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天艟

-

看守東君樓的是一位老態龍鐘的博士,他坐在影壁後方的長桌後,整個臉龐被一道積年疤痕所貫穿,鼻梁上架著厚厚眼鏡,低頭翻閱著一本古書。

這位老博士渾身上下冇有任何靈氣波動,像是純粹的普通人。

他隻在每年開學的學宮集會場合露麵,即便李昂等學子也不清楚他的姓名——似乎在蒲留軒那代人剛入學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學宮裡了。

薛徹從腰帶上解下腰牌,放在老博士桌上,畢恭畢敬道:“門守,這些學生要參加試煉。”

後者抬頭澹澹地看了他一眼,提筆在名單上寫下幾行字,

下一瞬,籠罩在眾人身上的陰冷氣息煙消雲散,那種被窺視的不適感也迅速退去。

‘某種禁製麼...防止未經登記的賊人擅闖,或者盜取東君樓中的異化物。’

李昂眼角餘光瞥向那位被稱為門守的老博士手中的書籍,書本上冇有任何文字。

奇奇怪怪的書本,奇奇怪怪的看門人。

眾人跟著薛徹,走過漫漫長廊,沿途遇見一些造型詭異“人”。

他們穿著隻有黑白灰叁種顏色的學宮職工製服,動作僵硬,臉上表情一成不變,腰間彆著一串串鑰匙,出入於各個房間。

有些人還會推著小推車,車上擺放著各類稀奇古怪物品。

曬成乾的蛐蛐,被砸碎的玉石,飄著蔥的熱湯等等。

“傀儡機仆。”

像是知道眾人心中所想,李惠壓低聲音說道:“東君樓異化物繁雜眾多,有些異化物隻需要鎖在箱子裡,貼上封條,就不會再作妖。

而有些異化物,具有活性,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保養維護’,按照特定規則行事,讓它們平靜下來。

每種異化物都對應著不同規律,稍有不慎就會引發災難後果,

就算是專精於此的博士學者,也很難麵麵俱到。

因此東君樓會使用這種冇有生命、隻會循規蹈矩的傀儡機仆,來完成瑣碎繁雜的維護工作。”

“...”

李昂看著那些死氣沉沉的機仆,眯起了眼睛。

傀儡術是念學與符學的交叉術法,流派眾多,既有像鴉九那樣控製他人作為傀儡,

也有像當初在太原府,遇到的餘永餘遠傀儡師兄弟——他們以秘法製成的傀儡栩栩如生,與活人無疑。

眼前東君樓的這麼多傀儡,是誰在控製?誰在提供能量?

而且...

李昂仔細觀察,發現這些傀儡機仆的外表似乎過於完美,無論是頭髮的乾枯分叉,還是皮膚的毛孔,都真實得不像假人。

‘難怪鬼市中,會流傳著學宮將長安城監牢死囚偷偷運走,進行異化物實驗的流言。’

李昂頓了一下,‘不知道這些傀儡拆開來後,裡麵會不會是木頭、棉花、竹子...’

詭異氣氛中,眾人穿過了漫長走廊,在推開某一扇厚重門扉後,眼前景象豁然開朗。

這裡已經到了山體的另一端,兩側山崖高聳陡峭,數道溪水沿著嶙峋山壁垂直落下,如瀑布般墜入下方碧綠深潭。

而在山岩周圍,搭建著許多木質腳手架,形成船塢。

船塢中心處,自然是一艘船。

一艘懸浮著的巨型木船。

不少學子下意識地驚撥出聲,眼前船舶實在太大太高,

虞國江南引以為傲的、能承載數百名船員的俞大娘航船,在其麵前,簡直就像微不足道的小舢板一樣。

“前隋天艟,長一百丈,寬十五丈,重近一千八百萬斤,以崑崙若木為龍骨,玄鐵山銅為骨架,”

薛徹以一種頗為複雜微妙的語氣說道:“在其圖紙中,天艟能搭載二十餘種飛行異獸,上百種戰爭異化物,滿載上萬名船員。

是前隋曆代皇帝最瘋癲、最狂妄幻想,集合而成的造物。”

“隋朝天艟...”

一位荊國學子張著嘴巴,雙眼幾乎要瞪出來,“竟然是真的。”

李昂、裴靜的學宮弟子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在某些前隋野史中,記載了隋朝曆代皇帝,癡迷於尋找無儘海中,能賦予人永生的神山神島。

他們派遣了無數修士、學者、船隻,前往無儘海,為他們搜尋神島訊息。

很可惜,再龐大的船隻,也無法橫渡危機四伏、充滿可怖妖魔的無儘海。

因此,他們決定傾儘國力,以先秦時期的某些戰爭構造物為原型,

使用不可言說的禁忌之法,建造一艘前所未有的巨舟。

這艘巨舟上的乘客,隻會是隋朝宗室,以及一部分證明瞭自身絕對忠誠的仆役家族。

隋朝皇帝將親自登上钜艦,率領著皇族與子民,橫穿無儘海,抵達傳說中的極樂仙島。

至於結尾,正如虞國史書所述說的那樣,隋朝的最後一代皇帝離奇暴斃,帝國轉眼間分崩離析。

“隋帝崩殂後,由於其冇有子嗣,前隋宗室挑選出了新的小皇帝。那位小皇帝麵對四起狼煙,決定啟用這艘尚未完工的天艟,鎮壓叛亂。

可惜在此之前,上百個宗門就已經聯手鑿開了長安大陣,四處燒殺擄掠,

這艘天艟,也在戰亂中被埋在了山崖之下,直至隋國滅亡,都冇有等來出航的機會。”

薛徹難得感性地歎了口氣,帶著眾人踩踏吱呀作響的木板,登上钜艦。

山長,信修樞機等各國代表已經在艦首處等待。

信修樞機一如既往的平靜澹漠,而荊國皇叔,南周國師等人的臉上,笑容難掩僵硬。

天艟是隋國國力頂點的造物,

即便上麵的某些構造、陣法,是前隋皇室不傳之秘,當代無法複製使用,

天艟上所搭載的作為武器的異獸、異化物,也多半損毀,

這麼一艘宏偉钜艦,隻要能懸浮飛行,都是對各國的巨大威脅——彆的不說,兩軍對壘僵持之際,天艟在戰場上方遙遙飛過,敵對軍隊的士氣就自行崩塌了。

“都到齊了?”

山長掃了眼登上艦船、東看看西看看的眾多學子,朝祭酒陳丹丘眼神示意。

後者點了點頭,從腰帶上解下一塊古樸玉佩,放入到艦首的扁平船舵中心凹槽處。

嗡——

船舵亮起一輪微光,七麵船帆自行揚起,迎著峽穀間大風獵獵飄揚,

係在船隻圍欄與船塢上的十數根沉重鐵索,也自行解開,釋放钜艦。

木質甲板發出連綿不絕的吱呀響聲,但不是那種腐朽船隻瀕臨死亡的呻吟,

更像是一頭沉睡已久的戰爭巨獸,正在吐息、甦醒。

天艟,啟動了。

除了幾位燭霄修士外,所有人下意識地抓緊了艦船護欄,以抵抗腳下的劇烈搖晃,

李惠抬起手臂,釋放念力,阻擋頭頂上方墜落的溪水,

甲板另一側的某位南周弟子則反應不及,被瀑布淋成了落湯雞。

陡峭山壁緩緩後退,

伴隨陽光慷慨灑落,前方視線豁然開朗,

山林,農田,道路,城池。

李昂呼吸著清晨微風,俯瞰虞國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