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雲霧

-

“很榮幸能跟您交手。”

一位濃眉大眼,表情沉穩的高大青年,站在擂台對麵朗聲說道。

他全身披掛厚重鎧甲,右手握持一把高過頭頂的斬馬刀,左手手背上安裝著一座精鋼手弩。

全競豐,荊國鎮軍大將軍家的兒子。

荊國的貴族並不罕見,光他們的皇室就有近百名皇子皇女。以至於民間有戲言稱,

在荊國都城牆頭隨便丟一塊石頭,就能砸中一片公子王孫。

不過全競豐倒是冇有像其他貴族子弟那樣好逸惡勞,他年紀輕輕就已擔任懷化郎將一職,率部鎮守於十萬荒山北部邊陲,後天武者圓滿的境界也足以證明其天賦。

修為水平換算過來,相當於聽雨境高階,

是此次擂台賽出線的熱門人選。

李昂點了下頭,

他配備上了各類裝備,

穿著鼉龍甲,左手手臂安裝有機巧手弩,腳踩輕身靴,腰帶右側懸掛著短槍形態的三棱槍,

右手手腕下方,用套筒固定著一個結構緊密複雜的錶盤狀結構。

這是學宮符師常用的武裝符盤,裡麵的隔斷,采用了特殊材質,

能分門彆類儲存不同類型的符籙,使符籙不至於相互乾擾、失去效果或是縮短壽命。

並且,從符盤中延伸出來的五根鋼索,各連接著一個圓形銅環,套在手指上。

符師隻需要按照規則,活動五指,

就能令符盤發射出指定位置的符籙,

使符籙出現在手心。

除了能以天地為符紙的神符師,相當一部分中、低級符師都會使用符盤作戰。

“日升認真了。”

觀眾席上的雍宏忠沉聲說道,表情有些凝重。

這些天的擂台賽中,李昂冇有用過除了念力之外的手段。

他的氣海總量不高,

但長久的念絲手術鍛鍊,使他的念力使用效率、精準程度,遠遠超過任何一個同齡人。

對手即使在知道李昂戰鬥模式的情況下,也往往反應不過來,

拉緊距離後,先被念力尖錐敲開防禦,然後被三棱槍一擊致命。

然而,麵對高兩階的煉體武者,情況則大為不同。

煉體武者反應速度、靈敏程度,遠高於其他道途的修士,

精鋼材質的全覆蓋鎧甲,能大幅度削弱念力尖錐的傷害,

千錘百鍊的身軀,比起念力驅動,更快更強。

“畢竟是最難對付的敵人類型之一,僅次於同一道途、更高等級的念師。”

楊域眉頭皺起,忍不住轉頭看向任釁。其他人也是如此——任釁是先天武者,在天下各處遊曆過,對局勢的判斷肯定比他們強。

“唔...”

任釁搓了搓下巴,

委婉道:“全競豐的父親,那位荊國鎮軍大將軍,是我們虞國的老對手,同時也是武道宗師。

全競豐從小學習家傳武藝,更常年在十萬荒山巡獵妖魔,實戰經驗比起同輩人隻強不弱。

在荊國也被稱為全小將。

日升雖然紙麵實力上比對手弱了許多,但說不定有什麼隱藏的手段可以製勝。”

楊域等人咂了咂嘴巴,擔憂地望向擂台。

反過來說,如果冇有隱藏手段,那基本上必輸無疑。

哢嚓哢嚓。

凝重氣氛中,柴柴表情嚴肅地啃著小狗造型的餅乾,

邱楓忍不住小聲問道:“翠翹你不擔心麼?”

“擔心什麼?”

柴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認真道:“大郎不會輸得。”

你倒是對他有自信。

邱楓有些哭笑不得,柴翠翹對李昂無限信賴,估計哪怕李昂哪天說天會塌下來,她也會搬來鏟子和李昂一起挖坑。

穀蝏

邱楓擺手婉拒了柴柴遞來的小狗餅乾,轉頭看向下方擂台。

嗡——

禁製光芒亮起,宣告比賽開始。

全競豐冇有第一時間衝鋒衝刺,他拿起懸掛在腰側的頭盔,戴在頭上。

那頭盔造型奇特,隻有雙眼位置留出一道長條縫隙,能有效防禦流矢。

他戴穩頭盔,提起斬馬刀,向前沉穩踏步。

武器、甲冑加上自身的重量,壓迫著擂台禁製,在腳下引起道道漣漪。

鎧甲葉片相互摩擦,發出金屬鳴響,給人以巨大的壓迫力。

踏,踏,踏,踏。

他逐漸加快腳步,衝鋒而來,手中斬馬刀逸散出道道血氣,如同熊熊燃燒的火焰,又如秋末時節隨風飄揚的紅楓。

雙方距離迅速縮短,在李昂的靈識之中,對方的旺盛氣血簡直就像曠野上的盛大篝火。

自己以方圓技巧釋放的圓環念力,受到氣血影響,不由自主地震盪起來。

斬!

隔著一段距離,全競豐全力揮舞斬馬刀,寬厚刀身重重劈下,

紅楓氣血先於刀刃而至,飄向李昂。

不能退。對方的奔踏速度比自己更快,直接後退的結果就是被刀刃氣血追上,要麼觸髮禁製,直接落敗,

要麼被刀刃砍中,飛出擂台。

退不了,那就隻有繞開。

李昂左臂前甩,左手中指拉動銅環,觸發機巧弩機擴。

砰!

機巧弩的鋼索重重彈回,將上麵搭載的鷹山鉤爪發射出去,正中遠處地麵。

鷹山鉤爪的三個鋼鉤上,都裹著一張聽雨境的蛛行符。

這種符籙能幫助使用者,在光滑的牆壁、山岩上攀爬,

而出現在鉤爪鋼鉤上,則能繞開“擂台地麵難以破壞”的機製,吸附住擂台地表。

咻——

機巧弩捲動纖細鋼纜,將李昂朝前方拖拽而去,同時李昂再釋放念力,將自己左推,

整個人如同圓規一般,向左前方繞行滑動,避開了全競豐的致命斬擊。

並且...

符盤!

李昂右手手指拉動銅環,手腕下方的符盤自動彈出數張符籙,在念力控製下,飛向擂台的各個角落。

所有符籙齊齊釋放,製造出濃鬱霧氣,籠罩擂台。

“這是聽雨境的雲霧符。”

解說台上,孫亦諧迅速說道:“能在一段時間內源源不斷製造出霧氣,就算符籙本身被毀,濃霧一時半會也不會散去。”

“...”

頭盔之下,全競豐望著霧茫茫的寂靜無聲擂台,臉上依舊麵無表情。

雲霧符是戰爭中使用最多的符籙之一,通常被用於伏擊戰。

密林中安置一支精銳軍隊,在晨間啟用雲霧符,製造霧氣,趁敵軍經過時殺出。可以說是再經典不過的戰法。

但經典,也就意味著容易找到破解之道。

他站在原地,橫握斬馬刀,隨意揮舞。

刀身捲起大風,帶動迷霧翻湧,在他周圍形成一片環形無霧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