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星隕

-

“嘶,這突厥娘們,真的好強...”

相比之下,厲緯關注的重點,則是對麵的阿史那伽羅。

麵對這種程度的密集攻擊,阿史那伽羅的盾牌與彎刀竟然能格擋住九成,剩下一成也被她以輕盈身法躲避開來。

刀光如匹練般密不透風,

步伐輕盈詭譎,似飛鳥掠過湖麵。

厲緯嘗試將自己代入到對方位置上,失望發現如果被念針圍攻的是自己,

最多最多能撐二十次呼吸左右,

再之後便會因為手腕脫力,被念針紮成刺蝟。

除非拚著以身軀硬抗,直接衝到邊辰沛身前,

嘗試一命換一命。

但那樣,

勢必會在衝鋒過程中觸發擂台禁製,

提前宣判邊辰沛獲勝。

“...”

擂台之上,邊辰沛望著衝鋒而來的對手,嘴角沉穩的笑意漸漸散去。

進入戰鬥狀態下的阿史那伽羅,毫無平時的嬌憨與天真,

反而麵龐緊繃,眼眸如刀般銳利,死死盯著對手。

靈識中,對方的旺盛氣場越逼越近,邊辰沛隻覺周身毛孔都傳來陣陣刺痛感——那是武者氣血對念力造成強烈乾擾的表現。

阿史那是突厥貴族姓氏,意為“高貴的狼”與“藍色”,

阿史那部也被稱為藍突厥。

這個部族中血統最純正的成員,會在狂怒戰鬥中,眼眸瞳色逐漸由棕變藍,

幾近清澈湖水,

能倒映出天空般的色彩。

而現在,阿史那伽羅的眼眸已然變為淡藍色,甚至朝著深藍顏色轉化。

她的動作越來越快,氣血也越來越強,

盾牌彎刀逐漸適應了邊辰沛一心二十唸的攻擊節奏,加快速度衝刺而來。。

殺意。

阿史那伽羅眼眸中真實無比的殺意,籠罩住了邊辰沛。

他脖頸莫名一涼,眼前彷彿看見對方的彎刀突破層層阻礙,割向自己咽喉,

皮膚,氣管,骨骼,

都在鋒銳刀刃下斷裂,

自己高貴的頭顱,被對方踩在腳下,死不瞑目...

蒼狼殺意!

邊辰沛背後不自覺滲出冷汗,驟然一怔,猛地回過神來。

一些武者,會在長久的生死廝殺中,磨礪出鋒銳殺氣。並將殺氣用於作戰。

被殺意鎖定的對手,隻要心神稍有鬆懈,就會陷入被殺身死的幻覺,頓在原地無法動彈。

如同在山林間,遇見下山老虎的旅人。想要逃跑,卻怎麼也冇能力控製手腳。

藍突厥家族的蒼狼殺意更是如此,北境草原幅員遼闊,麵積超過了荊國與南周總和,這也意味著會存在大片大片的無人區。

突厥的頂尖貴族身份,不僅僅意味著特權,也意味著他們需要巡獵北境全境,為麾下部落去掃蕩那些源源不斷的妖魔異類。

彆看阿史那伽羅年紀尚小,所斬殺過的詭譎異類,也許要比太皞山審判院裡的劊子手還多。

在這樣環境下培養出來的殺意,遠遠要比長安鬼市裡,所謂的殺手刺客強烈。

若非邊辰沛出身於太皞山,父親是審判樞機的副使,從小就接觸各方勢力、門派的秘聞,久經鍛鍊,

此刻恐怕已經著了對方的道,深陷死亡幻覺中無法自拔。

“...”

邊辰沛還算俊秀的臉龐逐漸扭曲,他感受著已經被冷汗浸透的脊背,

看著衝鋒而來的淡藍眼眸突厥少女,再也冇有憑藉修為優勢,戲耍對方的想法。

穀辬

腦海之中,隻有惱怒

“死吧。”

邊辰沛一指揮出,所有念針再次提速,匕首如遊龍一般,貼著盾牌邊緣劃過,割向阿史那伽羅咽喉。

雙方距離已然拉近到十步之內,阿史那伽羅冇有後退躲閃,而是猛地一擰脖子,令匕首擦著脖頸、造成漣漪刮過。

擂台禁製起到了防護效果,並且判定這次攻擊,原本隻能對脖子側麵造成割傷,並不致命。

自己,還有最後一擊的機會。

距離拉近到兩步之內,

阿史那伽羅麵無表情,眼眸彷彿在空中拖拽出了淡藍色的軌跡殘影,

手中彎刀劈向了邊辰沛的脖頸。

轟!

巨響轟鳴,念力震盪,

擂台漣漪震動不休,以至於空氣都搖晃變形,看不清景象。

觀眾席上的無數觀眾,下意識地站起身來,朝下方俯瞰,觀察情況。

邊辰沛...依舊站在原地。

他身前懸浮著一顆兩寸左右的金屬鐵球,

鐵球上鑲嵌著一圈圈繁瑣複雜的黃金紋路。仔細看去,那些黃金紋路彷彿擁有自我生命一般,徐徐轉動。

邊辰沛本人半蹲身軀,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左手撐住膝蓋,右手手掌撫摸著自己的脖頸,想要從剛纔那一瞬間的死亡幻象中擺脫。

而他的對手,阿史那伽羅,則重重飛了出去。

嬌小身形摔在擂台邊緣,瑟縮成一團,手中盾牌彎刀直接掉落出了擂台範圍。

“那是...”

黃東來深吸了一口氣,雙眼牢牢盯著邊辰沛身前懸浮的小巧鐵球。

“星隕。”

孫亦諧同樣一臉震驚,為同伴補上了後半句話,“太皞山審判院的星隕。”

二人聲音通過宏音符,傳遞至觀眾席的每個角落,

楊域撓了撓頭,“星隕是什麼?怎麼學長學姐們看上去都跟見了鬼似的。”

“星隕,是太皞山的一係列秘寶。”

何繁霜合上書本,眉頭微皺道:“隕星流彗,天外來物。大部分隕星都是俗鐵,雖然珍奇,但達不到小說話本中,神兵利器的程度。

隻有極少數伴隨著宏偉異象,降臨人間的隕星,會被視為昊天的某種征兆。

太皞山的炬語院,會提前發出預言,找到特殊隕星降臨的位置,

聖禮院、審判院、信修院,則會派人找到那裡,舉行敬獻儀軌,恭迎隕星降臨。

每一件由昊天流彗,製造出的星隕儀器,

都會被視為太皞山的神聖之物,隻有最高層的人員,纔有資格使用。”

“很...珍貴麼?”

楊域張了張嘴巴問道。

“曾經有位西國的年輕國主,曾經試圖用十座城池,從太皞山借出一件星隕,帶回王國中供奉,以示家族對昊天的虔誠。”

何繁霜淡淡道,“麵對太皞山,借東西就真的隻是借,不存在借了不還的說法。但太皞山依舊拒絕了。”

一國之主的日子,再精打細算,祖先的祭日也要過得像模像樣——西國國主,用花唄給祖先過祭日。

腦海中莫名蹦出了這句話,李昂眉頭微皺,俯瞰下方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