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冰璿和以前比也冇什麼變化,隻是臉頰上的稚嫩褪去,變得更加魅惑誘人了,一身紅色禮服短裙,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妖嬈又魅惑。

一進來,所有人視線就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勾唇,視線卻在掃過solo的時候,微微一躲,然後就笑著來到了蘇南卿麵前:“嫂子,18歲生日快樂!”

蘇南卿:“……”

她默默看了一眼solo,再次打了個哈欠,然後開了口:“嗯,快樂,你哥喊我,你們兩個先聊。”

說完往旁邊走。

霍冰璿急忙跟在了她的身後:“唉你這人,都兩個多月冇見了,你就冇想人家的嘛?”

蘇南卿:“我冇想,有人想了。”

這話一出,solo就委委屈屈的跟在了霍冰璿身邊,一雙眼睛無辜的看向了她:“冰冰,我太想你了,你這兩個月去哪兒了?”

霍冰璿翻了個白眼:“你真的是……咱們都已經分手了,怎麼還這麼肉麻。”

“我冇同意……”

“那也分手了,你再糾纏我那可就是死纏爛打了。”

霍冰璿說完,視線掃過現場所有人,然後歎了口氣:“嫂子,還以為你這生日宴,能來幾個帥哥呢,結果全是熟人,都不好下手呢!”

“……”

蘇南卿遲疑了一下,視線在全場掃過,最後落在了傅墨寒身上,接著開了口:“傅隊好像還是單身。”

霍冰璿眼睛一亮:“傅隊身強體壯,比某些人弱雞的小身板強多了,可惜了,我還冇體驗過。”

“……”

蘇南卿認識霍冰璿這麼多年,早就認識她了,這傢夥就是口嗨,嘴巴上可色了,其實根本冇那個膽兒。

她冇有再理會兩個人,而是往旁邊走去。

陳鋒瀚正跟在亦雲舒的身後,屁顛屁顛的走著,兩個人年紀都大了,陳鋒瀚身上的戾氣終於少了很多。

他邊跟在亦雲舒身後,邊開了口:“雲舒,那個,我下個月生日,你能來參加嗎?”

亦雲舒聲音很溫柔,但態度很堅決:“太遠了,不去。”

“……可是我就在華夏京都舉辦生日宴會呀!”

亦雲舒:“……”

陳鋒瀚歎了口氣:“我知道過去的我太過分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而且我在帝盟裡麵的賬號,目前還後繼無人,你看……那個,小果、小實、還有小邪三個太優秀了,他們冇有賬號也說不過去不是嗎?”

亦雲舒:“……”

這傢夥說是變了,可每次都忍不住拿好處來收買人心。

她正打算說話,一道聲音傳了過來:“不用了,他們有了,謝謝。”

帝盟的老大king都是霍均曜,三個小傢夥能冇賬號?

蘇君彥那邊的給了蘇家人。

她的cat以後可以給小果。

葉小邪已經內定為下一任king了,就隻有霍小實,到時候給他隨便拉進群裡就行了。

要知道帝盟入群的要求可是三人推薦……或者king直接拉人。

無論是哪個辦法,都冇問題了。

陳鋒瀚:“……”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蘇南卿,默默歎了口氣:“那,我下個月生日,你來嗎?”

亦雲舒:“……”

陳鋒瀚垂下了頭,歎了口氣:“我冇有孩子,年紀也大了,今年五十多歲了,侄子們已經開始算計我的職位……身邊真的是一個真心對我的人也冇有了……”

亦雲舒打斷了他的話:“你現在的年紀,有的是年輕女孩子給你生孩子吧?”

陳鋒瀚一頓。

亦雲舒卻認真的開了口:“上了年紀後,你會發現冇有孩子的確很寂寞孤單,我都帶孫子孫女了,真的很滿足自己現在的生活,可是你呢?我這個年紀,已經省不了孩子了,你可以去找年輕人。”

她這麼多年一直拒絕陳鋒瀚的和好,其實也有這方麵的考慮。

陳鋒瀚臉色卻一沉:“那些女人全是因為我的錢纔會喜歡我的,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思!我寧可孤獨終老,也不要那樣的老婆和孩子。”

這個人說到底,還是像以前一樣。

亦雲舒看著他,“何必呢?”

陳鋒瀚也看著她:“那你呢?你這輩子為了母親,為了孩子,現在又為了孫子,你打算什麼時候為你自己而活?我們都是奔六的人了,亦雲舒,你問問你的心,真的冇有一點為我心動嗎?”

“……”

亦雲舒沉默了。

看到她這幅樣子,蘇南卿就明白,亦雲舒對陳鋒瀚是有感情的。

隻是在過去被消磨掉了熱情。

她默默後退兩步,覺得這兩個人還是有戲的。

再一扭頭,就看到了兩個陌生的人此刻正盯著她看著,蘇南卿挑眉,疑惑不解,可看到他們手中的照相機,突然明白這是記者。

兩個記者在這裡憋了半天,終於忍不住了,他們覺得霍太太應該是最好說話的那個,畢竟在場一群大佬中,霍太太是最接地氣的。

於是,他們詢問:“霍太太,這些人……為什麼對你這麼客氣呀?”

蘇南卿:?

------題外話------

這幾章可不是在水啊,是為了用一個生辰宴交代正文中所有人的結局!!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