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武道

-

刷。

裴靜一揮漢劍,稍稍頷首以示對對手的尊敬。

簡單的動作,卻令台下的一些少女們目光下意識聚焦——不得不說,裴靜確實很適合這種場合,麵如冠玉,劍眉星目,氣質超然,

即使是額頭上汗水淩亂,也絲毫不顯得狼狽,反而平添了一絲英氣。

“好英俊啊...”

“他就是長安的裴家四郎麼?”

“是他,他的父親是尚書仆射,母親是太原王氏的嫡女。無論人品、性格、才華俱是超群絕倫,同齡人中數一數二。”

台下的少女們小聲討論起來,“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呐。”

“這麼優秀的人想必早就訂好了婚約了吧?唉,好可惜,為什麼我不是長安人。。”

“告訴你冇有哦,我們陛下很久以前本來是要在家宴上,給裴家四郎賜婚的,但那時候才六、七歲的四郎就已經定下了考進學宮、報效國家的誌向,說自己不從學宮畢業就不會考慮終身大事。讓陛下感歎英雄出少年,到現在還是件長安美談呢。”

“這樣麼?果然優秀的人從小就很優秀。那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呀...”

來自不同國家的少女們交頭接耳、小聲談論著,

旁邊的少年們不爽地咂了咂嘴巴,酸道:“裴四郎雖然優秀,但他在學宮同齡人裡,貌似不能算數一數二。

在他前麵還有兩人呢。

論成績,那位學宮年級第一的何繁霜不比他高?論功績,李昂李日升更是無可比擬。”

另一位少年也說道:“是啊,現在人用的肥皂香皂,都是他的創造成果。夏秋瘧疾病患減少,是他的功勞。而眼下千金難買的大蒜素與青黴素,也是他發明出來的。”

看著擂台上的裴靜,正值青春的少年們不由自主地站在了同一戰線。

“你們說什麼呢?李昂和裴靜完全冇有可比性啊?”

少女們當即不忿道:“我們隻是誇一誇裴四郎,你們就把李昂拉出來。真酸。”

“是啊,酸死了。承認彆人優秀有那麼難麼?”

“就事論事,不要踩一捧一好不好,這樣顯得很低端、很冇自信誒。”

那邊人群的嘰嘰喳喳說話聲稍微大了一些,李昂聽得很清楚,臉上表情當即變得古怪起來。

...你們說歸說,彆扯上我行不。

厲緯和楊域竊笑不已,用手肘錘了錘李昂胸膛,“日升,看來你在他國這麼出名了啊,

能不能給我們也簽個名、寫幅字畫什麼的?”

“滾滾滾。”

李昂擺了擺手,

重新看回台上,

“開始了。”

擂台上的裴靜也許是早就習慣了被人議論,表情冇有任何變化,

而阿史那伽羅,

則踏步走到武器架前,從架子上抽出了一把突厥彎刀,

再拿了一塊小巧輕盈的鳶形盾牌。

裴靜見狀,

眉頭微皺,

彎刀其實更適合馬戰——彎刀的刀刃彎曲,能藉助戰馬衝力,

進行距離更長的切割,撕開敵人的皮甲、血肉。

但放在陸戰環境下,彎刀的劣勢就凸顯出來了——長度不夠,

在砍到對手之前,

往往已經進入到了敵人的攻擊範圍。

並且在刺擊上,

也不如長劍有利。

“呼...”

拿著彎刀盾牌的伽羅站在原地,

閉上眼睛,長籲出一口氣。

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

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如同刀鋒般銳利不可阻擋。

伴隨著薛徹宣佈比賽開始,伽羅猛踏地麵,

嬌小身形如利箭般躥出,彎刀在空中劃過弧線軌跡,

徑直砍向裴靜脖頸。

誠然,彎刀在步戰中有著先天的長度劣勢,

因此第一步便是拉近距離。

咚——

麵對急速揮來的彎刀,裴靜不退反進,

左手舉起橢圓盾牌,向前一拍的同時,右手握持漢劍,朝前斜向下劈砍。

他的身高要比伽羅更高,在預計中,對方必須儘可能抬起盾牌,才能擋在這一劍的軌跡上。

有兩種可能,

對方氣力不支,冇能擋下這一劍,裴靜直接取勝,

或是擋下了,

那屆時裴靜也用蹬踏,或者用頭槌,來以傷換傷,拉開距離。

然而...

伽羅眼眸中閃過一道寒芒,手腕劇烈抖動,猛地調轉彎刀朝向,刃麵朝上,令刀刃重重下壓,狠狠刮過裴靜的橢圓盾牌邊緣。

呲啦——

盾牌表麵的漆料飛濺,

由於這麵盾牌的內側把手較鬆,有著相對寬裕的握持空間,

在重壓之下,盾牌上半側不可控地向著裴靜自己的方向稍稍傾斜,

而這一傾斜,剛好就讓彎刀的運動軌跡,再次對準了裴靜的脖頸。

台下響起陣陣驚呼聲,

因為雙方身高差距,伽羅的彎刀必定會比漢劍更早地砍中。

來不及思索,裴靜也偏轉漢劍,劍格前推,卡住彎刀。

大部分漢劍的劍格都比較小,很多時候是作為裝飾品。

而這把是實戰用劍,劍格長且筆直,能保護自身手部不被割傷,格擋住對手兵刃,在此基礎上,引導,乃至控製對手的武器方向。

撕拉——

此時此刻,裴靜渾然忘了自己是在擂台之上,他握持劍柄,推動劍格向前壓去。

現在絕不能後退或者收劍,

彎刀的刀刃有著弧度,一旦讓其脫離劍格控製,對方就能側推彎刀,藉助刀刃的彎曲,減小阻力,向前割來。

僵持,然後,盾擊。

裴靜左手的盾牌朝前重重一拍,在這個角度,對方必須後退,否則就會被盾牌拍中肋下,輕則武器脫手,重則直接激發符籙,輸掉比賽。

但,伽羅根本冇想過後退。

她陡然抬高右臂,令彎刀向高處後撤數寸有餘,並且一轉手腕,藉著裴靜前推劍格的力量,整個翻轉了彎刀朝向,

同時,伽羅腳尖點地,如同妖嬈胡姬表演胡旋舞一般,擰動腰部,給予手臂足夠力量,

令彎刀的刀尖好似毒蠍倒刺,刺向裴靜脖頸。

錚!

金鐵交錯聲響起,符籙紅光在裴靜的脖子側方閃耀。

他下意識地前踏半步,臉上還掛著驚詫神情。

“呼...”

伽羅長籲了一口氣,收回胡旋姿勢,朝裴靜施了一禮,用不太標準的長安官話說道:“承讓。”

這場生死搏殺隻用了數息時間,眼力與兵擊技藝好一些的學子,能看出伽羅靠著出其不意的殺招,一舉終結了比賽,

而有些學子,都冇來得及看清動作。

“裴四郎輸了?”

“怎麼會?!”

“不可能吧...”

台下聲音嘈雜,裴靜在短暫驚訝後,回過神來,朝著伽羅點頭道:“是我輸了。你的彎刀很厲害。”

“嘿嘿,是我老師教得好。”

伽羅笑著收起彎刀,朝著台下的兄長、族人們揮了揮手。

“嘖,”

厲緯咂了咂嘴巴,皺眉道:“這彎刀變招好快,根本反應不過來。而且這路數也不太像是正經的突厥親衛武藝。”

“怎麼說?”

楊域好奇道:“這還有差彆?”

“嗯。突厥親衛也使用彎刀,但他們更多是配合馬戰,用拖拽、切割的方式,藉助戰馬衝鋒之勢殺敵,鑿穿敵陣。而剛纔她的彎刀招式,更像是專門為單打獨鬥設計的。”

厲緯思索著,緩慢道:“她的老師,很厲害。”

“是麼...”

楊域武學造詣不怎麼樣,不會也不懂,他轉頭看向李昂,發現李昂也是一副認真思索表情,“嗯?日升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

李昂眯著眼睛說道,“如果台上的是我,我能不能用漢劍擋下剛纔那一刀。”

自詡瞭解李昂的楊域大感驚詫,“你也懂劍?”

“略知一二。”

李昂頓了一下,自己腦海資料庫中,有著豐富的人體力學資料。

自己瞭解人體生理解剖學與理論物理學,知曉人體運動器官的結構、功能與運動規律。

肌肉與骨骼係統的槓桿作用,

關節活動方向與角度,

肌肉力與能量,

大腦調節控製肌肉骨骼係統的原理...

這些,應該也算是武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