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零九章 使團

-

一場秋雨刮過,長安天氣變得陰冷而潮濕,在學宮住宿的厲緯抱怨寢室反潮,找李昂討了張符籙,貼在被子上。

天氣的陡然變化也讓長安城裡出現了不少咳嗽病患,李昂對此有些擔心,專門去病坊觀察了一番,發現病人症狀都是風寒,鼻塞、流涕、咽癢,也就是感冒。

病坊的醫師們對此見怪不怪,區區風寒而已,和瘧疾、癘氣、肺癆等大恐怖相比,簡直不值一提,也不清楚為什麼李昂要這麼重視。

‘感冒不可怕,就怕流行性感冒啊...’

李昂心中默默道。

異界記憶裡,那場20世紀初的大流感,直接感染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至少殺死了兩千萬人。

而人力短缺造成的次生災害,更是難以估量。

人口高度密集、高度流通的城市總是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奇怪症狀,以長安城兩三百萬的人數,有什麼病症李昂都不是很奇怪。。

他不能跟病坊醫師們講明白什麼是病毒,隻好用自己的影響力,讓病坊做好清潔、隔離工作,準備好足夠的藥劑。

而他自己回去以後,在學宮刊物上發表文章,論證風寒等疾病與戴口罩的關係,證明戴口罩能顯著降低患風寒概率。

希望這樣,能讓更多長安市民,特彆是出現風寒症狀的市民佩戴口罩。

‘嘖,為什麼彆人穿越隻要享受裝逼打臉的快樂就行,我就得擔心各種各樣的疾病。’

李昂坐在座位上,揉著太陽穴緩解壓力。

經過近一年的論文熏染,長安城的公共衛生比原先進步了不少,最起碼家家戶戶都購買了肥皂香皂,勤洗手,不喝生水,

會主動滅蚊滅鼠...

自從之前李昂發表了一篇解剖老鼠的論文,

詳細舉例了老鼠可能引起的疾病,

長安城百姓對老鼠更加深惡痛絕,滅鼠滅得更加勤快。

讓李昂做夢都夢見有隻肥頭大耳的老鼠被吊在路燈上,哀嚎連連,

叫著什麼“鼠鼠我啊,真的要重開了。”

奇奇怪怪的夢。

“日升!”

楊域從教室門口急匆匆地跑過來,

砰的一聲坐在凳子上,

壓低聲音興奮說道:“聽說了麼?”

李昂有些無語道:“聽說什麼?”

“昊天道門的使團啊。”

楊域一拍桌子,

語氣昂揚道:“五十年來第一次,太皞山派遣了正式使團來長安。現在已經進西荊了,

過段時間就會抵達長安。”

李昂一撇嘴,“所以?”

“這可是天大的事啊。”

楊域激動道:“使團由信修樞機帶隊,那可是四位昊天樞機之一,

我爺爺聽到了,

晚飯都多吃了一碗。其他聽到訊息的人家,

已經提前開始準備鮮花和紅毯了。”

“有這麼誇張麼。”

李昂不禁無語。

太皞山和學宮一向不怎麼對付,

上一次派人過來,還是為聖後慶祝生辰——結果冇多久聖後就倒台了,

換了先帝上位。

彼時的昊天道門覺得時機來臨,派遣使團來到長安,聲稱要主持先帝的登基儀式,

被學宮直接駁了回去。

南周、西荊等國的國主登基,都由昊天道門的樞機神官主持,

皇權之上還有神權,若樞機神官不滿意,

甚至在理論上,有權換一個皇帝。

唯獨有學宮的虞國,

不受此控製。

雙方關係也因此轉冷,五十年來都冇有往來。

但太皞山與學宮的矛盾,並冇有影響到虞國百姓對昊天的虔誠,家家戶戶還都繫著昊天鐘、昊天鈴,時常去廟宇燒香、禱告、祈福。

李昂自己不怎麼虔誠,對於所謂的太皞山來客也完全無感。而出自虔誠家庭的楊域,則對此格外期待,

在旁邊絮叨個不停。

什麼樞機神官行走人間時,道路兩側必然擠滿了虔誠信眾,為他鋪好紅毯,灑滿鮮花。

而樞機神官來長安,

必然會走朱雀大道,到時候不知道會有多少狂熱信眾提前幾天去那裡支帳篷、打地鋪,早晚都睡在那裡,就為了能在使團經過的時候,貼近與樞機大人的距離。

‘...怎麼聽上去,要來的不是樞機神官,而是蘋果新手機呢?’

李昂心中默默吐槽,也不好說封建迷信不可取——昊天鐘和昊天鈴是真的能對異類產生效果,一定程度上壓製妖邪。

‘算了,隻要不影響到我學習修行就行。’

李昂搖了搖頭,無視了楊域的自言自語,將注意力集中在書本上。

踏踏踏。

腳步聲由遠及近,學宮監丞繆正青走入教室,與他一起到來的,還有奚陽羽。

學宮監丞是朝廷設置的官職,負責與學宮傳遞資訊,通常隻在重要場合露麵,不會乾涉正常上課。

“咳。”

奚陽羽不輕不重地咳嗽了一聲,教室內的交談聲立刻安靜下來。

繆正青走到台前,清清嗓子,朗聲說道:“想必各位學子都或多或少聽說了訊息。三個月後,昊天道門的使團將來到長安城。

他們此番前來,一是為了與虞國重新建立聯絡。

二是為了與學宮進行學術交流。”

“嗯?”

李昂一挑眉梢,學術交流?

昊天道門與學宮有什麼可以交流學術的地方?

要知道雙方的矛盾由來已久,道門認為萬事萬物都是昊天創造,自有其完美無瑕、永遠不變的規律。

而學宮則發展理學,觀測天象,得出星辰軌道會不斷變化,有些星辰甚至會憑空出現、憑空消失。

還有一些研究哲學的學宮博士,提問如果昊天愛著世人,又為什麼要創造出種種陰森可怖的異類怪物,要設置充滿凶險的無儘海,阻礙世人向外探索。

甚至那位蘇子前輩,因為昊天道門屢次抨擊他,直接說出了“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狂言,令道門大為光火。

學宮的宗旨之一是探尋自然規律,和那位要維護昊天威嚴的道門,冇什麼共同語言,跟彆提學術交流了。

果然,繆正青立刻補充道:“交流範圍,不侷限於詩詞、書畫、音律、辮纔等,

還有修行上的競技交流。

各年紀學子均可參與。

另外西荊、南周、突厥等國的同齡學子,也會來長安參會。

至於具體事宜,將會等使團到達後,進一步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