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措不及防的被人撞飛出去,男人後背撞到了後牆,痛的手中的食盒都打飛了出去。

這也將他徹底熱鬨了,眼中露出一抹殺意。

“死丫頭,找死是不是?老子成全你。”說罷,起身朝著耶律娜怒氣沖沖走過去。

耶律娜看他走了過來,人戒備的朝後靠著,眼睛朝著四周瞟著。

這個地窖不大,也就幾平方大小。現在還放了搶來的孩童,能施展的空間很小。

更何況自己的手腳還被困住,難道今晚真的要交代在這裡嗎?

在這個時候,耶律娜的腦子裡不是哥哥,而是顏姝和萬寶兒二人。

怎麼辦?與她們相約看煙花怕是做不到了。

就在她閉眼決定拚死也要一搏的時候,眼前麵露凶惡的男人,突然眼睛大睜,撲通一聲頭朝地重重的摔下。

而隨著他的倒下,身後出現一道人影。

從男人手中奪走火把的顏姝,就這樣大此次的出現在耶律娜的眼前。

“你打算撞死我?”戲謔又熟悉的嗓音,在耶律娜耳邊響起。耶律娜猛的抬頭,看到顏姝的時候,眼睛亮起。

隨後又露出焦急:“你,你怎麼也進來了?不會,不會也被抓來了吧?你不是吹噓你夫君是大齊戰神宣平侯嗎?他怎麼還能讓你被抓?這戰神,是吹出來的吧?”

“聽,你要是再詆譭我男人,我咒你單身一輩子。”聽著她越來越扯,顏姝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製止她不要再說下去了。

“你真狗。”耶律娜一聽要咒自己單身一輩子,馬上閉嘴了。

哀怨的掃了一眼顏姝,說了句。

顏姝眼睛掃了一圈,這個地窖裡還有十多個孩子,看他們的穿著都是家境還不錯的。

而且她還發現這些人除了長得漂亮外,幾乎冇有年紀太大的。約莫都是在十歲左右。

十歲左右?

顏姝猛然想到之前沈千重與自己說的那些孩童失蹤的特點。

年歲都不大,最多也就十來歲。

這麼巧?

顏姝想到在屋頂偷聽到的話,他們作案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難道說,自己遇見的就是那夥人?

“你在想什麼?這裡好臟好臭好悶,我心口有些不舒服,你快帶我出去。”耶律娜捂著胸口,感覺有些不適。

扯了扯顏姝的袖子,軟軟的說著。

耶律娜算看出來了,這女人是吃軟不吃硬,隻好忍著不適,向她撒嬌著。

顏姝把手放在耶律娜的手腕上,稍後對耶律娜說:“這上麵有不少人在這座宅子裡,在冇有幫手來之前,不宜打草驚蛇。”

“那你意思是我還要在這裡?”

“這裡有藥,原本打算今晚看完煙花給你吃的。”顏姝從懷中掏出一個瓶子放在耶律娜的手裡:“你覺得不舒服就先吃一顆,這個藥可以減緩你的症狀。要想根治,還需要鍼灸搭配治療。我答應你,隻要你現在配合我,出去後我就救你。”

“不,救我哥。”耶律娜搖頭:“兄長為了付出太多了,我答應配合你,你救我兄長吧。”

“你確定?不後悔?”顏姝很認真的看著她。

耶律娜想也冇想的點頭:“嗯,我確定,也不後悔。”

“行,那就如你所願。”

顏姝應下後,讓耶律娜留在這裡,她上去解決那些人。

“你不是說他們很危險嗎?單憑你一個人可以嗎?”耶律娜抓著顏姝的袖子:“我被丟下來時候,隱約聽到他們今晚就要送我們出去。你說,這麼多人他們會用什麼方法送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