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十六章 教習

-

“少爺,地契這就拿回來了?”

“拿回來了。”

保安堂後院裡,李昂得意洋洋地將地契房契說明,放在裝著家當的木箱底部。

今天一早,那位除乾淨寄生蟲的船主沙德,讓他兄弟送了一百貫過來。

加上牧監司的一百貫,和這段時間收的門診費,再減去純酒、布帛、藥材等的消耗費,李昂手上還剩下一百九十七貫。

當即帶上錢去到杏林會會長艾榮家裡,要回了地契說明。

柴翠翹小聲嘀咕道:“艾榮這麼乾脆就把地契拿出來了啊?我還以為他們又要耍什麼幺蛾子呢。”

“錢都湊齊了,他們還有什麼藉口?真要鬨到官府那裡,也是我占理。”

李昂笑道:“總算是了了樁麻煩事。

對了,今天端陽節,我先去留軒先生那裡拜訪一下,看看他兒子的手肘脫臼恢複得怎麼樣了,下午再買點粽子、五黃回來。

你把家看好,

等晚上我們去看龍舟。”

“看龍舟?好耶!”

柴翠翹興奮地拍了下手掌,洢州城裡有大大小小上百家造船坊,與航運有關的商號更是不計其數,每年五月五端午節的夜晚都會有龍舟之戲——

所有龍舟四麵懸掛上小燈,哨聲一響,百舸千帆競渡,如流火飛星,率先駛過洢州橋下者即為冠軍。

冠軍的三百貫獎金倒是其次,能在鄉親們麵前長臉更重要。

至於李昂說的五黃,指的是洢州本地習俗的五黃宴,黃魚、黃瓜、黃鱔、鴨蛋黃和黃酒。

本來是用雄黃酒的,直到三十年前學宮證明雄黃酒喝之有害,所以不管是五黃宴,還是塗抹在小孩額頭上防蛇蟲,都從雄黃酒改成了黃酒。

“好好看家,我等會兒回來。粽子味道有什麼要求嗎?”

“要梅菜肉和豆沙餡的,不要白糖餡。”

“誒?你以前不挺喜歡吃的嘛。”

“以前胃小嘛,吃一個就膩了也飽了。現在可以吃好幾個!胃要空出來給其他的好吃的!”

柴翠翹雙手叉腰一臉驕傲,也不知道在驕傲個什麼。

李昂笑著撥了下她的劉海,出門而去。

街道上節日氣氛濃鬱,各家各戶門口,包括攤販的的桌角,都掛著艾草與菖蒲。額頭用黃酒寫著“王”字的孩童們在街上追逐打鬨,和父母一起去郊外放風箏。

看著熱鬨景象,李昂買了瓶黃酒,腳步輕快地走近小巷,敲響了蒲留軒家的院門,“留軒先生在嗎?”

“哦,日升啊。”

開門迎接的是蒲留軒妻子關麗姝,她手裡抱著的小兒子,正玩著一麵撥浪鼓,手上還纏著李昂之前係的三角巾。

“快叫日升哥哥好。”

關麗姝笑著墊了墊懷裡的兒子,等兒子奶裡奶氣地問完好,她才轉過身去,朝後院喊道:“留軒,日升來了。”

隻見後院的石桌兩側坐著兩道人影,正在慢條斯理地品茶聊天,一人是蒲留軒,另一人...

“是你?”

李昂稍有些驚訝地看著隨蒲留軒站起身來的青衫青年,正是對方昨天在保安堂裡揮劍趕走了那幾個地痞無賴。

“師弟,又見麵了。”

青衫青年爽朗一笑,拱了拱手,一旁的蒲留軒則笑嗬嗬地說道:“日升,這是你程居岫師兄。

他是我以前在長安的學生。

現在嘛,是學宮教習。”

“學宮...教習?”

李昂愣了一下,學宮教習不也是學宮弟子的老師?這又是老師又是師兄,該怎麼稱呼?

“叫師兄就好,”

名為程居岫的青年笑著擺了擺手。“我這個教習隻是兼職,還冇怎麼正經上過課。”

蒲留軒招呼二人坐下,隨意聊起了天,“居岫,明天從學宮畢業,是要繼續擔任教習,還是去做彆的?”

“我是想留在學宮的,不過,公羊教授那邊,有點麻煩。”

程居岫猶豫著說道:“上一支遠航無儘海的船隊,兩個月前在登州返航登陸。船上船員倒是冇有發瘋,不過船底和龍骨全被巨藤壺啃噬爛了,無法再航行。

不出意外的話,明年我應該會被舉薦到工部司水部,協助公羊教授建造船隻。”

“公羊德明麼?”

蒲留軒點了點頭,“他脾氣古怪,不過人其實不錯,可以多接觸接觸。”

蒲留軒頓了一下,看了眼旁邊正襟危坐、目不斜視的李昂,笑著問道:“有什麼想問的就直接說,居岫是你師兄,不用太拘束。”

“啊好。”

李昂清了清嗓子,不按捺疑惑,好奇問道:“巨藤壺是什麼?為什麼遠航無儘海的船隊會發瘋?”

“唔...”

程居岫沉吟說道:“我們虞人,把登州以東,統稱東海。東海之外的無垠海域,稱為無儘海。

你知道這兩者的疆界在什麼地方麼?”

“萬裡。”

李昂答道:“登州以東萬裡外,就是無儘海。那是有文字記載過的,民間船隻到過的最遠疆界。

不過曆朝曆代,都曾組織過軍方船隊,探索無儘海的更遠端。

前隋煬帝就不惜動用百萬民夫,為他修造钜艦船隊,去尋找傳說中的蓬萊仙島上的長生不老藥。”

“冇錯。”

程居岫點頭道:“東海的物產,每年為朝廷提供巨量稅收。

然而東海之外的無儘海,則蘊含了更多的財富...與危險。

每年每個月,都有民間船隊消失在茫茫海上,他們中的一些是被風浪、海盜摧毀,另一些,則死於從無儘海沿線,遊曳過來的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