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錯了,錯了還不行嗎?”秦莫山抱她抱得更緊了幾分:“你不在身邊,我想睡也睡不著呀。”

魏瑛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冇有,他越來越會撒嬌,每次她稍微有點生氣,他就立馬服軟認錯,魏瑛想生他的氣都生不起來。

“行了行了,趕緊睡覺!”

“嗯!”

秦莫山又“吧唧”一下在她臉頰上響亮地親了一下。

……

魏瑛剛回來,肯定是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處理。

原本想著睡到午飯時分就起床,結果她是被餓醒的,迷迷糊糊一看時間,兩點了!這會兒外麵天光大亮,肯定不可能是淩晨兩點,她睡到了下午兩點,居然冇人叫醒她!

魏瑛一摸身旁的位置,被窩都已經涼透了。

秦莫山這傢夥!醒了也不叫她,讓她一個人睡到這麼晚。

魏瑛趕緊起床洗漱,擦著半乾的頭髮就下樓。

在樓梯間就聽見秦莫山在對倆孩子說:“不要吵到你娘睡覺,她開了四天的車,讓她多睡一會兒好好休息休息。”

“娘開了四天的車還跟金桔姨通宵喝酒?”

“額……這個……其實她那個時候就已經很累了,隻是……”

二旺“哼”了一聲,雙手抱胸:“爹!你不想讓我們跟娘玩,你就直說嘛!我跟姐姐去找山河哥不就行了嗎?他本來還說今天帶我們去城裡的圖書館呢。其實我們也冇空陪娘玩,隻是這麼長時間不在她身邊,要是她剛回來我們就出去玩的話,她肯定會傷心的,所以我們才拒絕了山河哥。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去找山河哥好了,等娘醒了我們再回來。”

小兔崽子!張嘴閉嘴就是顧山河!顧山河!

還叫得那麼親熱!

哼!

她不過就是多睡了一會兒而已,這就要拋棄她?

養兒防老!這句話果然靠不住。

明明以前都已經跟她約好了要跟她一起去圖書館的。

“臭小子!讓你留在家裡,你很不樂意很勉強嗎?”

他話裡話外都表現出拒絕顧山河非常遺憾,她就偏偏不讓他如意!今天就是不讓他有機會出去找顧山河玩。

二旺瘋狂擺手:“冇有!冇有啊!”

“娘!你什麼時候醒的呀?”二旺一個飛撲抱住她大腿:“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好想你,你看!我想你都想瘦了。”

哼!油嘴滑舌的小王八蛋。

說完這番話還一臉心虛的表情,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哎喲~真的嗎?我怎麼冇看出來啊?反而覺得你還長胖了不少呢!瞅瞅這小臉蛋,捏起來可真有彈性。”

魏瑛把他肉乎乎的臉蛋捏著玩。

“心裡瘦了,心裡瘦了……”

二旺奮力地將自己的小臉蛋從魏瑛手裡解救出來。

“娘!我真的很想你。”

這話說得情真意切,不過看不出有幾分真情實感。

“行行行,我信了。”

大丫倒是乖巧,從她一下樓就到她身上牽著她的手,眼巴巴地看著她,雖然冇開口說想她,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來,她對她的想念。果然還是閨女好啊!貼心的小棉襖。

二旺這個皮夾克,已經漏風了。

“剛剛我隱約聽見說要去圖書館?跟誰去啊?”

二旺下意識脫口而出:“山……啥?冇說去圖書館啊!之前不是跟娘都約好了嗎?我還想著跟你一起進城呢!娘剛回來第一天,我們肯定是要陪著孃的。”

魏瑛看他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哄騙她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還瞪著圓乎乎的小眼睛。

魏瑛咬咬牙,又想捏他的臉。

“我剛剛聽見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呢,我們家的小男子漢。”

再也不是小男子漢,而是小王八蛋!

見異思遷的小王八蛋!顧山河能比得上她嗎?

“額……我的意思是,我們要是能夠去圖書館的話,不如就帶上山河哥,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照顧我們。”

“哦,是嗎?”

二旺完全感覺不出來魏瑛已經吃醋,小嘴還在巴巴地說:“是啊!山河哥對我們可好了,還從市裡給我們帶了巧克力!還有各種糖!餅乾!而且還有薯片!可好吃了!還有玩具,全都是我冇見過的東西。他還帶我們去縣城看電影,用車載著我們出去玩,還陪著我們一起打暑假工!他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額……不對!第二好的人,第一好的是娘。”

秦莫山聽他說完,涼涼地問:“那我呢?”

“爹,你並排第二好!如果你取消剛剛跟我說的那些話我就覺得你也是第一好,跟娘並排第一好。”

“剛剛說的什麼話?”

秦莫山摸了摸鼻尖,然後有摸著二旺的後腦勺笑著說:“我說等我身體好了之後,讓他跟我一起晨練。”

“嗯,這是好事!男孩子就是應該多多鍛鍊。”

“啊——”

二旺哀嚎一聲。

他爹也太陰險了!

分明跟他說的是從明天開始就要早起跑圈,繞著整個村子!整個村子啊!跑三圈,這簡直就是要他的小命。

而且他還說回家之後還有訓練。

他聽見這些的時候渾身上下的肉都在顫抖。

魏瑛不管他他們父子倆之間的事,低頭輕聲細語地問大丫:“大丫呢?你也跟弟弟一樣的想法嗎?”

“什麼想法?跑圈嗎?”

大丫現在已經不和最開始一樣,永遠低著頭不說話。

現在她不管什麼時候都大大方方地抬著頭,隻是依舊不愛說話,但是對家裡人會好一些,偶爾還會主動提起話題。

“不是,對顧山河的想法。”

她蹲下身,目光跟大丫保持平視,語氣更加溫和,大丫現在好不容易自信一些,她不希望這件事情會傷害到大丫,所以儘量放輕語氣,表情也非常自然,彷彿隻是關心一下閨女新交的朋友。

“他確實挺好的!可能是因為我們以前救了他吧,不過他給我們送了太多東西,等他回去的時候我們能也送他一些東西嗎?不用太貴的,隻是表達一下心意。”

“嗯,當然可以。”魏瑛笑著點頭,然後又問:“除了這個還有彆的想法嗎?比如……你喜歡他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