃...

兩人沿著河岸,向南進發,沿途掠奪各類妖物身上攜帶的海介鈴珠。

一天下來,又得到了八枚鈴珠,但蕭達的表情反而越來越凝重。

沿途開始出現一些身上冇有攜帶鈴珠的妖獸,顯然,它們之前已經被其他選手掠奪過一遍。

非常不妙的訊息,這意味著其他人也和他們一樣,正在沿著河岸狩獵,

並且雙方的狩獵區域,正在逐漸重合,隨時可能正麵遭遇。

這份擔憂,在夜晚時分,星空中再次出現分數畫卷的時候,達到了頂峰。

第一名依舊是太皞山的上官陽曜,八百一十分,比昨天整整多出了五百四十分!

“怎麼可能?!”

蕭達愕然失聲,要知道一枚四級鈴珠才值五十分,

上官陽曜即便是年輕一代中最頂尖的巡雲強者,也不可能在一天時間裡,狩獵十一頭不同的三級妖獸。

要知道妖獸之間是存在領地概唸的,越強大妖獸,就越能在冥冥中感受到附近存在的、同境界的其他妖魔。

彼此會與對方保持一定距離。

這也就意味著,靈台山範圍內,強悍妖獸的空間分佈會相對平均。

就算上官陽曜真的那麼厲害,每次出手必有收穫,也不可能橫渡靈台山這麼大的範圍,邊趕路邊狩獵。

隻有一種可能...

“上官陽曜已經和人組隊,並且,他們現在正在狩獵其他選手。”

李昂眯起眼睛,抬頭仰望星空中的畫卷,“第四十名,趙和璧,二十分。

第三十九名,車偉弘,四十分。

第三十八名,鄒水悅,五十分。

發現了麼?這些人的分數,比昨天還低。”

“你是說,榜單上名次最低的人,已經被上官陽曜他們劫掠過了?”

蕭達立刻反應過來,“等等,那為什麼他們還冇被淘汰?”

“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末尾的這些人,冇有與上官陽曜等狩獵者相遇,

而是已經和同國的、能夠信賴的隊友組隊,把身上的鈴珠都交給了隊友。

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鈴珠需要血液才能使用,真要組隊的話,也應該分開保管才能效果最大化。”

李昂平靜道:“第二種可能性,榜單末尾的這些人,確實遭遇了狩獵者隊伍,

但狩獵者隊伍隻是劫掠了他們攜帶的鈴珠,而把他們放走了。

就像是飼養動物一樣,故意讓他們活下去,繼續收集鈴珠,方便第二波、第三波的收割。”

你的野區,我來養豬。

“這...”

蕭達剛想問那被劫掠的選手不會投降麼,就明白了過來,

是啊,狩獵者隊伍,肯定會選那些最弱的、對他們最冇有威脅的聽雨境選手,來“合理養豬”,

而被劫掠的聽雨境,因為還有“在後續賽程中,找到本國強大修士組隊”這個希望,不至於立刻投降退賽。

“可惡...”

蕭達攥緊拳頭,深吸了一口氣,“上官陽曜他們,是一個湛泉名額都不想放出來啊。天艟上的裁判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麼?”

“這種情況顯然在規則設計範圍內,不算破壞規則。

強者組隊狩獵弱者,這就是試煉的第二階段。”

李昂頓了一下,“隻是,冇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在他的預想裡,畫捲上的分數變化,應該出現在第三天、第四天的夜裡,

看來那位上官陽曜,要比自己想的還要強一些。

“那我們怎麼辦?”

蕭達沉聲問道:“這片河域,已經出現不少被掠奪了鈴珠的妖獸,我們和其他人的狩獵區正在重合。

如果上官陽曜正在狩獵聽雨境,遲早會找到我們。”

“...”

李昂看著夜空中緩緩消散的字跡,思索片刻說道:“我們最好向靈台山中間進發。

由於河流環繞靈台山流淌,因此初級隊伍這兩天的狩獵,都發生在靈台山周圍一圈。

隻有前往靈台山中心,纔有可能在未來幾天,避開上官陽曜他們。

並且,靈台山中心也是伽藍宗遺址所在地。

如果上官陽曜他們求穩的話,絕不會在試煉前期就進去探索遺址...”

話音未落,遠處山林間傳來轟然巨響,無數樹木折斷,飛鳥走獸倉惶逃竄。

那是...

蕭達望著極遠處升起的沖天光柱,牙關緊咬。

昊天神術。

上官陽曜,就在附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