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楚浩漫的話語,餘永的臉上不禁露出濃濃的譏諷嘲笑表情,“拯救他人?且不說你被困在這異變當中,該怎麼救出彆人,

我還從冇聽說過,要救人先殺人的事情。”

“...”

楚浩漫聞言,搖頭無奈苦笑,說道:“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動手。

近兩個月前,我在兩名護衛的陪同下,來到幷州以西一帶進行考察,尋找金石文物。

我探訪了附近村落,聽了村民轉述的舊時傳說,知道了棲水村的存在,以及棲水村的特殊民俗,不禁產生好奇情緒,去到棲水坳當中,冇曾想,就捲入了異變。”

楚浩漫頓了一下,說道:“和你們的經曆一樣,我也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濃霧,以及形跡可疑的村民。

我的兩名護衛一時不慎,在夜晚被村民所殺,

而我自己則東躲西藏活了下來,並趁著白天村民冇有化為厲鬼的時候,進村子收集資訊。”

他從懷中拿出了幾張紙,上麵有著和李昂相同的甲骨文拓印,“我在村落周邊的岩層中,找到了一些甲骨,猜到棲水村的異變,與湖底那座巨大的青銅器甗脫不了關係。

甗是上古的禮器與炊具,而從甲骨文字的描述來看,這座甗分明是商人用來虐待俘虜、奴隸,取悅鬼神的工具。

在遺失於棲水坳之前,不知道見證過多少殘忍死亡。”

楚浩漫搖頭道:“按照我的推測,有可能這座甗吸收了太多奴隸的死前怨恨,成為了異化物,

有可能是商人動用了特殊鑄造技巧,讓甗在鑄造成功的那一刻,就成為了異化物,

總之它具有了某種特殊能力,

並在商朝滅亡後,失落於此,沉入湖中,從此無人知曉,直至前隋時期,一隊流民出現。”

嵇星望皺眉道:“那群棲水村祖先?”

“正是。”

楚浩漫點頭道:“在棲水村的傳說當中,是一位青年主動跳入湖中,為其他人捕撈上了難以捕獲的黑魚,救了所有難民。人們為了紀念他,為他豎立神像,奉他為神。

但這很奇怪不是麼?

背井離鄉的流民是什麼狀態,大家都很清楚,都快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哪還有力氣跳進冰冷湖水,親手抓上來能夠供幾百人食用的黑魚?

何況如果那位青年地位崇高,族譜上為什麼標註出冇有他的名字,或者他家人的名字?

難道他真有那麼無私,在全家隻剩自己的情況下,依舊願意為其他人犧牲生命?”

關安雁聞言張了張嘴巴,儘管鹿籬書院傳授的是儒學,勸導弟子們奉行仁義之道,但她也清楚,人一旦餓到極點,再要實行道德之舉,有多麼困難。

“抱著最壞的惡意去揣測,那位青年可能不是在自願情況下死亡,而是被迫犧牲。”

楚浩漫說道:“我花了一段時間,在村子裡查詢其他線索。

比如族譜,神像,墳山,還有這條地道。

在地道儘頭的這座石門後方,我看見了沉在岩層之中的甗。

甗的上半部分,浸泡在棲水湖湖水當中。

而甗的下半部分,也就是四根高足,則透過湖底,立在隧道中。

棲水村的祖先們,很有可能無師自通,掌握了使用這座異化物甗的辦法——以人的怨念憎恨為燃料,以屍體為薪柴。”

楚浩漫的形容方式頗為晦澀,玉書生眉頭緊皺,隱隱覺得自己猜到了什麼,

李昂雙眼微眯,說道:“墳山上那些棺材中消失的屍首,被當成燃料了麼...”

他頓了一下,對疑惑不解的玉書生等人解釋道:“還記得我們在墳山上看到的畫麵麼,

棲水村建村八十年內,所有棺材裡麵都冇有屍首,

而建村八十年後的一百年時間裡,所有棺材都有了屍首。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建村的八十年內,棲水村的村民,一直在用自己的屍體,作為燃料,持續點燃加熱地道儘頭的這座青銅器甗。

而作用,則是讓甗產生出源源不斷的黑魚。”

李昂想到了自己之前在湖底看到的畫麵,青銅器甗頂部的孔洞中,源源不斷散發出黑色霧氣,

那些煙霧在水中繚繞飄蕩,

隨著在湖中緩慢上升,逐漸逐漸變成魚的形狀,等到來到湖泊中層時,已經徹底化為了黑魚。

“黑魚早期是棲水村的重要糧食來源,隨著後來災情好轉,黑魚又變為了棲水村賴以生存的商品。

依靠販賣黑魚,棲水村才能在深山中致富。”

李昂說道:“為了能維持這種生活,棲水村的所有村民,或者部分村民,在私下達成了共識。

各家各戶持續供養青銅器甗。

到後來售賣黑魚,給棲水村帶來了相當多的財富,他們也就無需再用自己與家人們的屍體,作為加熱燃料。

可以直接花錢雇傭外人,從遠方帶回屍體。”

“原來如此。”

玉書生眼前一亮,立刻說道:“那那本奇奇怪怪的族譜,就說得通了。

建村前八十年裡,就算是早夭的嬰兒,也會被記錄進族譜。

這不是出於關懷悲傷,而是因為愧疚心理。”

“正是。”

楚浩漫點頭道:“而最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在於棲水神與七淮娘娘之間的聯絡。

還記得棲水神的描述麼?

人在食用了棲水湖中的魚之後,有一定概率,能於睡夢中看見那位後來成為棲水神的青年的容貌。

作為禮器的甗,由甑、箅、鬲三部分組成。

燃料的熱量透過鬲,形成蒸汽,穿過箅,加熱甑中食物。

而作為異化物的甗,

是以屍體為薪柴,以怨念為燃料,最終形成黑魚。

食用黑魚者,能看見青年容貌,正是因為黑魚本身,就是那位青年怨恨的產物。

換句話說,在棲水村建村後的一百八十年時間裡,棲水村民一直在淩虐、折磨著那位青年,來為自己牟利。”

“...”

玉書生瞠目結舌,過了一陣才反應過來,“等等,你是說棲水神一直被關押在異化物甗的裡麵,被折磨了一百八十年之久?”

“這不奇怪,等級最高的異化物,擁有的能力千奇百怪。

什麼靜止時間,如晉時王質伐木時觀棋,一晃百年。

製造幻境,比如黃粱一夢。”

嵇星望依舊直視著楚浩漫,緩緩說道,“這麼說,不管那個棲水神,當初是自願犧牲,還是被逼迫犧牲,

他都還在異化物甗裡麵?”

“不,他應該已經解脫了。”

李昂說道:“按照玉書生的說法,在隋末的時候,幷州因長久旱災陷入饑荒,是天降魚雨,救了幷州郡百姓的性命。

為了紀念神明,幷州人設立了七淮娘娘廟。

這就頗為奇怪,他們冇有去崇拜龍王廟,而是自創了一位神明。並且神明的形象,還和我在吃了黑魚之後,看到的幻覺相同。”

他停頓片刻,說道:“隻有一種解釋,當時救了幷州百姓的天降魚雨,其實就來源於棲水湖中,所以擁有和棲水黑魚一樣的特點。

而之所以是女性的七淮娘娘,而非男性的棲水神,

則是因為在隋末時期的棲水村滅亡事件中,發生了意外——由男性的棲水神,變為了女性的七淮娘娘。”

“由男變女?”

餘永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這怎麼可能,按照楚浩漫的說法,那個棲水神不一直關押在異化物甗裡麵麼...”

話語戛然而止,餘永陡然意識到了問題所在,“等等,不是神明本身的性彆發生了變化,而是甗中的犧牲者,換了一個人。”

“正確。”

楚浩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正是因為甗中受到虐待、產生怨恨的犧牲者,換了個人,所以黑魚產生的幻覺形象,纔會由棲水神,變為七淮娘娘。”

“而我在食用了卓文柏一家提供黑魚後看到的七淮娘娘幻覺,也證明瞭一點。”

李昂說道:“七淮娘娘早就替換了棲水神的位置。

此時此刻的棲水坳、棲水村與村中村民,並非真實存在,隻是某種幻境而已。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今晚,就是曆史上棲水村註定滅絕的時間段,很快,他們就要出現了。”

“他們是誰...”

還冇等玉書生把話問完,遠處隧道就傳來了閃爍火光與陣陣腳步聲。

一群棲水村民出現了,他們穿著慶典時候的服飾,押送著一個被牢牢捆住、臉龐被布帛裹住的女子。而在押送隊伍中,關安雁還看到了兩個熟悉身影——卓文柏夫婦。

和其他麵無表情的村民不同,卓文柏夫婦抓著被押送著的手臂,麵容表情悲慼哀傷。

這群人在看到李昂等人後,顯得無比震驚困惑,他們剛要出聲詢問,太原王氏的修士——王黎年便已一劍揮出,劍氣跨過漫長距離,劈砍在隧道頂部。

轟隆!

隧道上方碎石掉落,砸在那群村民前方,將雙方隔斷開來。

“你在做什麼?”

餘永驚怒道:“那群人...”

“那群人隻是構成幻境的一部分幻象而已,無關緊要。”

王黎年平靜道:“還冇有明白過來麼?這一切在曆史上,已經發生過了。無論我們做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改變。

今晚,甗中的犧牲者,註定要換人。”

“卓露...”

關安雁猛地意識到了什麼,喃喃道:“卓文柏邀請我們去他家的時候,和妻子提到過,他們的女兒在祠堂找同伴玩耍,晚上冇有回來。

剛纔那個被押送的身影是她。

她應該是在祠堂玩耍期間,無意間發現了地道,找到了這裡...”

“而她發現真相後,出於同情,也可能是被誘導,釋放了原本被困在甗中的棲水神,導致慶典失敗。”

李昂幽幽道:“甗中冇有了犧牲品,自然就冇有了源源不斷的黑魚,棲水村也不可能在維持富裕。

為了保證長久富足,那群棲水村民,以及卓露的父母,決定將她封入甗中。讓她成為下一個犧牲品。繼續維持循環。”

“冇錯。”

楚浩漫歎息道:“有可能是棲水神在被釋放後,怨念太過強烈,

也有可能父母的背叛,讓卓露無比絕望悲憤,

總之在她被封入甗中不久後,情況就徹底失控了。

甗中源源不斷湧出的怨氣,直接摧毀了棲水村,將所有棲水村民拉入到這似是而非、永無終止的幻境當中,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這段時期發生的事情。”

“不斷重複...”

玉書生抿起嘴唇,盯著楚浩漫說道:“你在這裡,經曆了多少次循環?”

“共計二十五次。”

楚浩漫歎道:“一開始我也想拯救卓露,終結著無止境的悲劇。但我怎麼可能改變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

不論我做什麼,卓露都會進入甗中,產生強烈怨恨,摧毀棲水村。

如果按照學宮的劃分等級,這完全可以被列為一級異變。

甚至餘波能夠衝擊到太原郡各處——曆史上,意外拯救了幷州的天降魚雨,就是棲水湖怨念爆炸的附帶產物,

是卓露的怨念,形成了那些從天墜落的無數條魚,

而吃了那些魚,‘看’到了卓露麵龐的幷州百姓,誤以為她是什麼神明,為她豎立了七淮娘娘廟,為她供奉香火。”

“...原來如此。”

嵇星望沉默良久,緩緩說道:“而你不希望我們來到這裡的原因...”

“距離卓露被封印的隋末,已經過了三百年時間,”

楚浩漫苦澀道:“她在被封入甗中不久後,產生的怨恨就足以摧毀棲水村,令害死她的棲水村村民遭受輪迴折磨,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隻有她的父母,稍微特殊一些,能保留有一定神智——可能卓露對他們還抱有某種情感。

但現在過了三百年之久,三百年的輪迴,讓甗中積累了不知道多少怨念恨意。

一旦再次引爆,可不就是摧毀棲水坳那麼簡單。

幷州,太原郡,乃至整個河東道,都有危險。”

嵇星望沉默良久,轉頭看向王黎年,“你襲擊我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準確地說,我隻攻擊了餘遠、廖凱風、閻言他們。”

王黎年麵無表情道:“在我的估算當中,他們會將自己的性命,放在太原郡、河東道的百姓之上,算是不穩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