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兵擊

-

邊辰沛微笑道:“學生在書上看到過,學宮考括墳籍,博采眾長,除了基礎的念師之外,還有彆的職階。”

“所謂職階,本質上是念師對念力操控方式的差異,”

奚陽羽瞥了對方一眼,冷冷道:“禦風使,能以念力操縱狂風,例如,這樣。”

他抬起手掌,周圍瞬間掀起呼嘯颶風,

沙塵瀰漫,落葉倒卷,學子們不得不眯起雙眼,紛紛後退。

“...”

李昂釋放念力,籠罩自己和邱楓,阻擋住刮來的沙塵。

他能清晰看見,那位邊辰沛周身的塵土穩穩待在原地,冇有飛揚起來,但邊辰沛本人卻臉色陡變,雙手握向自己喉嚨。

如同窒息一般。

奚陽羽這是...直接用念力排走了那片區域的空氣?

李昂驚詫不已,再一次對燭霄境念師的能力有了新的認知。。

無法呼吸的邊辰沛臉色迅速變紅,他抬起雙掌,朝前竭力一推,令自己向後飛去,

然而卻在半空中陡然停住,手腳四肢如同被鎖鏈捆住一般,動彈不得,保持僵直姿勢。

“傀儡師,以念力控製他人軀體,或操縱機巧傀儡。”

奚陽羽平淡的聲音透過颶風傳遞到每個學生耳中,

他朝前踏出一步,身形在空中拖拽出長長殘影,瞬間抵達至邊辰沛身前。

“強念使,捨棄了對念力外放方麵的修煉,

將念力全都用來強化自身身軀,

達到堪比同境界武者的程度。”

奚陽羽慢條斯理地講述著,

手掌前伸,在邊辰沛額頭前方陡然加速,拍在後者的腦門上。

砰!

邊辰沛整個人倒飛出去,

撞斷了數顆樹木,摔入雜亂灌木叢中。

奚陽羽收回手掌,

看也不看那邊,

轉身對所有學子淡淡道:“除此之外,

念師道途還有影舞者——全力強化隱匿自身能力,專精於刺殺暗殺;

禪宗獨有的苦諦金剛——勘破苦難怨憎,

身心無漏無缺。

念學道阻且長,就算天縱奇才,也不可能學全,

不可貪心冒進...”

他說話的功夫,

幾名穿著太皞山製服的學子已經衝到灌木叢中,

將邊辰沛扶了起來。

後者一副暈暈乎乎的模樣,

身上冇有明顯外傷,唯獨臉上,

印著一個鮮紅手印——看上去短時間內是不會消退了。

看到邊辰沛這幅模樣,有太皞山弟子麵露不忿,朝奚陽羽沉聲問道:“辰沛隻是提問兩句,

先生何故以大欺小、倚強淩弱?”

“哦?”

奚陽羽淡淡道:“我剛纔也隻用了和他同境界的、聽雨境高階級彆的念力。冇有超出半分。

何來倚強淩弱的說法?

最多隻是在演示的時候,一時冇有掌握好力度,

下手稍微重了一些。”

奚陽羽原模原樣地重複了一遍邊辰沛的話,嗆得一眾太皞山學子們臉色漲紅,

不知該如何反駁。

一個燭霄境修士不要臉起來,那還真是冇什麼辦法。

鐺鐺鐺——

昊天鐘聲響起,

奚陽羽丟下一句下課,便帶著辜德明轉身離去。

學生們各自離開,李昂的視線在那位邊辰沛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下。

聽雨境高階,隻差一步就能晉升巡雲境,該說不愧是太皞山麼?

“嘖嘖嘖,奚司業竟然敢對太皞山的人動手,一點麵子也冇留。”

楊域眼眸中閃爍著八卦光芒,

“這可不太像是他以往的作風啊。”

“辜學長是他的學生,出手估計是為了護犢子吧。”

李昂從口袋裡翻出課表,下節是久違的體學課,上課地點位於演武場。

因為要迎接學術交流的緣故,

學宮演武場的麵積臨時擴大了一圈,地上的草坪也不再是尋常草籽,而是專門培育過的假儉草。

這種草的根係旺盛,匍匐莖強壯,被破壞後能快速蔓延再生,非常適合種在演武場裡,不怎麼怕糟蹋。

這節課由體學司業薛徹,和來自其他國家的武者,共同授課。

“和其他道途一樣,武學也在不斷髮展、演化。”

因為有外人在,一向性格散漫的薛徹此刻認真了許多,

他站在演武台上,“武學的兩大部分,煉體與兵器。

煉體好理解,錘鍊身軀,增強體魄。

而兵器,則是武者身軀的延伸。”

他指向邊上的武器架,架子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武器。

“兵學課上你們應該學到過,長槍憑藉攻擊範圍大、易訓練、能在對手貼近自己前反覆刺擊不怕失誤等緣故,在戰場上逐漸取代了刀劍的地位。”

薛徹說道:“但煉體武者不同於普通士兵,

穿戴重甲的武道宗師,能無視戰場上的飛矢與尋常兵器,

隻有同境界的武者,或者數名、十數名低一個境界的武者,纔有把握圍困、乃至擊殺。

這就使得,煉體武者所使用的兵器不再侷限於長兵,

反而回到了自由挑選最適合自己、適合環境的武器。”

薛徹從武器架上抽出一杆短槍和一麵盾牌,和一位金髮碧眼的劍師對練起來。

雙方都冇有施展超過後天武者境界的力量,而是單純地展示兵擊技巧,一招一式都奔著對手要害,

每一次的進攻、格擋,都隱藏著欺詐、預測、反預測,令人目不暇接。

金髮碧眼的外國劍師接連換了數把武器,從十字長劍、刺劍、劍盾,換到巨劍、重劍,始終無法突破薛徹的槍圍,隻好笑著搖頭認輸,換人上場。

武者們先後演示了細劍、軟劍、長槍、镋、鐧、馬槊、斬馬刀、樸刀、彎刀、鏈錘等等兵器,

薛徹也不斷更換武器。

這次來授課的武者,包括周國禁軍教頭、西荊皇室武師、太皞山審判使、突厥可汗親衛等,

可以說是天下含金量最高的武學交流,

以至於雙方愈發認真投入,最後忘了還有一眾學生在下麵看著,直到薛徹一不小心稍微用力,踏碎了一塊石板,才反應過來,尷尬地朝對麵的周國禁軍教頭擺手道,“羅兄,我們下次再交手吧,還上著課呢。”

“好。”

羅姓教官略有不捨地收回長劍,能和同境界武者交手的機會不多,特彆還是異國的、之前冇怎麼對練過的武者。

“那什麼,按照課程安排,我來抽幾名學生上來演練,”

薛徹咳嗽一聲,視線掃過台下的學宮弟子,“裴靜,你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