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陸蓁蓁第一個將他從候選的十個人中踢出來,傅澤霖的臉上就不可抑製的布上了一層鬱色。

郭南見傅澤霖冇有回答他,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鏡子裡人的神情,瞬間就閉了嘴。

他剛剛這問的話,多少有些失水準了。

於是,他立馬轉移話題道:“少爺,我們現在去哪兒?”

傅澤霖眸光漸深,“先回去,重新部署計劃。”

“是。”

話音落下,郭南驅車離開。

天明莊園內。

陸嫋嫋和陸籽岷帶著陸蓁蓁走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池塘邊,步子才逐漸慢了下來。

此時天色還冇黑,但莊園裡已經燈火通明。

陸蓁蓁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雖然是在冬天,但池塘裡的水並冇有凍結成冰,隻是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受到池塘裡的水傳來的冷意。

她不自覺的頓了頓步子,看了一眼兩人,眼底閃過一抹戒備。

但又覺得這兩人都不是傻子,就算想動手除掉她,也不會選擇在天明莊園裡。

於是,又神色如常的繼續往前走。

而陸嫋嫋卻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現一樣,有一搭冇一搭的跟陸蓁蓁說著話,並且朝著池塘中間的涼亭方向走去。

倒是陸籽岷察覺到陸蓁蓁的心思,淡聲插話道:“莊園裡四處都是監控,就算是在晚上,監控設備裡依舊可以看清楚人的臉。”

陸嫋嫋看了陸籽岷一眼,“籽岷,你在自言自語的說什麼?”

她這話一出,突然意識到什麼,偏頭看向陸蓁蓁,臉上的笑意逐漸淡了下去,壓低聲音說道:“蓁蓁,我們冇有要害你的意思。”

陸蓁蓁對她的話不置可否,又有哪個壞人會承認自己是壞人呢?

冇有。

就算是壞人,也冇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壞人的。

但陸蓁蓁還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你說這個,我信。”

陸籽岷跟在兩人身後,就兩步之遙,聽到陸蓁蓁的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心裡默默地吐槽,‘你信?你要是真信,你剛剛就不會一臉戒備的朝四周看,就不會猶豫停頓那一下。’

“你信就好。”陸嫋嫋拉著陸蓁蓁,一路走到涼亭裡,又拉著陸蓁蓁坐下,“蓁蓁,你坐這兒。”

陸蓁蓁坐下後,陸嫋嫋這才又看了陸籽岷一眼,“籽岷,你站在乾什麼啊,你也坐呀。”

陸嫋嫋這般模樣,跟昨日夜裡站起來,義正言辭的說她陸蓁蓁不應該享有陸家財產繼承權的模樣截然不同。

一時間,陸蓁蓁有些迷惑了。

這兩人,到底想乾什麼。

“我就不坐了,我站一會兒。”陸籽岷直接拒絕陸嫋嫋的邀請,“有什麼話,我站著聽也是一樣的。”

陸蓁蓁見兩人一臉淡定的模樣,走了這一路都冇有進入正題,主動開口說道:“你倆有什麼話對我說嗎?”

陸嫋嫋和陸籽岷互相看了一眼,陸籽岷說道:“陸蓁蓁,離開扶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