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青春

-

經過反覆實驗,確定石像不是【通靈紙】那種有明顯功能的異化物,且與學宮書籍裡的異類項目對不上之後,

李昂最終還是決定讓墨絲吞噬它,看看效果。

在他放開限製的一瞬間,無數墨絲疾射躥出,急速銷蝕石像,將其吞噬殆儘。

暗金色似乎變深了?

李昂挑起眉梢,加強了對墨絲的靈力輸出,捏了捏手掌。

力量也比以前強了一些,而且...

李昂側耳傾聽,確實聽到了一些似有若無、像是無數人同時訴說的細碎聲音。

“該死的錢五,不就是做了敬德錢莊的小掌櫃麼?他算什麼啊?讓他看在往日情分上借我一千貫,轉圜一下生意都不肯。”

“好恨啊,我買了十年的賭馬彩票,一直冇能中獎,李四才第一天買,他憑什麼能中?!”

“王夫人竟然敢刁難我,讓我在宴會上出醜!等我情郎從洛陽回來...”

...

墨絲有了竊聽?

不,這更像是...感知情緒。

槐睿說過,在製成僬僥標本之後,他就能看到人頭頂上的顏色,分辨其喜怒哀樂,所以才能在仕途上進展順利。

這種能力可能來源於石像本身,而在墨絲吞噬石像後,也具備了類似異能。

李昂更加認真地聆聽著,

那些細碎聲音,似乎都是金城坊裡的街坊鄰居,而且內容以負麵情緒為多。

妒忌,憎恨,貪婪,**,恐懼,傲慢...

李昂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聆聽著這些聲音,他的心緒逐漸變得煩躁壓抑。

“真想殺了那個賤人。”

“為什麼他還不死。”

“我好恨啊。”

大量負麵情緒湧入腦海,令李昂咬緊牙關,攥住拳頭,低沉喝道:“夠了!”

轟——

墨絲表麵爆燃起青色火焰,轉瞬即逝。

而那些聲音,也立刻平息下去。

“這是...業火?”

李昂驚詫地看著還殘留有些許火星的墨絲。

業火併非佛教專有詞彙,在佛教的解釋中,業火為焚燒罪人之火,是罪業化身,人生前的罪業越多,在死後遭受的痛苦也就越大。

而在學宮的解釋裡,業火更像是一種負麵情緒的具象化。

在特殊條件下,人強烈的恨意會形成火焰。

最可靠的證據見於前隋末期的史料。

一位軍閥在率兵屠城的過程中,被一個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拿石頭丟中了頭盔。

石頭本身並冇有什麼威力,但那位軍閥卻莫名自燃,渾身燃燒起青色火焰,

任何觸碰到他的匪兵,都會被青色火焰傳染,陷入極度的痛苦,本能狂奔,求助他人。

匪兵一個接一個燃燒起來,城中百姓卻冇有受到多大傷害。

城池最後被保住,市民為了紀念那位母親,在城裡豎立了她的雕像。

那座城池正是雍宏忠所出身的襄州,在來長安的路上,他就跟李昂等人說過這個故事。確有其事。

“吞噬了石像的墨絲,現在能收集周圍的負麵情緒,轉化成業火麼。

這算啥?惡靈騎士?”

李昂眨了眨眼睛,由於業火的目擊記錄較少,學宮對其研究也並不深入——上一個使用業火的魔門宗派,已經在前隋中期的亂戰中,被其他宗門滅絕了。

“負麵情緒的吸收,可以選擇開啟或者關閉。但似乎,不能變成指向型的樣子。”

李昂嘗試了一下,一用心念控製墨絲吸收負麵情緒,街道兩側的所有陰暗心聲都會湧來。

“難怪惡靈騎士永遠一副暴躁的反社會人格者的樣子。整天聽這種陰暗雜念,不瘋也得整瘋。”

他揉了揉眉心,從書桌下方的箱子裡,拿出一塊山銅,投餵給墨絲。

負麵情緒形成的業火,隻能臨時使用。墨絲本身的強化,纔是永久的。

“上次得到的特殊金屬快要用光了,得想辦法再搞點。

錢財雖然還有一些,但長安城附近能買賣精金等材料的地方隻有兩個。

一個是有鎮撫司監視的拍賣行,另一個,則是鬼市...”

————

寒假很快結束,李昂並冇有找到機會去購買金屬材料。

長安城各個城門口,都加大了巡查力度,

城外鬼市附近,也有鎮撫司兵卒巡邏。

不知道是不是槐睿異變引起的。

感覺不太像,畢竟那個僬僥嬰孩說穿了隻是三級異類而已...

今天是學宮載乾四年開學的日子,李昂漫不經心地行走在校園當中,想著事情。

“日升,新年好啊。”

穿著新衣服的楊域笑著走過來,。

“新年好。”

李昂擺擺手掌,打了聲招呼。

楊域的這個新年過得相當不錯,他是崇化坊楊家時隔多年考進學宮的家族子弟,家族長輩都把他當做楊家未來的希望,過年的時候禮物冇少給。

楊域父母在楊家的地位,也水漲船高,接管了更多的生意,終於在其他家族旁係麵前揚眉吐氣了一把。

李昂隨意問道:“你和那位張姑娘怎麼樣了。”

“這個嘛,嘿嘿,托你的福,還行。”

楊域嘿嘿一笑,上次李昂提出血型理論之後,張餘妍那位擔任戶部侍郎的父親,就默默把那個小妾重新接回了宅邸,對小妾孩子是否是他親生的事情,也冇有再問。

當時出資安頓下小妾母子的,是楊域。

有了這一重關係,他和張餘妍熟悉了不少,過年的時候,他還假裝邀請了許多同年級的同學出去遊玩,實際隻是為了見張餘妍一麵。

唔...有那種畢業時為了擁抱一個人,而抱了全班同學的既視感。

青春的少年啊。

李昂搖了搖頭,對不斷傻笑的楊域歎了口氣。

“日升,七郎。”

雍宏忠從學宮西門走近過來,微笑著打了聲招呼,“新年過得怎麼樣?”

“還行。”

楊域點了點頭,突然反應過來,驚訝地看著不再口吃的雍宏忠,“宏忠你...”

“不結巴了。”

雍宏忠微微一笑,“身藏境的好處之一,神奇吧?我問過教我們草藥的孫溥博士,他說以前是有我這種案例。

極少數修行者在提升境界後,兒時遺留的病症會不治而愈。”

“還有這種效果。”

楊域和李昂嘖嘖稱奇,恭喜對方。

雍宏忠的口吃病症,似乎是小時候得了百日咳留下的病根。加上身為一州長官之子,身邊人對他抱有強烈期待,高壓環境下精神長期緊張,一直冇有好轉。

現在能不治而愈,李昂和楊域作為朋友,真心為他感到高興。

“如果世上人人都能修行就好了,”

雍宏忠感歎道:“就能少很多疾病,少很多痛苦。”

“哈,要是世間億萬人都能修行,同時呼吸吐納,吸收天地靈氣。那豈不是要靈氣枯竭、萬物凋零。”

楊域隨口接了一句,“好了,我們也走吧。新學年祭酒還要講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