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零四章 劇場

-

“原料,牛羊油,豬油,柏油,鬆香...”

“香料,香草油,鬆香油,鹿蹄草油,桂花油,桂皮油...”

“油脂處理,壓榨,過濾,燒煮,皂化...”

李昂一連用了十幾張紙,寫下了儘可能詳細的肥皂、香皂製作工藝,從原料的選擇,到生產工具的製作,再到工人需要使用到的防護用品,乃至廢料、廢渣、廢水的處理,一應俱全。

虞國的手工業相對而言還算髮達,在長安、洛陽、蘇杭等地,已經有工坊主購置地皮,擺放織機,雇傭工人批量生產布料。

工人數量少則幾十,多則成百上千。

每年為虞國帶來大量的賦稅收入。而有了詳細工業圖紙,轉去生產肥皂香皂,也並冇有那麼困難。

“這就是學宮弟子身份帶來的好處啊。

不需要親自出麵與大商號的負責人應酬打交道,不用擔心自己的那份錢被吞了,隻用坐等收錢。”

李昂說道:“而且學宮掌握了暴力本身和絕對話語權,工坊主們追逐利益的貪婪**再強,麵對學宮也必須有所收斂,否則就會被收回專利,追繳過去所得。

一定程度上能保障工人的權益...”

李昂反覆觀看了幾遍圖紙,又查漏補缺地增添了更多工人如何在生產過程中保護好自己的說明,這才放下筆,等紙張上的墨水乾透後,將紙放回抽屜中,準備後天回學宮的時候遞交至專利所。

這次他準備註冊的專利,不止有肥皂香皂,還有脫脂棉——脫脂棉衛生乾淨,浸泡在純酒當中,可作消毒棉球。還能用來止血,作為月用品的銷路絕對不會差。

並且,脫脂棉還是硝酸纖維的原料之一...

“肥皂香皂和脫脂棉都是日用品、快速消費品,消耗速率遠比助產鉗快。帶來的利潤,也要比公益性質的助產鉗高得多。”

李昂抬頭看了好奇的柴翠翹一眼,笑道:“我們很快就會很有錢了。”

“啊,真的嗎?”

柴翠翹先是驚喜,然後又疑惑道:“可是賣脫脂棉製成的棉布不是會...”

“此一時彼一時嘛。”

李昂無奈搖頭道:“皇帝皇後已經打算宣傳助產鉗的事情了,婦科聖手這個稱呼怎麼也跑不。

乾脆把脫脂棉的製作工藝也賣了,還能利國利民,改善民生。

至於影響...大不了請專利所的博士們幫忙隱去我的本名。”

錢財不是萬能的,但冇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李昂需要用到大量錢財來購買特殊材料,進行實驗,或者餵養墨絲。

‘唯一的問題在於,我該怎麼以合理的理由,買到大量金銀。

長安、洛陽這些大城市,使用飛票進行大額交易已經相當普遍,金銀作為貨幣,用得越來越少。

短時間內大量收購肯定會引起注意。’

李昂默默想道:‘以前用的理由是製作手術工具——這個還能說得過去,畢竟虞國醫界就有金針銀針之類。

更大的額度,手術工具就不夠用了。

要不分批次購買金銀?隱藏身份多買幾次,每次隻買一小點,

或者給自己打造一個酷愛收集金銀錠的愛財人設?’

以墨絲的所需量來看,就算每天收入百貫千貫,也能消化掉。

‘算了,等拿到第一筆錢再說吧。’

李昂搖了搖頭,專利營收方式多種多樣,即可以一次性,以數萬貫、十萬貫的價格永久賣給大商號。

也可以以十年、二十年為年限,對指定商號進行授權。這二十年內不再向該商號收取專利費用。

還可以低價授權給所有想要生產商品的商號,積少成多。

“大商號的經營生產規模,遠超中小型商號。學宮專利所的邏輯是生產商品越多,專利費越多,稍微計算一下,大商號就會同意采取十年、二十年專利授權的方案。”

李昂說道:“這也應該是賺錢最多最快的方法了——除了寫符。”

咚咚咚。

敲門聲在院外響起,楊域的聲音傳來,“日升,鑒月團快開場了!準備準備出發吧。”

“這麼快?不是說要傍晚嗎?”

李昂有些詫異地走到庭院,打開院門,門外停著楊域和雍宏忠家的馬車。

“馬車已經準備好了。”

楊域指了指後麵的空馬車,搓著手掌興奮道:“今天去的人太多,提前過去,省得要和彆人擠。票帶了嗎?”

“帶了。”

李昂讓柴翠翹去書房把兩張門票帶來,關上院門後乘上馬車,前往西市。

沿途能看到不少馬車也在往西市方向行駛,車隊駛過醴泉坊街道,駛進西市牌樓,經過建築群,來到一座劇場樓閣前。

虞初的大城市就有勾欄瓦舍,那時候還是臨時搭建的瓦房棚屋演員在其中表演戲曲、戲劇。

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演變成正規的舞台劇場,並且占地麵積越來越大,內外裝飾也更加豪華氣派,還有專供貴人蒞臨停留的包廂。

“到了。”

馬車停在最大的、名為“洛陽樓”的樓閣前方,楊域興奮地跳下馬車,招呼李昂等人跟上。

劇場外排隊的人很多,楊域應該是早就讓家丁在前方等候,冇過多久就帶著李昂等人來到劇場門口,將四張門票遞給了穿著半臂服飾、以及周國特有圓帽的門衛。

“學宮的楊小郎君裡麵請。”

膀大腰圓的門衛態度恭敬,長安官話流利,幾乎聽不出周國口音,

李昂和柴翠翹跟在楊域後麵,左顧右盼打量著劇場內外的裝飾。

劇場的大門入口處,貼著名為“招子”的木牌,上麵寫著今天演的什麼戲以及名角姓名——也就是鑒月劇團。

除此之外,牆上還掛著彩色旗幟,上麵寫著曆史上在此劇場出演過的知名劇團。相當於曆史榮譽。

“和那些上等酒樓一樣,都貼了涼風符平衡氣溫。觀眾席的天花板上還貼了...輕音符?

估計是用來降低觀眾席雜音,保持舞台氛圍的。還挺專業。”

李昂和柴翠翹小聲談論著,突然聽見前方傳來叫喊聲。

“會不會看路啊!潑我一身灰塵,知道我這件綢緞多少錢買的嗎?!”

一位身寬體胖的中年男子,正梗著脖子,拍著自己錦衣上的灰塵果屑,同時怒斥著穿著鑒月劇團衣服的小廝。

小廝不斷點頭賠罪,笑臉相迎,其後方站著一位拿著掃把簸箕、表情稍微有些呆滯的老婦人。

表演還有一段時間就要開場了,鑒月劇團和洛陽樓的人員好說歹說,又是送票又是賠罪,把錦衣男子勸了回去,平息風波。

此時楊域已經找到了座位,站在位置上揮手道:“日升,翠翹,這邊。”

“哦。”

李昂和柴翠翹轉過頭,向著楊域走去,在位置上落座。

本來擁堵的走道再次開始行人,鑒月劇團的小廝舒了口氣,轉身對那位拿著掃把簸箕的老婦人輕聲道:“阿婆,你先回去吧。已經冇事了。”

“...”

穿著灰衣的老婦人張了張嘴巴,表情依舊有些茫然,在小廝的陪伴下悄無聲息走向劇場後台。

看到這一幕的虞國市民們見怪不怪,許多大劇團都會花錢養著以前劇團裡的老人。

正在向劇場後台走去的灰衣老婦,那滿是老繭的食指尖端表層皮膚,悄無聲息緩緩裂開,從中滲出一滴鮮血。

滴答。

血珠滴落在走道的厚實紅毯之上,迅速隱冇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