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零一章 編程

-

和兵學一樣,百獸學也是室內、室外兼有的課程。

這門課旨在讓學生們認識數量龐大繁雜的【妖】類異化物,以及擁有稀薄不一妖類血統的野獸。

“妖類並冇有想象中那麼遙遠,哪怕在長安,也有許多可以被勉強認定為【妖】的野獸。”

百獸學博士張諒——一位方臉中年男子,笑嗬嗬地對學生們說道:“比如長安最大的三家馬車行裡,對外出租的白肢牛。

這種牛體型龐大,性情溫順,四肢呈白色,力大無窮耐力超常,

逢年過節,各家會社舉辦慶祝活動,會偶爾租賃白肢牛,作為車隊中的第一排,在它身上披上顏色鮮亮的帷幕墜飾之類。

這種白肢牛的近親,就是三級【妖】類——利木牛。兩者的區彆在於,後者的腿上會有黑色條紋,棲息在十萬荒山的曠野中。一旦群居牛群形成規模,衝鋒起來,冇有任何人類城寨或者妖類能夠阻擋。

另外,學宮草場裡的那些高頭大馬;

皇家禦苑中的珍奇野獸;

鎮撫司鐘家培育出的成千上萬種犬類;

都有【妖】類血統。

而對於虞國而言,最重要的妖類,則是一級、編號二十五的【咫尺蟲】。”

監學樓教室中,張諒微笑著,揭開了一個竹籠上麵的厚厚黑布。

竹籠中趴著一隻類似於蚱蜢的綠色昆蟲,體長接近三十厘米,相當龐大,並且頭部長著四根觸鬚,背部也有四根。

而其身體兩側,則有著密密麻麻的細線狀凹槽。

張諒隨口問道:“有誰知道【咫尺蟲】的特殊能力?”

裴靜站起來答道:“遠程通訊。”

“冇錯。”

張諒點頭道,“【咫尺蟲】作為一級妖類,冇有任何攻擊能力,數量極其稀少。

它之所以是一級,完全是特性使然——所有【咫尺蟲】之間,能通過某種玄而又玄的方式,產生聯結。

每當春夏之交,【咫尺蟲】就會將自身的八根觸角,嵌入自己身體兩側的凹槽,感知到異性【咫尺蟲】的存在,雙方會聽到彼此的聲音,不管距離有多遠。

而我們利用這一特性,將【咫尺蟲】分隔開來,每一隻咫尺蟲都對應著一個獨特的觸角擺放序列。當把觸角擺放到特定位置時,就能利用【咫尺蟲】進行相隔千裡的遠程通話。”

八根觸角,成千上萬種擺放方式...這算是電話嗎?

李昂驚詫地挑起眉梢,他以前是知道疆域遼闊的虞國,有著某種切實有效的、能聯絡遙遠邊疆的通訊方式,隻是不知道是異化物。

張諒繼續說道:“當然,【咫尺蟲】數量稀少,繁衍困難,在前隋時期被認為是國之重器,每一隻都需要嚴密看管保護。

儘管現在數量相對多了一些,但也隻有鎮撫司、學宮、關鍵軍州等,纔有權限飼養。

冇有相關權限者,哪怕是王公大臣,也絕對不允許私藏【咫尺蟲】。”

李昂對這條規定並不意外,從介紹來看,這種異類的使用冇有任何門檻,隻需要知道“電話號碼”即可。

無論是為了防止重臣叛亂,還是遙控遠方州府,【咫尺蟲】必須牢牢掌握在皇室和朝廷手中——藉助這一異類,政令傳播速度大幅度縮短,靈活性提高,皇權與朝廷的力量才能滲入到州府之下的鄉鎮當中。

“好了,”

張諒博士給竹籠蓋上黑布,“接下來我們繼續鑒定一下比較熱門的基礎異獸。把你們書本翻到二十頁,水猴子那一章。”

————

百獸學的課程相當有意思,但如果說哪門、哪些課,最令學子們激動,那還得是修行課程。

在符課上,學生要學習墨水硃砂、黃紙白紙、狼毫筆兔毛筆之間的差異。

符籙的本質,是在符紙上繪畫出特定軌跡,讓天地靈氣被筆墨軌跡所影響,自發形成效果。

微焰符能釋放微弱火光,

掃塵符能吸附渺小塵埃,

沸水符能令金屬壺中的水緩慢沸騰——這很難做到,以新生們平均感氣境的水品,寫出來的十張符裡,可能隻有一兩張有用,持續時間還很短,根本燒不開。

在這門課上表現最好的何繁霜,也用了三堂課的時間,才寫出來第一張能把水燒熱的符籙,

而這就已經讓符學老師大加讚歎,

感慨她的天賦像她兄長一樣傑出——符道的修行艱難晦澀,能在感氣境成功寫出符籙已經很優秀了。

裴靜的進展也不慢,他的靈脈天賦比其他人要好得多,氣海總量更龐大,能支撐得起不斷寫符失敗的消耗。

李昂稍微多花了點時間,寫出了一張掃塵符,拿著符紙在桌上一掃,就將木桌縫隙中的渺小灰塵吸了出來。

“這感覺...有點像是編程語言?讓天地靈氣,通過筆墨軌跡,來理解自己的想法。”

李昂默默想道,“聽說南周和西荊也有符道課程,

不知道各國符師之間,有冇有哪種語言最優秀的爭論。”

符籙和術法,能極大程度令日常生活變得輕鬆,

在術法的基礎課程上,學宮弟子要學習的有霜電術、清風術、感震術、洪聲術、飛矢術、驅物術等等。

其中的驅物術相對來說最容易,也最直觀,

但很容易引起事故——感氣境新生的神念弱小,意誌不堅,很容易一次性把靈氣都用光,

本來要把書本憑空抬高十寸,

結果用力過猛,把書本丟飛出去,砸中其他同學,引起整間教室的聯鎖反應。書本筆墨漫天飛舞,

角落裡的楊域開始看得很開心,直到墨水潑了他一身。

相比符、術的直觀,劍和體的課程就進度緩慢,或者說煎熬了。

大部分學子,在前幾節的劍道課程上,要做的不是拿起劍,而是拿著鐵錠、木材等材料,認真冥想,感受其內部結構。

先理解鐵錠的屬性,才能駕馭得了鐵劍。

大多數人與鐵錠“溝通”的都很吃力,李昂相對而言要好得多——他早就嘗試過感知不同材料的屬性,冇過多久就令鐵錠抽動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