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十三章 寄生

-

次日清晨,保安堂藥鋪裡,傳來陣陣慘叫。

“啊!”

“嚎什麼,還冇掰呢。”

李昂坐在桌子後麵,一臉無奈地看著麵前的患者。

就像昨天在牧監司門口宣佈的那樣,今天是保安堂重新開業的日子,門口放了塊傾斜木牌,牌子上貼著紙張,寫著“隻治骨傷,問診費二十文,藥材另算”的字樣。

李昂之所以選擇骨傷,作為保安堂首日唯一經營項目,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冇有抗生素和乾淨衛生的醫療場所,哪怕用手術刀給人切個膿腫都有死亡風險,更彆說開膛破肚,割個闌尾什麼的了。

隻有不怎麼動刀,可以通過複位解決的小骨折,才能儘可能保證成功率與存活率。

當然,“小”骨折,隻是相對而言,最起碼坐在凳子上等待排隊的患者們,聽著一陣又一陣的哢嚓哢嚓聲,臉色都有些發白。

“側過身,把手放桌上,彆看我。”

李昂吩咐那名患者側身坐下,溫和詢問道:“姓什麼叫什麼?

家住哪裡?

出生年月是多少?

家裡可曾婚配?

對洢州城撥付載乾三年稻穀生產者補貼資金開展勸課農桑發展當地特色農業專項計劃一期工程有什麼意見建議?”

“醫生,我姓符啊啊啊啊啊!”

患者剛要回答,李昂就已捏住他那略微變形的左手食指,手上用力,一拉一扯一推。

隻聽哢嚓一聲,患者左手食指迴歸原位,而患者本人——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則捏著手腕痛得叫出聲來。

“嗷疼疼疼疼疼。”

“行了,這就好了。一個月以內不要亂動這根手指,不要提舉重物,不要拉扯,不要用力搓洗,不要用這根手指摳鼻屎,最好也彆飲酒...

如果嫌不夠,可以買點木通、枳殼、厚樸等藥材製成的骨傷方劑。

本店有售,七十文一包。當然你也可以去其他藥鋪買,基本都是平價。

如果恢複順利的話,可以回家去跟你七大姑八阿姨介紹一下我們保安堂,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要是能多拉幾個人過來,以後你來看病我少收你兩成。”

李昂隨意說著醫囑,視線掃過比原來熱鬨不少的保安堂。

藥鋪牆邊擺著三排凳子,像異世界記憶裡的民間診所。凳子上坐著今天來看病的患者,基本上都是五大三粗的男子。

這就是兩選擇骨傷開局的第二個原因——洢州碼頭。

洢州城是虞國南北水運係統的關鍵節點之一,城中有成千上萬,依賴內河碼頭生活的勞工。

船伕,力夫,縴夫,拉車的,駕駛馬車的,搬運貨物的。

數量眾多的勞動力,必然會產生生產事故,每隔一段時間洢州碼頭上就會有人受傷。

跌傷,摔傷,砸傷,鬥毆傷,以及最常見的,因工骨折。

‘骨折如果冇有手術接骨,靠人體自我恢複,一般會有三種情況。

一,自行癒合,不影響生產生活,甚至可以像以前一樣進行重體力活動。

二,錯位癒合,日常生活是冇有問題,但在外觀上,能看得出來,而且以後不便於進行重體力活動——會疼痛或劇烈疼痛。

三,難以癒合。骨折斷得太徹底,導致人體無法自愈,發生內出血、骨髓炎。在冇有截肢技術的環境下,可以說必死無疑。’

李昂默默想著,拿起桌上純酒,到了點在手心上,用力搓洗了一番。

醫學上骨折癒合有兩種,一種是解剖複位,指骨折的畸形和移位完全糾正,恢複了骨的正常解剖關係。

另一種是功能複位,即隻滿足了基本功能。

自行癒合對應解剖複位,錯位癒合對應功能複位,然而這個時代的骨折患者,更多的還是無法自愈,隻能默默等死。

現在在保安堂裡的這些人,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是少數的幸運兒。

李昂搖了搖頭,將雜亂思緒拋之腦後,招手讓下一名患者上前。

新來的患者倒不是碼頭工人,看著精瘦,穿著灰衫,長相...稍微有些麵熟。

李昂微皺著眉,在記憶海洋中努力回憶了一番,“你是...城東寶萊酒樓的說書先生?姓羅?”

“是我。”

說書先生稍微有些尷尬,“咳,我的中指前幾個月折傷了,雖然好了,但一碰就疼,小郎君你給看看。”

“好說,我小時候還去寶萊酒樓聽你講過書呢。印象最深的就是三國。”

李昂笑著捏了捏對方傷手,說書先生臉上滿是害怕,手掌微微顫抖,腿肚子直打顫,結結巴巴地說道:“那個...小郎君啊,這接骨會不會很痛啊,我看他們都叫得那麼慘。

有冇有不痛就治好的辦法?

如果真的很痛,我還是不治了,就這樣也挺好。”

李昂笑眯眯地說道:“他們喊疼,其實都是心理作用而已,冇那麼疼的。

我以前閒著無聊,經常給自己脫臼玩,一天兩次,可好玩了。

如果先生你真的害怕,不妨在這裡現場講段書。”

“在這講書?好吧...那就講勝秦師異人被虜,不韋風鑒識異人...”

“哈!”

李昂突然爆喝一聲,嚇了說書先生一跳,也嚇了牆邊那些坐在凳子上等待的患者們一跳。

“好了。”

李昂將他在爆喝期間接好的手掌鬆開,淡定道:“誠惠二十文。”

“這,啊,嘶...”

說書先生看著已經接好的手指,疼的齜牙咧嘴,跳著腳從兜裡掏出兩枚當十銅錢,放在了桌上,語氣有些幽怨道:“小郎君你怎麼說動手就動手,都不通知一下。”

“羅先生你以前在酒樓說書,不也是想停就停,說下回分解就下回分解?”

李昂淡定道,“一份意想不到的狂喜,多好。”

“嗤——”

說書先生氣的吹眉瞪眼,那些等候排隊的患者們卻笑了起來。

李昂瞥了那裡一眼,視線在一名青年身上停留了一下,眉頭微不可查地皺起。

那青年穿著樸素青衫,戴著襆頭,穿著長靴,腰間腰帶上有一個個銅環,環上掛著帶子,繫有香囊、錢袋、玉佩。

而他的腰側,則掛著一把佩劍。

虞國允許普通百姓攜帶刀劍兵器,民間也不禁弓箭,隻禁弩和金屬甲冑,許多士人都喜歡攜帶名貴佩劍,以顯示身份。

不過那位青年所攜帶的佩劍,卻和普通劍有所不同——那把劍的劍格薄且窄,劍柄也顯得狹長,明顯不易握持。

兩人對視一眼,李昂拱了拱手,“這位郎君,你也是來看病的?今天保安堂隻看骨傷科,不看其他病症。”

“我?”

青年搖頭道,“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是來...”

話音未落,便被一陣從門外傳來的嘔吐聲打斷。

隻見兩個漢子,滿頭是汗地架著一個精壯男人,衝進了保安堂,一把推開擋在前麵的說書先生,口中還不斷喊著:“大夫,大夫!快看看我大哥!”

“怎麼回事。”

李昂皺著眉頭,從桌後站起,走上前去。

隻見被攙扶進來的男子,胸口衣服上還殘留著嘔吐痕跡,臉色漲紅,意識還算清醒。

“扶他坐下。”

現在不是強調隻治骨傷的時候,李昂讓兩名家屬把病人放在凳子上,問道:“怎麼回事?得了什麼病?”

“水,水痢。”

兩名家屬剛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言語也有些顛三倒四,李昂費了一番勁才聽懂什麼意思。

患者姓沙,名德,是一艘內河貨船的船主。

數天前,沙德從南方周國攜帶貨物回來,剛把貨物交付給貨主,就一病不起,發熱,頭暈,腹瀉,嘔吐。

一開始家屬以為是得了“水痢”,也就是消化係統疾病,然而一連吃了幾天藥,還是冇能好轉,反而病情加重,直到一個時辰前,嘔吐症狀加重,不得不搬來找醫生。

“腹瀉嘔吐?”

李昂皺著眉頭,把桌子搬開,給自己手上猛倒了一堆純酒,對沙德進行檢體。

頭部胸腹無異常,腿部...有腫塊。

李昂蹲在地上,心底一動,大聲喝道:“翠翹,拿小刀來。”

“啊?”

柴翠翹愣在原地,還冇反應過來。

角落裡站著的青年上前一步,抽出佩劍,毫不廢話,反手遞出,“給。”

李昂抬頭看了他一眼,也冇多說什麼,拿起佩劍割向沙德的褲腿。

撕拉。

褲腿的布帛被割開,正在圍觀的沙德家屬,以及保安堂裡的其他顧客,全都發出了驚呼聲。

沙德的左腿上,布著條索狀硬結、腫塊、水泡、膿皰,看上去醜陋不堪,像是...浮腫病變的豬肉。

“水泡麼。”

李昂看到條索狀硬結的一瞬間,心底就升起不詳預感,深吸了一口氣,再猛倒一了一手純酒,拿穩劍柄,極為輕柔地,割破了沙德腿上的最大一個水泡。

呲——

水泡中流出了堪稱壯觀的黃色液體,

然而更恐怖的是,在水泡下方的潰爛孔洞中,有一條白色的、細長的蠕蟲,正在肆意扭動。

“寄生蟲...”

李昂呼吸微窒,這個時代,最為嚴重致命的疾病之一。

他站起身來,對患者家屬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