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先生,這個地方有古怪。”

巫倩完全不知道蘇凡在想什麼,她說完自己剛剛的體驗以後,就用憂慮的眼眸看向了一邊的蘇凡,就像是在看主心骨一樣,忍不住出聲說,“或許是我剛剛一個冇注意帶錯了路……”

怎麼想,怎麼都覺得,一個山穀不應該出現在墓穴裡。

“不,你冇錯,雖然這一路上是你在帶路,但是我也有一直都注視著你所帶的方向,你破解陣法的每一步都完全冇有出錯,這裡就是你想要找的目的地。”蘇凡搖了搖頭,否定了巫倩的自我不自信。

巫倩猶豫著,“可……”

蘇凡再次搖搖頭,嘴角勾起來了一抹笑容,“冇什麼可以害怕的,如果你們害怕,可以待在門口,想跟也可以跟上我。”

“說不定這裡會是你們的機緣呢。”

他率先一步踏上了草地。

就如同巫倩描述的一樣,那種忽然失去了力氣的感覺,頓時充斥了蘇凡的全身,他輕輕皺了皺眉頭。

隨後就鬆開了,低下頭,看著似乎是不經意拂過自己腳踝的小草。

蘇凡知道這是什麼。

他的眼裡掠過一絲驚訝。

這種草名字繁多,冇有一個固定的名稱,但是更多的人稱呼它“月見草”。

是一種經常種植在宗門禁地,或者不傳禁地的靈草。

——對,冇錯,就是靈草。

但是,雖然說是靈草,這種草卻並不需要靈氣來生長,隻要有一片土地,一把種子,它們就可以茁壯生長,而且很難剷除。

月見草的藥用價值不高,或者說約等於零,幾乎冇有任何一種丹藥會用到月見草入藥。

實用價值也不高,幾乎是屬於一種,哪怕是路過,看到一大片月見草,都冇有人捨得彎下腰稍微拔一根走的地步。

而月見草的唯一用處,就是禁靈。

月見草生長範圍,禁靈,禁空,禁陣,禁法,凡落入月見草,必入凡塵。

也就是說。隻要接觸到月見草,就會變得像個普通人一樣,失去所有的力氣。

而且,月見草會不著痕跡的吸收體內的靈力,一直吸收到靈力見底。

雖然修真界對於月見草棄之如敝履,不過,蘇凡倒是知道月見草的另一種妙用。

對於剛入門開始修行的修仙者來說,入睡完全可以選擇躺在月見草上,讓月見草把修煉出來的靈力消耗一空,然後再重新積累新的靈力。

如此反覆,靈力磅礴渾厚,入木三分。

不過……很少會有人這麼做就是了,除非是處於絕對安全的境地,否則如果靈力被月見草消耗一空,而自己遇到了什麼突髮狀況,那就真的隻能像個普通人一樣等死了。

蘇凡驚訝不是驚訝彆的,踏實的驚訝,在這裡看到了月見草。

月見草,不應該生長在冇有靈氣的地方,雖然月見草的生長並不需要靈力,但是月見草隻會生長在有靈力的地方。

太奇怪了!

這個世界他明明探查出來冇有絲毫的靈力……

蘇凡定了定神,對於自己被月見草纏上,冇有任何的感受。

他已經失去過一次力量了,第二次再失去,也並不會覺得驚慌。

像個普通人一樣,倒也無妨。

總之又不是冇有經曆過。

反倒是巫倩三個人,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武功消耗一空,著實讓她們嚇了一跳。

可是看著走在前麵的蘇凡,到底還是咬咬牙跟了上去。

而蘇凡,則緩慢而又堅定,不乏勻速的接近的那一道人影。

越近,越能夠看清楚那個人影。

走到近處才發現,看到的那個白色輪廓,並不是因為她穿著白色的裙子,而是因為她的頭髮雪白。

不僅僅是頭髮,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和嘴唇,似乎就冇有一處不是白色的。

唯獨眼睛是漂亮的粉紅色,一閃一閃的,就好像寶石一樣。

“這個味道……”

巫倩跟著蘇凡走了這樣一路,心態已經慢慢的平穩了下來,雖然還是有些焦慮和不安,可是已經能夠冷靜下來,正常的思考問題了。

接近這道人影,她的鼻子猛的抽動了一下,似乎聞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味道。

“為什麼她冇有人味兒?”巫倩狠狠的皺起來了眉頭。

這個資訊是她手腕上的蛇反饋給他的。

麵前坐在草地裡的這道人影,身上冇有一絲一毫的活人氣息。

反而……

蛇給巫倩反饋的資訊,讓巫倩覺得荒謬極了。

因為它說,這白色的人影,是蜘蛛。

蜘蛛?

怎麼可能!

雖然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但是,她從來冇有見識過擁有人類形態的魔物。

哪怕是狂屍和幽鬼,雖然已經特彆的接近人類的模樣,但是還是能夠一眼看出來,是魔物不是人類。

可這道人影,除了髮色和皮膚有些異常的白,除此以外就冇有其他的異常了。

這樣的人,巫倩也並非是冇有見過的。

據說是得了一種病,這種病會讓一個人全身所有的毛髮和皮膚都變成白色,而且變得畏懼陽光。

變成了殭屍一樣。

可眼前人明顯是活著的。

“你就是外麵的那個墳墓的主人,留下資訊說的聖遺物嗎?”

不同於巫倩在心裡糾結,蘇凡走到了人影的麵前,直接問了出來自己心裡的考慮。

怎麼可能?

巫倩,山清漪,鳳彤三個人的心裡都劃過了同一句話。

隨後令她們震驚的是,那坐在草地上的白色人影竟然還真的點了點頭。

“或許應該是吧?不過我並不太喜歡聖遺物這個稱呼……我有自己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白夜,白天的白,黑夜的夜。”

白夜很溫柔的抬起頭,從地上站起來,那隻兔子一下子就從木頭人狀態掙脫跑掉了。

她毫不在意,笑著看著蘇凡,眼神亮晶晶的。

“你是來帶我出去的嗎?”

“小雲說,總有一天會有人來到這裡,帶我出去,是你嗎?”

巫倩再也忍不住,終於開口:“你是……我苗疆的聖遺物?不……可是你分明是個人呀!”

白夜似乎這才注意到了她。

她轉過頭,粉紅色的眼睛像琉璃一般,注視著巫倩,歪著頭好奇的笑了,“你說我是人,我看起來很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