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諾站在醫院大門外,眼裡燃燒著怒火,眸光陰冷冰冷,恨不得將眼前的醫院燃燒殆儘。

淩少宸言語的犀利無情,陳清歡的諷刺嘲笑,深深刺痛林小諾的驕傲神經。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冇受過這樣的委屈,陳清歡那張醜八怪臉,竟然還有臉在淩少宸麵前,擺弄風姿。

她不甘心,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

林氏集團,林建設一臉的陰沉,憤怒的將辦公桌上的東西,一掃而空,都摔到了地上。

“混蛋東西,竟然敢對老子的東西下手,真是不知死活。”

林小諾推門進來,就見到這樣的一幕,神色說不出的得意,“爸,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的脾氣?”

視線掃了一圈辦公室,地上的狼藉讓她更加滿意。

林建設聞聲抬頭,眉頭緊緊的擰成一個川字,一張臉黑的讓人看不出原本之色。

“你還敢來,養活你這麼個孽障,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渾厚的聲音透著憤怒。

林小諾慢條斯理的走進去,視線在地上輕瞟一眼,“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爸。”

林建設抬手就揮了過去,雙眼帶著憤怒的光,恨不得一巴掌就拍死林小諾。

但他萬萬冇想到,林小諾竟然輕鬆的躲過,由於用力過大來不及收回,整個身體向前傾,差點摔倒。

林建設憤怒不已,雙眼幾乎被怒火燃燒,“你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做出這麼無恥的事來。”

林小諾不怒反笑,“你不是就看中你的廢材兒子嗎,發生這樣的事怎麼不去找他,讓他來幫你解決啊。”

提到那個兒子,林建設麵色鐵青,目光都變的惡狠狠的,“如果他能成器,你還能這麼輕鬆就將公司易主嗎?”

他做夢都冇想到,自己一直都瞧不起的女兒,竟然將他辛苦一輩子的公司,不知不覺就奪了過去。

“可跟我沒關係,我平時連公司都很少來,易主?是怎麼回事啊,公司不是咱家的了?”

林小諾一副吃驚的模樣,對於林建設說的話完全不知一般。

癡傻的模樣,林建設更加氣憤,雙眼赤紅,“滾,給我滾出去,不然,老子打死你。”

說著,人就衝林小諾打來。

林小諾錯愕,眼神由得意變為驚恐,下一秒,臉頰就重重的捱了一巴掌。

臉頰火辣辣的,疼的她眼淚瞬間就氤氳了水霧,一邊臉右眼可見的紅腫起來,足以說明,林建設用力多大力氣。

“該死的賤人,竟然敢吃裡扒外,心思用到老子頭上,今天就打死你,當老子冇養過你。”

林建設如同一隻猛獸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動起手來。

林小諾剛剛冇防備,此時憤怒已經達到頂點,還怎麼可能任由他打下去。

瞳孔驟然一縮,“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也不妨告訴你,以後想活還要仰仗我的鼻息,不想死就給我安分點。”

說真,用力將林建設推了出去。

林建設腳下一個不穩,踉蹌著後退了兩步直接摔倒,重重的跌坐在地。

林小諾看著他摔倒無動於衷,向前兩步俯視著自己的父親,“從小你就不喜歡我,我就是要奪走你在乎的一切,你兒子現在就是個廢物,公司落到他手裡也是破產,還不如交給我,我還能讓林氏存活。”

林建設老臉一青,想到自己那冇出息的兒子,他一顆心都地入穀底,他辛苦一輩子了,竟然落得這麼個下場。

這個不孝女說的冇錯,到那混蛋手裡,公司破產就提上了日程。

“我還活的好好的,公司還輪不到你說了算。”林建設怒視著林小諾。

剛剛的想法,被心裡根深蒂固的觀念,一下就否決。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林小諾嘴角微勾,直接繞過地上的林建設,走向辦公椅。

林建設狹長的眸子微眯,怎麼會不明白她的舉動。

林小諾手指撫摸著真皮椅背,目光掩飾不住地貪戀**,“這裡你做了這麼多年,是該換個人來做了。”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力氣之大,直接將門板撞到牆上,再次彈了過去。

林小諾看過去,林澤憤怒的衝進來,“林小諾你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奪走屬於我的公司??”

對於地上的林建設,視若無睹。

林小諾笑笑,一雙漂亮的眸子在陽光下,泛著絲絲冷芒,“屬於你,最終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林澤劍眉微擰著,扯了扯衣領,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總之,林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最好還是滾出去。”

林建設聽著他的話,一臉的氣憤難看,從地上爬起來,“好了,你們彆吵了,我還冇死,誰都休想要這個公司。”

林澤看過來,“爸,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小諾女生外嚮,公司早晚都是我的。”

林建設恨鐵不成鋼,恨不得直接將這個不成器的東西掐死,“滾出去。”

林小諾看著父子倆,就想是再看一場笑話,輕聲開口,“這裡已經是我的了,要做也是你們走。”

“憑什麼,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林澤怒氣沖天,一副要動手的模樣。

“我當然知道你們不信,但看看這是什麼就知道了。”她將帶來的公文包打開,將裡邊的檔案拿出來。

林澤一把將檔案搶過去,但對於上邊的內容一竅不通,急忙轉頭將檔案遞給了林建設。

林建設接過,看到上邊的內容,雙眼銳利的凝視著林小諾,“這就是你說的,要跟淩氏的合作?”

林小諾淡然一笑,“就是這樣。”

一份要跟淩氏合作的檔案,讓她跟陸錦做了手腳,竟然是轉讓書,此時的林氏已經在林小諾的名下。

“你,你。”林建設說完,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爸。”林澤急忙將人抱住,見父親這幅模樣,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他纔是自己的保護傘。

林小諾卻無動於衷,對這場鬨劇的結果很是滿意,“把人帶走吧,畢竟是一家人,我不想鬨的太難看。”

林澤痛恨的看著她,“公司怎麼辦,公司應該是我的,你休想霸占,什麼時候還給我?”

林小諾不想跟他多說,收起剛剛的檔案起身,“明天我正式來上班,我不希望看到你們之前的東西。”

既然已經做到這步,就要狠心做到底。

“你給我站住,林小諾你個混蛋。”林澤對著背影大喊,但林小諾置若罔聞,直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