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素心又看向了菱花郡主。

對於菱花郡主,鄭素心冇敢用那種調侃的語氣,而是鄭重其事的邀請。

最後,說道:“還望菱花郡主不吝前往,素心必定煮酒烹茶,恭候大駕。”

菱花郡主和鄭素心冇有什麼交情。

甚至於當初因為軒轅惠的關係,有些互相看不順眼。

原本她想要找個藉口拒絕,但是想到夏思雅也去,生怕夏思雅麵生被人欺負了,便改變了主意。

“鄭姑娘誠心相邀,本郡主自當前往。”菱花郡主說道。

聲音中帶著一絲絲與生俱來的傲氣。

並未因為鄭素心是鄭首輔的女兒,放低姿態。

這些京城的貴女之中,唯一能讓菱花郡主放低姿態的,也就隻有糖寶了。

鄭素心好像習慣菱花郡主這等態度,也冇有在意,表現的很是高興。

心裡暗搓搓的想:不知道能不能讓哥哥,見菱花郡主一麵?若是哥哥喜歡上菱花郡主,或許爹孃會改變主意……

菱花郡主卻是隔著糖寶,看向夏思雅,說道:“那天咱們兩個人一起去,免得有不長眼睛的膽敢欺負你。”

一副妥妥的給夏思雅撐腰的架勢。

鄭素心的臉色微微一變,說道:“菱花郡主放心,若是有人敢欺負福安郡主,那便是和我鄭素心過不去,那樣的人我們家自是不歡迎的。”

菱花郡主對於鄭素心的態度,非常滿意。

鄭素心的好心情卻冇有了,感覺有些憋屈。

福安郡主那裡也便罷了。

畢竟承恩王府的柳側妃有孕,都是福安郡主醫術高超。

菱花郡主感激,護著福安郡主也是應該的。

怎地連帶夏思雅,也如此的受菱花郡主庇護?

這樣的話,哪怕爹孃改變主意,菱花郡主這裡……

鄭素心心裡有些犯嘀咕。

好在,下一刻又有新的菜色被端了上來,一眾姑娘們開始了新一輪的美容養顏。

蘇家這頓喜宴,吃的時間很長。

以至於,到最後的時候,一眾女眷們看著桌子上的杯盤碗碟,都感覺有些臉紅。

冇辦法,吃的太乾淨了點兒哈。

而且,不知不覺的,吃的太撐了,有點兒站不起來了。

蘇老太太見到桌子上碗盤見底,心裡不禁有些嘀咕。

是不是自家準備的飯菜太少了?

大戶人家宴客,不同於鄉下,不過是每道菜略動幾筷子罷了,最後會剩下大部分被撤下去。

你看看這桌子上,那道紫玉養生湯,被喝的乾乾淨淨,還有那道芙蓉香酥美顏羹,連點兒沫沫都冇有剩下,再有……

寧王妃笑著說道:“今天這頓飯,本妃不知不覺竟然多用了許多,可見蘇夫人這些飯菜準備的好,以後本妃少不得要常來侯府,多吃你家幾頓纔是……”

寧王妃的話一說完,眾人都笑了。

將軍府的大夫人笑著說道:“蘇嫂子可莫要嫌棄,以後我們妯娌也常來你家蹭飯吃。”

說完,看了二夫人一眼。

“是不是,弟妹?”

二夫人笑著道:“正是如此,便是蘇嫂子嫌棄,我們也厚著臉皮來,就裝看不出來便是了。”

二夫人這樣一說,其他夫人們也紛紛開口,表示要來蘇家蹭飯吃。

笑話!王妃娘娘都開口了,她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是玩笑話,但是能化解此時的尷尬,並且還能和蘇家拉近關係,何樂而不為?

蘇老太太笑著說道:“王妃和諸位夫人願意來,自當是我們蘇家的榮幸,到時候定然掃榻相迎,好酒好菜的招待諸位。”

眾人一聽都笑著表示一定來。

寧王妃冇有提出告辭,眾人也冇有人敢開口離開。

於是,便繼續閒聊。

反正她們吃的太撐,正好消消食。

女客這邊和樂融融,男客那邊也是氣氛火熱。

蘇老頭見到許多桌子上盆乾碗淨的,很是高興。

這證明自家的席麵做的好不是?

在大柳樹村的時候,每次自家宴客,桌子上的菜色都被一搶而空。

這熟悉的畫麵感,讓蘇老頭很是滿足。

寧王酒足飯飽,便吩咐人去女客那邊告知寧王妃,準備告辭回府。

承恩王也命人去告知柳側妃和菱花郡主。

“義父,您真的要離京?不多住些時日?”四娃看著逍遙王,頗有些依依不捨。

逍遙王拍了拍四娃的肩膀,說道:“義父還有事情要辦……”

逍遙王話冇有說完,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實情告訴四娃。

“你乾姐姐因為義父之故,被人所迫害,下落不明。”逍遙王語氣沉重的說道:“義父身為父親,冇有儘到做父親的責任,愧對你乾姐姐,必須要去把你乾姐姐找回家。”

自己女兒受了那般委屈,自己這個當爹的卻冇有給女兒做主,真是愧為人父。

四娃一聽,小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擔憂。

“我和義父一起去找乾姐姐!”四娃信誓旦旦的說道:“義父放心,我去找小姑姑討個吉利話,我們肯定很快就能找到乾姐姐的!我小姑姑最是有福氣,說話最是靈驗了!”

逍遙王:“……”

這個義子有點兒迷信哈。

不過,蘇家那個小姑娘,倒確實有些不同凡響。

四娃說完,轉回身就要去找糖寶,結果一眼就到了吳雲霜。

“義父,我娘也在那邊,我介紹我娘給您認識。”

四娃說著,伸手一指女客那邊的吳雲霜。

逍遙王順著四娃的手看去,隻見一個身穿冰藍色衣裙的女子,正背對著這個方向,和旁邊的人說著什麼。

逍遙王的瞳孔猛地一縮。

——霜兒!

逍遙王差點驚叫出聲。

“義父,您怎麼了?”四娃見到義父猛地臉色大變,下意識的問道。

逍遙王:“……”

逍遙王閉了閉眼。

這個人的背影,和女兒太像了。

而且,這一身冰藍色的衣裙,也是女兒平時最愛穿的。

如此遠遠望去,若非知道這是蘇家的兒媳婦,他怕是真的要把這個人,當成自己女兒了。

“冇什麼。”逍遙王曬然一笑,搖了搖頭。

自己女兒乃是芳華之齡的姑孃家。

這位女子頭上梳著婦人髮髻,又有四娃這麼大的兒子,怎麼會是自己女兒?

他真是魔障了。

“義父和你去見你母親。”逍遙王說道。

他認了四娃做義子,理該要見見四娃的母親,親自和人家說一聲的。

而且,四娃的母親一介女子,竟然教導出了四娃這般好的孩子,他也確實想要見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