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攻城

-

站在擂台上,原來是這種感覺。

李昂環顧四周,擂台四麵都升起了虛幻柔光,模模糊糊,看不清外界景象。

馬賽克既視感。

擂台另一側的高嚮明,見李昂東張西望,忍不住吸了口氣,

沉聲道:“在下修的是術道,聽雨初階,會三十六門法術。最擅冰寒、冰裂...”

李昂疑惑地轉頭看了對方一眼,他倆又不是武者或者劍師,冇有在戰前先報一遍自己兵刃、武器的必要。

擱這自報家門呢?

“哦,知道了。”

李昂冷淡地回了一句,

繼續觀察擂台禁製。

知道了?

高嚮明先是一怔,隨後反應過來,不禁有些惱火。

就算李昂是學宮焦點,

自己也是人中精英,是從千萬昊天信徒中脫穎而出的天才。

自己讀的書,付出的努力,絕不比對方少多少。

如此輕視自己,真是傲慢,

讓人...不爽。

‘也罷,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太皞山術之一道的精妙吧。’

高嚮明微抿嘴唇,腦海中已然開始想象,自己該如何施展術法,輕描淡寫間將對手戲耍、擊敗。。

高嚮明的名字,將揚名於各國,

太皞山的同學們會驚歎於自己的成長,

師長們會感到無比欣慰。

那些平時質疑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宵小,

也必須承認我高嚮明的優秀。

嗡,嗡——

擂台禁製的預備聲響,

打斷了高嚮明的遐想,

他回過神來,抬起雙手放在胸前,十指交叉,結成詭異法訣。

李昂則握持短槍,朝其中輸入靈力,隨意一旋。

哢嚓。

短槍中端響起機關運轉聲,槍身向兩側延展,變為一杆長槍。

————

“三棱槍?”

觀眾席上,越王李惠搓了搓圓潤的下巴。

他作為高年級學子,無論成績還是品行,都很優異。如果不是受限於皇子身份,恐怕還能得到一塊學宮行巡令牌。

自然有權限查閱鍛造工坊的清單,知道三棱槍的原理。

“冇帶其他念器符籙,日升看來很自信啊。那個高嚮明恐怕要輸得很快。”

李惠看了眼其他人疑惑不解的表情,解釋道:“日升主修的是念學與符學,這兩門道途的泛用性很廣,但在聽雨境的同等級戰鬥中,會受到一定限製。

符籙的準備時間太長,即使成功激發,距離效果生效也有一段空檔,很容易被對手抓到破綻。

而念力,會在麵對高機動與高防禦的對手時,削弱嚴重。

所以日升是在跟鎮撫司的一部分念師一樣,以念代武。

心平、方圓、磐岩、繞指...

這些念學技巧,全部使用好了,可以發揮出後天武者級彆的實力。

搭配三棱槍,在擂台上的發揮空間反而要比單純的念力更大一些。”

說罷,李惠頓了一下,補充道:“當然,鎮撫司的以念代武,常見於聽雨境中階之前。

再往後,因為對手的破局手段變多,就冇那麼好用了。”

話音未落,擂台上便響起了第三聲提示音,宣告比賽的開始。

穀蘩

就是現在!

高嚮明陡然睜大雙眼,運轉氣海,釋放靈力。

冰寒術!

自他腳下,擂台表麵的雨水凍結成冰,

紋路清晰的霜凍,如同樹木枝杈一般,朝著李昂方向急速蔓延而去。

李昂蹬踏地麵,念力在周身凝成圓形,藉助名為方圓的技巧,掃視周圍靈力變化。

方圓是念學的最基礎技能,即釋放念力,感知周圍環境。

同時,它也是構成念絲手術法的最重要前提。

已經完成了無數次念絲手術的李昂,對於這項技巧早已化為本能,

心意一動,念力便覆蓋周身五米範圍,掃視最細微的靈力波動。

找到了。

自己視線死角中,霜凍寒氣從兩側蔓延而來,

高嚮明使用了聲東擊西,

不管自己是後撤,還是向左向右騰挪,都會一腳踩在寒冰上,

直接被冰寒術束縛在原地。

想的挺好,隻可惜,自己根本冇打算後退。

李昂釋放念力,以磐岩技巧覆蓋腳底,一腳踩在前方冰層上。

被念力覆蓋的腳底,並冇有被冰住,

相反,李昂連踏數步,急速逼近,一槍刺出。

這一槍太急太快,

高嚮明隻能倉促變招,連忙用凍氣凝結雨幕,在身前形成一麵手指厚的冰盾。

咚!

三棱槍深深紮進冰盾之中,距離高嚮明的眉心隻差半米距離。

高嚮明脊背沁出大量冷汗,後退數步的同時,繼續竭儘所能釋放靈力,試圖加固冰盾,將三棱槍凍結在盾牌之中。

沙沙——

水汽結冰聲此起彼伏

整截槍頭,都被厚厚冰塊夾住,

槍桿前後,迅速蔓延起了霜凍,甚至有朝著李昂手掌延伸的趨勢。

很聰明,第一時間知道自己是在以念代武,試圖先廢掉自己的兵器——雙方一旦拖到中近距離交戰,

冇有武器的自己,會被冰寒術創造出的場地困在原地。

李昂腦海中心思急轉,算計著一切可行性。最終選擇後退半步,如拉弓一般,收回了右手,在上麵附加層層疊疊的厚重念力。

隨後,一拳轟出。

加持了磐岩的拳頭,如攻城錘一般,撞擊在了三棱槍底部。

轟!

巨力侵襲之下,三棱槍直接衝破冰凍束縛,整根飛了出去,頂部尖端刺向高嚮明本人額頭。

高嚮明躲閃不及,勉強側過半個腦袋,卻依舊被三棱槍的尖端,刺中了額角,脖子一歪。

擂台禁製綻放紅光,保護高嚮明不被傷害,

同時,賽場四周的光幕也在緩緩落下,解說員的聲音澎湃,宣告了此次擂台賽的勝利者。

“獲勝者,學宮李昂!”

李昂聽著賽場外的諸多雜音,搖了搖頭,撿起了插在地表冰塊上的三棱槍,隨手一抖,將上麵殘留的霜凍徹底甩去。

他不去看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高嚮明,轉身步下擂台,徑直向觀眾席走去。

這個對手,實在是有點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