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甜辣前妻難招架 >   第1284章

-

轉眼時間過得很快,週五下班前,淮寧之被秦放叫走。

兩個人晚上還有一場飯局要一起參加,因為淮寧之現在也學會了開車,秦放的車直接放回家。

淮寧之慢慢吞吞地開車跟在秦放後麵,先看著他把車送回家去。

秦放像是一點兒也不著急晚上有飯局的樣子,路上慢慢吞吞,是不是地刹車燈響起,導致淮寧之也跟著要刹車。

“這人在搞什麼鬼?開個車慢如蝸牛?”淮寧之跟在後麵,麵帶鄙夷地望著前麵比她車子高的suv。

好好一輛越野效能的suv,愣是被開成了拖拉機。

過了一會兒,淮寧之終於看到了秦放家的小彆墅。

然而,在他的彆墅門口,還停了一輛克萊因藍小轎跑,難道秦放有客人來了?

淮寧之將車子停在不遠處,靜靜地望著前方的動靜。

前麵,秦放將車子開進車庫,同時那輛克萊因萊小超跑的駕駛門被打開。

一道靚麗清純的溫婉女子款款下車,眉眼含笑,妝容精緻。

她的眸光癡癡地落在秦放從車庫裡走出來的身影上。

秦放今天穿著深黑西裝,將常年健身的雄壯身材完美呈現出來,身影挺拔修長。

目光在觸及到站在超跑旁邊的女人時,明顯地可以看到他的臉色沉冷了幾許。

女人見秦放走了出來,步伐略顯焦急地迎麵上去,拉扯住秦放的衣袖,她的側顏顯露出來。

淮寧之這纔看清,原來是哪位高乾家庭的千金小姐,溫雅。

難道兩個人之間鬨什麼矛盾了?

難怪最近看秦放看起來比以前還要輕鬆了不少,待在公司的時間也多了起來。

看這個拉拉扯扯的模樣,好像是溫雅和秦放之間鬨什麼矛盾了?

淮寧之看戲的眉眼漸漸浮起一層笑意,一瞬不瞬地靜靜看著那邊的動靜。

秦放的視線還不時飄過來,她就立馬垂下頭去,將自己埋起來。

她纔不想被秦放發現自己悄咪咪看他的八卦,省的他到時候說自己看好戲,又冇事兒給自己找麻煩。

不知道溫雅跟秦放說了什麼,秦放三言兩語便甩開溫雅的手,徑自朝著她這個方向走來。

淮寧之將頭藏在方向盤上,儘可能減小自己的存在感。

車門突然被打開,秦放站在她的麵前,聲線清冷,“下來,去的路我開。”

淮寧之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下車,“哦。”

她繞到副駕駛座位上,乖巧繫上安全帶做好。

秦放坐在駕駛位上,調整了一個合適自己的坐椅角度,車子如離弦之箭朝著前麵駛去。

透過車窗,溫雅滿臉淒然的麵色苦苦望著他們離開。

莫名地,淮寧之的視線在觸及到溫雅那道冷沉的眸子時,滲人地縮了一下脖頸。

為什麼有種這個女人自帶殺氣的感覺呢?

在她失神之際,車子已經漸漸朝著小區門外駛了出去。

淮寧之望著前方的陽光大道,蔚藍的天還冇有黑下來的跡象,暖陽懶洋洋地照耀在他們的身上,帶來一股暖意。

她降下車窗,感受車速帶來的涼爽清風,舒適的觸感貼在臉上,這一刻難得的放鬆。

“在看什麼?”秦放突然淡聲問道,心情像是稍稍好了一些。

“啊,我在感受窗外涼爽的風啊!”淮寧之一臉自如悠悠道。

秦放抿了抿唇,皺起的眉峰看起來格外冷冽。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副駕上安靜乖順的淮寧之,道:“你覺得人這輩子必須要結婚嗎?”

空氣中有幾秒鐘的沉寂。

冇有等到迴應,秦放側眸看了看淮寧之,發現她也正在側眸盯著自己,那雙詫異的眼神裡寫滿了不可思議。

秦放不由得被這抹嬌俏的表情逗笑,“怎麼?看我長得帥?”

“切!”淮寧之不屑地冷哼了一聲,轉頭視線望向外麵倒映的綠植,“我覺得結不結婚看人吧,看這個人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秦放冇有說話,手把著方向盤,視線一瞬不熟的盯著馬路上的路況。

“不過呢,我覺得你這種富家子弟,應該是要遵循家庭的觀念和必須要求結婚的吧,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必須完成一件事情一樣,要求你必須這樣必須那樣,不能怎麼樣,其實也挺壓抑的。”

秦放肯定地點了點頭,從一旁的中控板找出音樂,悠揚的鋼琴曲緩緩響徹在半密閉的空間內。

的確如淮寧之所言,秦放今年馬上就要31了,到現在都冇有想著說去找一個合適、門當戶對的女朋友談婚論嫁。

他就像是一座孤冷而神秘的孤島,一直在靜靜地等著漂泊的船港。

大概過了很久,秦放才低歎了口氣,裡麪包含了太多的無奈,“我也不是冇有想過結婚,隻是覺得,可能還冇有遇到那個人吧。”

此話一出,淮寧之莫名地想到了自己曾經還暗戀過他一陣子來著,估計是那段時間被秦放給虐瘋了,導致自己都有些精神失常。

淮寧之自顧自地莫名輕淺地笑了笑,勾唇的時候,兩頰會露出一抹小酒窩,看起來可愛又迷人。

“剛纔那個你也看到了,所有人都覺得我和她門當戶對,隻有我自己知道,我和她不合適,我也明確的表達了拒絕,但是她還是冇有想要放棄的意思。”

說著,秦放無奈又煩悶地歎了口氣。

看來這件事一直給秦放造成了不小的麻煩,莫名地,淮寧之竟心裡有些對這麼無奈又身受舒服的秦放感到了那麼一絲絲憐憫。

每天忙不完的工作,時不時還要去照顧母親的麵子,去應付一個自己根本不喜歡的人。

這樣的生活節奏和被束縛的自由,有誰會喜歡呢?

車內沉寂了下來,淮寧之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秦放,索性緘默不語。

兩個人到了目的地,秦放淡淡道:“下車吧。”

望著麵前金碧輝煌的複古建築,淮寧之有一瞬失神,“這怎麼有種在國外的宮廷風感覺?”

“是不是很像那種國外的伯爵宮殿?”秦放輕淺地笑了笑,眉眼裡一片柔和,“這裡是一位老退休領導的家,平時放假會來這裡休閒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