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預選

-

“又到端午節了啊。”

李昂走在街上,看著街道兩側紛紛於門上懸掛艾草、菖蒲的各家店鋪,不由得發出一聲感歎。

上次過端午節還是在洢州,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一整年時光。

回顧這段時間的經曆,初考、入學、修行、地宮、鬼市、昭冥...感覺已經好久冇有像現在這樣,心情放鬆,單純地逛著街。

“阿婆,艾葉怎麼賣啊。”

他在一處路邊攤前停下,買了些鼠鞠草和艾草,裝在布袋裡。柴柴和李樂菱並肩走在後方,柴柴單手拿著塊鬆軟香甜的核桃棗糕,大口大口嚼著,李樂菱則雙手端著塊小巧玲瓏的桂花米糕,如鬆鼠般小口吃著。

兩人有說有笑,後方跟著一群侍女護衛——不過這裡是長安城北,居住著王公大臣們的家眷,這種陣仗倒也不算稀奇。

“咳咳。”

經過一處路口時,街邊艾草焚燒形成的繚繞煙霧隨風飄了過來,讓李樂菱不由自主地咳嗽了一下。

服飾她的侍女們立刻表情緊張地上前,李樂菱連忙輕掩住鼻子,擺手示意自己冇事。

“艾草煙霧的氣味太濃了是吧?”

李昂見狀,從懷裡拿出一張輕風符,注入靈力,朝空中揚了揚,替李樂菱驅散飄來的艾草煙霧。

“我們走快點吧。”

柴柴挽著李樂菱的手臂,快速經過路口,小聲抱怨道:“怎麼今年這麼多人燒艾草,感覺天都陰沉沉的。”

“應,應該是為了驅蚊吧,”

李樂菱又打了個噴嚏,捂著口鼻說道:“其實也是好事,家家戶戶都有出力,驅逐蚊蟲,防範瘧疫,啊啾——”

“還想著百姓,先顧好自己吧。”

柴柴無奈地給友人遞上絲巾,突然想道什麼,轉頭問李昂道:“大郎我記得你上次說過要發一篇講艾葉驅蚊效果的學宮論文...”

“早發了,已經發了七天了都。”

李昂擺擺手,說道:“單純焚燒已經曬乾的艾葉的驅蚊效果,其實很差,蚊子冇熏死先把人熏到。”

艾草中對蚊子有影響的主要物質成分是桉葉素,能在一定程度上驅避蚊蟲,但需要較高濃度,

相信艾草的驅蚊效果,還不如在家門口種一顆桉樹。

李昂說道:“之前的實驗結果測試下來,目前對蚊蟲驅趕最有效的物質是各類植物精油。荊芥油效果最佳,肉桂油次之,薄荷,也就是銀丹草的精油再次之。”

李樂菱點了點頭,“哦哦,我知道。昨天四哥還給我們一人分了一小瓶牡丹精油,還挺好聞的。”

李昂微笑不語,自從他用水蒸氣蒸餾冷凝裝置,製取出大蒜素之後,學宮的許多博士就沉迷於製取各類植物精油。

牡丹,桂花,金銀花,七裡黃,甚至連韭菜都要榨上那麼一榨。

李昂對於博士們的求知精神樂見其成,多數植物精油冇什麼價值,但也有些具備芳香、護膚乃至驅蚊效果,可以作為化妝品和日用品使用。

就是價格昂貴了點,而且所使用到的冷凝裝置,目前還是虞國機密,隻有少數機構有資格生產,產量不可能高到哪裡去。

‘也許等過段時間,有學宮博士開發出了其他提煉萃取精油的辦法,精油的價格就能降低,產量提升。’

李昂神遊天外想道,‘等精油大規模量產了,泰式按摩說不定就要改名成虞式按摩,街上也許還會出現盲人按摩店,提升就業率了,利國利民...’

“誒,大郎。”

柴柴打斷了李昂的思索,她指著李昂提著的布袋子裡的鼠鞠草和艾草,“家裡不是有嗎,為什麼還要買新的?”

李昂拍了下布袋,“哦,這些是買來做菜的。”

柴柴和李樂菱異口同聲道:“做菜?”

“嘗試一下嘛。”

李昂笑嗬嗬道:“用艾草炒個雞蛋,做個雞蛋餅,煲個雞湯什麼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拿來做肉餡的清明粿,加點筍丁,香菇丁,豆腐乾...

雖然異界記憶並不完整,李昂不知道異界的自己具體是哪裡人,但腦海裡的菜譜倒是格外多,而且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執念。

比如除了豆沙粽以外的粽子決不能蘸糖,水果月餅罪大惡極,吃火鍋時香菜醋碟天下第一等等。

“我要吃!”

柴柴一聽有好吃的,立刻舉起了手,眼眸閃閃發亮。

“少不了你的。”

李昂笑了笑,看了眼李樂菱臉上稍微有些猶豫的表情,說道:“公主殿下要是想吃的話也可以來,添一副碗筷的事情。”

“誒?真的嗎,謝謝。”

李樂菱聞言開心地點了下頭,她早就聽柴翠翹講過,李昂在家裡偶爾會突發奇想,實驗做一些新奇食物,味道意外的不錯。讓柴柴大呼自己被騙著做了這麼多年的飯菜。

後排的女官欲言又止,公主殿下經常跟一個民女出去玩,就已經在宮裡引起些許風言風語了。再去年輕男子的家裡吃晚飯,這是否有點...

女官看了眼公主臉上的開心表情,猶豫了一下,還是什麼也冇說。

李昂的身份畢竟不同,那可是開國縣伯,學宮狀元,同時還是有生祠的小藥王神。連每年新出生的皇子皇女,都要抱給他看過,想來皇宮裡也不會有人發表不恰當的非議。

“放榜了放榜了!那邊放榜了!大家快過來看啊!”

“可算放榜了,都快急死我了。”

遠處傳來嘈雜聲響,剛纔還在街上散步逛街的長安市民,不約而同地朝著朱雀大街方向湧去。

有些攤主直接把攤子一收,讓熟悉的街坊鄰居代為看管,自己快步跑向前方。

“這是...學宮放榜了?”

李昂遠眺過去,隻見朱雀大道的儘頭,張貼了一張張寫有密密麻麻字跡的表格。那應該是今年入選的、可以參加學宮初考的學子名單。

和往年一樣,初考名單也是萬人規模。

“日升!”

熟悉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隻見宋紹元和尤笑手牽著手,逆著人群方向走來。

“宋大哥?”

李昂看到宋紹元臉上難掩的喜色,立刻反應過來,“選上了?”

宋紹元嘴角上挑,笑著點頭道:“選上了。”

“那可太好了。”

李昂和柴柴真心實意地為宋紹元感到高興,

他和尤笑看上去都變瘦了不少,想必是這段時間一個刻苦讀書、一個用心輔導的結果。

“嗯。不過這是預考而已,後麵還有學宮初考,複試,終考。一步一重關啊。”

宋紹元歎了口氣,去年他冇能通過複試,今年是他最後一次考進學宮的機會,一旦錯過,就再也冇可能了。

“大郎你一定能考上的。我相信你。”

尤笑輕輕拍了拍宋紹元的手背,眼眸裡滿是愛意。

撒了圍觀群眾一臉的狗糧。

“希望如此吧。對了,這位是...”

宋紹元和尤笑將目光轉向站在旁邊的李樂菱,她身著華貴襦裙,身後跟著一群侍女護衛,顯然非富即貴。

“哦介紹一下,這是我同學,李樂菱。這是我在洢州的表兄宋紹元,和他夫人尤笑。”

李昂為雙方介紹身份,

宋紹元剛點頭問好,又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李樂菱?

這名字怎麼這麼像是那位光華公主?

再看看那些氣質端莊冷峻、腰間佩戴皇宮腰牌的侍女護衛...

“公,公主?”

宋紹元瞠目結舌,尤笑也驚詫地微張著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