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尾款

-

墨絲分身靜靜躺在洞窟之中,一動不動,冇有反應。

“吃撐了?消化不良?”

李昂驚詫地挑起眉梢,更加專注地凝視著墨絲分身內部變化,發現墨絲正在用最細微的絲線,一遍又一遍地切削著金屬銘文,並且將殘渣進一步粉碎。

整個吞噬過程持續了兩刻鐘有餘,當吞噬完成後,墨絲表麵的暗金色比之前更明顯了一些。

“整體冇有太大變化,依舊還在進化的第四階段。但是多出了一項能力...”

李昂沉吟一聲,控製墨絲分身,伸出一條觸鬚,順應冥冥中的感應,釋放靈力。

嗡——

空氣搖晃變形,在前方緩緩勾勒出一個近似“門”的形狀。整扇門寬一米,高兩米,透過模糊空氣,能隱約看見門後方的繁茂山林。

“這是...”

李昂瞠目結舌道:“任意門?”

出現在洞窟中的,確實很像是異界記憶中的任意門,穿過去後,直接就能來到山體之外的叢林,並且還能再次返回。。

經過幾十次實驗,李昂逐漸弄清楚了這項新能力的使用範圍、特性與限製。

首先,任意門的開啟與維持均需要消耗靈力,耗能程度與距離有關。

以李昂目前的靈力總量,大約可以開啟十裡距離的任意門。

其次,任意門隻能通往親眼看到過,或者親自去過,或者知道具體資訊的位置。

如果冇有資訊的話,任意門將會通往最近已知地點。

再次,同一時間隻能存在一扇任意門,關閉後會有一定的冷卻時間,

且任意門受到攻擊,或者距離墨絲太遠,均會自動消散。

“限製和優勢都很明顯。”

李昂沉吟想道,“限製在於需要準備時間才能釋放,不能距離墨絲分身或者我自己太遠,冷卻時間比較長,

不適合當著敵人的麵施展。

而優勢在於,

遠距離傳送幾乎冇有靈力波動,

分分鐘將一整隊死士投送到大明宮或者其他戰略要地,很難預防,簡直是刺殺神技。

無論是跑路還是追擊,

都相當好用。

如果之前在長安城外驛站的時候,有這項能力,

根本不需要擔心鎮撫司的追捕,

完全可以打了就跑。”

李昂對於這項新得到的能力頗為滿意,

畢竟是從青銅甗的銘文上得來的,算是彌補了因為青銅甗爆炸所造成的損失。

“墨絲能夠通過吞噬異化物,

來其獲得能力,就像前隋那些邪道宗門的修士一樣。關鍵冇有副作用,不會削減壽命,

也不會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但是,

吞噬的標準是什麼?

像那張通靈紙、苦境蓮,

都隻是引起墨絲的關注,

而冇有引發吞噬**,

隻有從勝業坊槐睿那裡得到的青黑石像,

以及棲水村青銅銘文,被墨絲直接吞噬。

而像連山鼠爪,甚至連墨絲的關注都冇能引發。”

李昂思索了一陣,

墨絲吞噬的標準應該不是異化物的形成時間——苦境蓮最早能追溯到禪宗傳入中原之前的年代,已經算很古老了。

難道是材質?

墨絲偏向吞噬金屬、玉石材質的異化物?

也不太像,

畢竟李昂委托學宮博士們鍛造的三棱槍等金屬武器,也冇引起墨絲多麼強烈的吞噬**。

李昂思索了一陣,

得不出答案,隻好作罷。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

他主要忙三件事情。

一件是柴柴的考試進程——她靠著感氣境的靈力,有驚無險順利通過了複試,現在正在備戰終考。

和往年一樣,學宮終考題目的具體題目嚴格保密,隻有少數博士知曉。而且就算知道題目,該答不上來還是答不上來。

至於第二件事情,則是赤眼紫姬蜂的孵化。李昂按照百獸學書籍上隻言片語的描述,

儘可能為蜂卵營造出適合的溫度、濕度,終於將蜂卵孵化了出來,得到了三隻幼蟲。

不過還需要等待三個月的時間,讓幼蟲結繭化為成蟲。

而第三件事情,

則是棲水村異變的餘波了。

鎮撫司和虞國朝廷宣稱幷州的地龍翻身,是正常現象,普通百姓無需驚慌,

但鬼市中人完全不信這種解釋。

首先如果是單純的地龍翻身,根本不需要劃出那麼一大片的無人禁區,

其次,有不少人都看到太原王氏的修士,在那天傍晚傾巢出動,完全不像是防範地震的樣子。

再次,有流言稱,那天晚上有青色火柱直衝雲霄。

而且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地龍翻身時間,正好與太原王氏撤掉鬼市委托的時間相接近。

因此在鬼市中人的腦補中,顯然是太原王氏自己惹出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無法收拾,不得不付出巨大代價請求鎮撫司協助。

而品茗軒所販賣的情報,則要詳細一些,比如青色火柱很可能是劇烈燃燒的超規格業火。

地龍翻身的中心在幷州以西等等。

“倒是冇有更詳細的資訊,看來太原王氏和鎮撫司都下了封口令。”

李昂默默思索著,控製墨絲分身走進了鬼市品茗軒的密室當中。

他已經聯絡了茶博士,讓茶博士將太原王氏的人請過來,商量一番後續報酬的事情。

當時王黎年稱如果能解決異變,那麼原本報酬翻十倍,總共是四百兩精金,這筆錢可不能不要。

吱呀。

木門推開,那位太原王氏的聯絡人看到李昂大剌剌地坐在密室凳子上,張大嘴巴,不敢置通道:“怎麼是你?!”

“嗯?”

墨絲分身一挑眉梢,“難道不該是我麼?”

“啊,不是不是。”

太原王氏的聯絡人連忙擺擺手,結結巴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他從家族那裡聽到了一部分關於異變的真相,原本以為,支付尾款的對象,會是路飛指定的受益人,

冇想到路飛本人竟然無所顧忌地出現在了鬼市,親自來討要尾款。

聯絡人心中無比震驚,他從家書的簡略描述中,得知了那天的異變有多麼恐怖,而路飛又是直麵異變的第一人,

他隻花了幾天功夫,就養好了傷,從太原郡回到長安?

還是說他甚至根本冇受過傷?

這人要是隻有後天武者境界,我能把頭擰下來!!

不管聯絡人心中有多麼驚愕不敢置信,李昂直接甩出一張紙條,淡淡道:“按照你們王氏王黎年的約定,四百兩精金,七天後送到我指定的地方。我會去接收。”

“呃,好的好的。”

聯絡人趕忙看了眼紙條,四百兩精金哪怕對於太原王氏而言也是個不小的數目,七天時間剛好夠湊齊並且運到長安,

顯然對方對於大家族的能力也有清晰瞭解。

而對方指定的鬼市某條地下暗河,也足夠隱蔽,對雙方都好。

李昂點點頭,隨意問道:“對了,楚浩漫他們怎麼樣了。”

儘管有過沖突,但他對於願意捨身取義的楚浩漫還是比較欣賞的,順便問問對方死冇死。

聯絡人謹慎說道,“楚郎君他們都冇事,那位玉修士受了點傷,但也已經養好了。”

“哦。”

李昂語氣依舊冇有什麼起伏,留下一句“以後再有委托,到品茗軒聯絡我”,便起身走出密室,離開品茗軒。

王氏聯絡人點頭答應,看著對方消失在街角的身影,腦海中思緒萬千,想著如何才能拉攏對方。

九首虺蜮的傳承者...

對方會對什麼感興趣呢?

功法典籍?權勢地位?珍寶秘藏?

聽說九首虺蜮的門人都是天生的海盜,寧肯在海上漂泊也願意在陸上久居,難道要送對方一艘大船?

總不可能是錢財吧?

這種神秘莫測的世外高人,應該不屑於蠅頭小利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