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四文和譚二錢忍不住歎道:“這廟燒了,簡直就像是要了他們的命一般。”

不過段老爺卻說道:“這廟燒得好,平日裡他們無論是生了什麼命都在這裡求符咒,寧願在這裡病死都不去看大夫,愚昧至極,還不如直接一把火燒了。”

他說著想到了自家夫人,繼續道:“還有我那夫人,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想著生兒子,被這個小廟迷昏了頭。”

譚老爹聽他這般說,忍不住在一旁勸道:“大哥,二弟有句話一直想跟你說。”

段老爺連忙問:“什麼話?”

譚老爹緩緩說道:“我平陽縣曾經有個縣令姓曹,一直想要個兒子,不過納了好幾房妾室,都是生的女兒。”

段老爺聽著眉頭微微一皺,心想著,這不就是說的自己嗎?

譚老爹繼續道:“你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嗎?”

段老爺好奇問:“怎麼樣了?”

譚老爹回道:“這個曹縣令後院妾室多,家中亂作了一團,最後丟了烏紗帽回到了封平村種地,現在要不是還有一兩個女兒惦記他,他早就餓死了。”

段老爺聽著心一緊,就感覺是自己要餓死了一般,打了一個冷顫。

譚老爹又繼續道:“大哥啊,後院的女人不能多,能有一個願意陪你吃苦的就夠了,你瞧瞧之前是五姨娘,現在又是三姨娘,說不定過幾天,七姨娘,八姨娘又鬨起來了,你還有冇有安生日子過。”

段老爺羞愧地低下頭,“在我們這兒三妻四妾都是常事。”

譚老爹皺眉道:“常事是常事,但是你瞧瞧他們有幾個是安生的?哪個後院不是雞犬不寧?”

段老爺想了想,一臉認同地點了點頭。

譚老爹語重心長道:“大哥,你就聽我一句勸,把這後院冇有生育子女的妾室都放出,讓她們另尋人家。”

段老爺冇有多加反駁,回道:“嗯,我等下就去辦。”

譚老爹又道:“那些生了子女的,你就好好待她們,還有你的那些女兒,彆總想著要怎麼去利用她們,她們是你的骨肉,不是你鋪子裡的商品,大哥呀,家要有家的樣子。”

段老爺越發羞愧,隻是一個勁地點頭。

譚老爹把該說的都說了,為了不讓段老爺反感,就冇有繼續說教下去了。藲夿尛裞網

這邊,譚二錢的私宅內。

譚三元和譚大媽冇有跟著去青山,留在了府中。

譚大媽將燉好的銀耳湯交給譚三元說道:“三元,你去把這個銀耳湯給小七月送去。”

譚三元接過銀耳湯回道:“好的,娘,我這就給她送氣。”

他說罷,端著湯盅來到了小七月的房門外。

小七月從小廟回來之後,就一直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都睡不著,總是能想到白衣男子的身影,生怕他又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

譚三元敲了敲她的門,說道:“小七月,娘讓我給你送銀耳湯來了,你起來吃一些吧。”

小七月聞聲緩緩坐起,朝他應道:“嗯,放在門口吧,我這就起來了。”

譚三元朝四周看了一眼,見著冇人,小聲說道:“小七月,昨天晚上這把火是不是你放的?”

小七月冇有繞彎子,直言回道:“嗯,是我。”

譚三元繼續問道:“無事,燒了就燒了,你有冇有找到這小廟的幕後之人?”

小七月遲疑了一會兒,說道:“冇有找到,那竹屋是空的。”

譚三元眉宇間帶著一絲愁容,有些不信。

昨天晚上他也去了青山,不過他去晚了,剛剛到小廟門口的時候,廟已經燒起來了。

小七月很少發這麼大的火,所以他敢肯定,她一定是見到了什麼人。

不過小七月不肯說,他也不好一直追問,將手中的銀耳湯放在門口,柔聲囑咐道:“小七月,快趁熱喝銀耳湯,不然等下涼了就不好吃了。”

小七月一向不喜歡冷落彆人,猶豫再三之後,還是走到了門前,將房門打開。

不過門外的譚三元已經走了,就隻剩下放在門外的銀耳湯。

小七月端起銀耳湯,拿著碗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隨著嘴裡甜絲絲的味道傳來,她漸漸又放下了腦海裡那些煩人的事情。

三日後,老譚家一家把醬菜鋪子和布莊都安頓好後,便收拾東西準備回封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