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嗜血

-

李昂坐在觀眾席上,手掌輕壓著一份報紙,閉目養神。

周圍的友人們知道他在冥想,下意識地放輕了交談的聲音,以免打擾到他。

第一個上場旳是裴靜,他與對手鏖戰一刻鐘有餘,最後驚險獲勝,

精疲力儘的他將滄海劍高舉過頭頂,

觀眾們的歡呼聲山呼海嘯,位於高處的看台上,虞帝、尚書仆射裴肅等也露出了欣慰笑容。

隨後是任釁、阿史那闕特勤、李惠、上官陽曜...

比賽一場接著一場,觀眾的歡呼喝彩聲此起彼伏,唯獨李昂依舊閉著眼睛,想著什麼。

這個世界,真實得有些荒謬。

演武場中的比賽,確實關乎國家榮譽,

年輕一代修士的表現,代表著未來十年、二十年,各國修士的整體狀況,意味著國家的和平與穩定。

看到自家選手獲勝,無論是虞帝、山長、太皞山樞機、荊國周國皇室,他們臉上的笑意都是真實的。

觀眾席上,那些虞國市民百姓充滿自豪的歡呼雀躍聲,也是真實的。

但...

李昂低下頭,看了眼今日份的報紙。

洛陽發生了工坊勞工搗毀新式紡紗機的事情。

事件的起因,是工坊主購買了最新型的大型紡紗機。

由於紡紗機效率更高,操作所需的工人更少,這位工坊主便順勢解雇了一批勞工,降低了剩餘勞工的薪酬,

並威脅所有聲稱要辭職的勞工——你不乾有的是人搶著乾。即使降低了薪酬,工坊工資依舊要比務農高。

於是勞工們便將這位格外囂張的工坊主毆打得落荒而逃,隨後摧毀並焚燒了大型紡紗機,在衙役趕到之前一鬨而散。

...

這一切,顯得如此熟悉。

李昂手掌下意識地攥緊了報紙。

他去過蘇州,親眼見過那裡的紡紗工坊,知道工坊的生產環境有多麼惡劣。

瀰漫飄揚的揚塵纖維,

悶熱潮濕的空氣,

機械麻木的勞動。

工坊中的勞工,二十幾歲就提前蒼老得像是四十歲。

洛陽勞工搗毀機械,絕不是隻是因為擔憂機械搶走他們的工作,更多的是對壓迫剝削的忍無可忍反抗。

他們冇學過四書五經,也不懂那些高深玄奧的道理,

但他們本能地知道,大型紡紗機的引入,會讓工坊主更加肆無忌憚地降低薪酬,會讓工坊主更加無視工坊環境的惡劣,會讓工坊主更加肆意妄為,把人當成可以無情拋棄的機械零部件。

可悲的是,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推動了這一切的發生。

李昂深吸了一口氣,蘇州的土地兼併已經相當嚴重了,

工坊主們,願意花五倍乃至十倍以上的價格,購買適合建立工坊的沿河土地,

在距離蘇州城最近的幾座村落,建立起了許多工坊,

像是吸管一樣,瘋狂汲取著周邊的人口。

世人誰都知道,前隋就是在“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的狀況中毀滅的,但又能有什麼辦法?

農民的抗風險能力極低,一旦遇到天災**,土地減產,乃至家裡人患病,

很容易破產,被迫賣掉土地。

而一旦失去土地,冇有謀生手段的農民隻能被迫成為工坊勞工,任人宰割魚肉。

之前因為工坊效率偏低、利潤還冇有高得誇張,

蘇州紡織工坊的擴張速度,還在一個合理範圍內——紡織工坊利用水車提供動力,必須沿河建造,可選地址相對有限。

但靈氣機,由李昂提供想法、蘇馮著手實現的靈氣機,則截然不同。

靈氣機不需要嚴格選址,任何地方都能建立工坊,

並且靈氣機的動力來源是無所不在的天地靈氣,可以無間斷工作,

其生產效率與利潤率,遠遠超出之前所有紡織器械。

在這種情況下,工坊擴張的腳步,也將大大提速。

貧者愈窮,富者愈富。

李昂環顧周圍,他所在的地方,是學宮,是虞國的最頂點。

現如今,虞國百分之二最富有的人,占據國家財富的多少?

百分之十五?百分之二十?

已經很誇張了吧。

而一旦靈氣機廣泛鋪開,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建立起各類工坊,這百分之二的富人又將占據多少財富?

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五十?還是百分之八十?

如果任其發展下去,李昂完全能預見到,虞國的總體財富藉助靈氣機飛速提升,士人、商人、豪門貴族更加窮奢極欲,

而數量更多的工人、農民,他們的生活質量會在某種程度上不升反降——

工人農民麵對效率誇張的靈氣機,冇有了議價能力,隻能選擇摧殘身心的工作,一天勞作七、八個時辰,以賺取微薄的、養活家人的薪酬。

甚至於,反抗也是收效甚微的。

一名修士就相當於一支軍隊,麵對來去自如的燭霄,普通人再多也冇有意義。

靈氣機,既是一副治病救人的靈丹妙藥,

也是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嗜血惡獸。

李昂睜開雙眼,緩緩將這份報紙合上,視線停留在頭版頭條——那是一篇歌頌學宮修士的文章,讚揚學宮修士在學術交流中的表現,為虞國贏得了榮耀。

其中還用相當多的筆墨,盛讚了李昂。

簡直...黑色幽默。

李昂搖了搖頭,

他考進學宮,是要讓更多人過上有尊嚴的體麵生活,絕不是為了讓發明創造成為權貴獨自享有的財富。

是他像釋放潘多拉魔盒一般,放出了靈氣機這頭洪水猛獸,

他也應該,牢牢牽住這頭惡獸的韁繩,扼住它的咽喉,讓它不去啃食虞國百姓的血肉。

在各方各麵影響、控製著虞國的學宮,是個最好的平台。

要做到這點,自己還需要更多的威望,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權勢,乃至...個人的絕對武力。

演武場的廣播中,報出了李昂與邊辰沛的名字,

遠處觀眾席,邊辰沛施施然站起,麵露微笑,享受著眾人的目光聚焦,緩步走向下方擂台。

他是天之驕子,是統治著天下萬民的太皞山的一員。

“日升,到你了。”

李樂菱輕聲提醒道。

“嗯。”

李昂緩緩站起,將報紙隨手放在座位旁邊,目光堅定。

現在,先從...打爆邊辰沛的頭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