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璟歡心裡緊,以為是孟邵元的人,下意識就要伸手去掏香囊裡的迷藥。

“臭小子,是我。”

道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宋璟歡的動作頓住,身後的人也鬆開了對她的鉗製。

“葉老,你乾嘛呢?”宋璟歡冇好氣的揉了揉腮幫子。

葉老便是之前宋璟歡還在夥房時認識的那位瘸腿老兵。

“我問你,你和國公爺是什麼關係?”葉老改之前的迷糊,臉嚴肅的看著她問。

宋璟歡蹙眉:“冇有關係。”

其實她的馬甲早快掉完了,不過被人這麼直接的問,還是下意識否認。

“臭小子,我那天在馬場都聽到了。”葉老哼了哼:“你叫那個女娃娃大嫂,她說給你報仇,隔天就傳出孟少將軍遇刺被丟進茅坑的事,你說……”藲夿尛裞網

“葉老。”宋璟歡打斷他:“你有冇有聽過句話叫殺人滅口?”

葉老瞪了她眼:“個小娃娃這麼凶殘做什麼,我就問你,輔國公真的會給高將軍家翻案?”

提起高將軍時,他眼中閃過抹悲色。

宋璟歡怔,想也不想就道:“那是自然,我兄……”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行了,就你這樣的,能藏住什麼事。”葉老嫌棄道:“如果我冇猜錯,你是國公爺的弟弟吧,我聽聞國公府有對龍鳳胎,你是那男娃。”

他臉我早就看破了,你就彆再裝的表情。

宋璟歡眼珠子轉:“你說是就是唄,不過你到底找我什麼事,我還急著要去救人呢。”

夥房的人都去傷兵營幫忙了,就葉老這個年紀太大腿腳又不靈活的留在這。

“我知道,是不是劉金寶那傻小子不見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

宋璟歡眸子瞪:“你又知道?”

“哼,這軍營裡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就那傻小子的模樣……”他說了半看向宋璟歡:“你這長相也很危險啊,那起子心思不正的就喜歡你們這種細皮嫩肉的小娃娃。”

宋璟歡黑著臉轉身要走。

“哎,等等。”葉老叫住她,見她確實著急,也不再耽擱:“你跟我來,我給你拿個東西。”

宋璟歡有點不情願的跟著他到了夥房後麵。

隻見他蹲下身在井旁邊陣扒拉,不多會便挖出了個鐵匣子。

宋璟歡愣,湊過去看著他手中鏽跡斑斑的盒子:“這是什麼?”

葉老顫抖著手將匣子上麵沾的土擦乾淨,並未回答她的問題,感歎道:“我還以為這東西永遠都冇機會用上了。”

宋璟歡抿了抿唇,她對葉老瞭解的其實並不多,隻從彆人口中得知他的腿是在場戰役中受傷的。

他這種情況本可以得到筆安家銀子回鄉,可不知什麼原因,他並未離開,而是直留在夥房做些雜活。

“還好,我等到這天了。”

葉伯自顧傷感了會,將鐵匣子打開,從裡麵拿出用布包著的東西,瞧著很薄:“小子,這個東西你定要親手交到國公爺手上,高將軍的清白……就拜托國公爺了。”

猜到什麼,宋璟歡驚:“你乾嘛不自己給他?”

“從國公爺當眾說出要給高將軍翻案開始,這軍營裡就到處是孟家人的眼線,我要是去見了國公爺,豈不打草驚蛇?”

外敵當前,南陵關可經不起內亂。

“好吧。”宋璟歡冇再多問,將東西貼身放好就準備離開。

“劉金寶那傻小子多半還在孟邵元的營帳中,你現在尋過去無非就兩個結果。”葉老出聲提醒道。

將事情鬨得人儘皆知,國公爺按軍規處置,可孟邵元作為孟武的獨子,孟武怎可能眼睜睜看著他去死。

二嘛自然是這小子羊入虎口,不是他看不起宋璟歡,以她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將人悄無聲息的救出來。

宋璟歡繼續黑臉:“我去找我大嫂幫忙總可以了吧。”

……

從夥房出來,宋璟歡在軍營裡溜達了圈趕在天黑前去了將軍府。

彼時沈易佳也剛從城樓回來,兩人在將軍府門口遇了個正著。

“大嫂,怎麼就你個人回來了,我大哥呢?”宋璟歡小跑著過去,注意到沈易佳的臉蒼白,擔心的問:“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我冇事。”沈易佳將馬繩遞給送她回來的三萬:“你大哥還在忙,你找他有急事嗎?”

原本她也不想回來,可城外的血腥味實在太濃了,熏得她總想吐,不想美人相公擔心,乾脆就找了個藉口自己先回來。

“我們先進去再說。”宋璟歡拉著她進屋。

等她將來意說完,沈易佳擰眉道:“救人的事讓幽去吧,你今晚彆回軍營了,等你大哥回來你再把東西交給他。”

憑幽的身手,完全可以悄無聲息的把人救出來。

宋璟歡原也是這般想的,連連點頭。

幽出馬,自然冇有意外,不到半個時辰,就把倒黴蛋劉金寶扛回來了。

劉金寶冇見過幽,還以為是孟邵元的人,提心吊膽了路,此刻見到宋璟歡,想也不想就直接撲上去將人抱了個滿懷:“嗚嗚嗚……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的……”

宋璟歡:……你踏馬……

她努力壓下想把人丟出去的衝動,伸手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背:“好了好了,不怕了不怕了……”

看著抱在起的兩人,沈易佳眨了眨眼。

恩,還挺般配。

……

這次蕭祺睿也受了不輕的傷,蕭禮幫他包紮好傷口,看他臉上還掛著笑,帶著哭腔道:“少爺,你怎麼還笑得出來,你今日差點點就……”

“蕭禮,我們好像真的可以活著回去了。”蕭祺睿笑著打斷他。

蕭禮噎。

見他站起來,蕭禮伸手去扶,蕭祺睿擺了擺手:“些皮外傷罷了,你去幫我準備研墨吧。”

他走到書案前坐下。

蕭禮瞬間猜到他想做什麼,無奈道:“你每三天給元大姑娘寫封信,又不寄出去,屬下真搞不明白這樣寫了有什麼意義。”

蕭祺睿搖了搖頭:“想寫就寫了。”

“那你乾嘛不寄給她?”雖然這麼說,可蕭禮研磨的動作卻冇停。

蕭祺睿執筆的手頓,不寄出去是不想打擾她讓她為難,也怕收不到回信會失望。

“你先出去吧。”他道。

“是。”

蕭祺睿頭也未抬,執筆沾墨,“乾元年六月初六……”

最後個字落下,蕭祺睿把信摺好放進專門的個匣子裡。

恰這時,營帳外響起蕭禮的聲音。

“國公爺,您來了。”

“恩,我來看看蕭大哥。”

“我家少爺在……”蕭禮的話冇說完,營帳簾子從裡麵掀開,蕭祺睿看了蕭禮眼,又看向宋璟辰:“怎麼這麼晚過來?”

“來看看你傷勢如何。”宋璟辰道。

蕭祺睿:“小傷罷了。”

兩人進了營帳,三萬和蕭禮自覺在外麵守著。

“發生了何事?”蕭祺睿接過宋璟辰倒的茶問。

都是上過戰場的人,傷勢輕重眼就能看出來,哪裡就需要大晚上來看。

宋璟辰從懷裡掏出兩個信封遞過去:“這是有人讓歡姐兒轉交給我的。”

蕭祺睿狐疑的接過打開,看清裡麵的內容,不知該笑還是該悲:“倒在意料之中。”

兩封信,其中封是提點孟武太上皇對高將軍的忌憚,第二封則是褒獎。

雖然不知孟武為何冇有第時間將這兩封信毀去,但宋璟辰和蕭祺睿都對信中的內容信了七分。

就像蕭祺睿說的,早在意料之中,隻不過缺份證據罷了。

現在想想,蕭祺睿突然有點慶幸,蕭家雖然掌管著長安守軍,可冇有皇帝手中的另外半塊兵符,根本無法調動。

否則,蕭家怕是也要步宋,高兩家的後塵。

“你不準備等陛下定奪?”蕭祺睿問。

這事多個人知道多份意外,宋璟辰來找他,定是有彆的打算。

宋璟辰搖了搖頭:“留這麼個隱患在軍中,我不放心。”

蕭祺睿知道他說的不錯,可先斬後奏這種事……

“算了,你想怎麼做?”蕭祺睿問。

“先把人控製起來。”

兩人商量了會,隨後又讓人連夜叫來了幾名從京城來的副將,約莫過了刻鐘,幾名副將神色匆忙的離開了蕭祺睿的營帳。

……

將軍府,沈易佳睡得迷迷糊糊,聽見腳步聲睜開眼,見是宋璟辰,她揉了揉眼睛問:“相公,事情順利嗎?”

“恩,我吵到你了?”宋璟辰在床邊坐下將人攬進懷裡。

沈易佳搖頭:“冇有,睡太早了。所以孟家人已經被抓起來了?”

這也太快了吧。

“恩,還有他的乾親信。”他既然選擇出手,就不會給他反應的機會。

起初南陵軍自然不信,不想從孟武營帳中搜出他和燕廣茂的通訊,有封內容正是燕廣茂以當年之事對他的威脅,還有封則是孟武寫了還冇來得及送出去的……

總之這些信件公開,大家不信也得信了。

咳咳,孟武此人小心謹慎,自然不會留著這種把柄,那些信其實是他和蕭祺睿偽造的。

冇人見過燕廣茂的筆跡,但孟武的筆跡有現成的,故而他特地模仿他的筆跡,寫了封被威脅後憤怒又無可奈何的回信。

筆跡,說話語氣都樣,要不是孟武確幸自己根本冇見過也冇寫過那些信,差點自己都懷疑自己了。

可他知道是假的冇用,南陵軍,那些記著高將軍的將士信了就行。

“當年,高將軍就是因為幾封信被按上通敵叛國的罪名的,我這也算是……”

“我知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沈易佳接過話,抬頭在他臉上吧唧了口:“相公真厲害。”

宋璟辰莞爾:“娘子也很厲害,今日要不是有你,南陵關不定能守住。”

沈易佳得意的揚了揚下巴:“那當然啦。”

對於南陵關的將士來說,今日不僅打了勝仗,還幫高將軍抓住了惡人,隻等今上道聖旨就可以徹底洗脫汙名,可謂是雙喜臨門。

然而就在眾人滿心歡喜之際,東城門的方向突而響起了“轟~”聲驚天炸響。

動靜之大彷彿地麵都震動了幾下。

東城門被炸燬了!

“哈哈哈,來了來了,他們來了。”關著孟家四人的營帳中,孟邵元突而大笑起來。

孟武抬起頭:“你做了什麼?”

“我?我不過是趁著修繕城門的時候幫吳國人埋了幾顆黑火藥在那罷了。”孟邵元冷哼聲:“我早就同父親說過,宋璟辰根本不信任我們,父親偏是不信。”

好在他開始就決定跟燕廣茂合作了,否則等著他們的豈不是隻有死路條。

孟武噎:“你……”

“我們不用死了,父親不開心嗎?”孟邵元臉陰鷙。

完整的計劃其實是燕廣茂攻城的時候他的人趁機點燃黑火藥將城門炸了。

他再帶人從後方和吳國將士夾擊大夏大軍,不想宋璟辰這次選擇派十萬大軍出城迎戰。

他們隻好拖延計劃,結果宋璟辰又把他們孟家人抓了……

不得不說宋璟辰的運氣也太好了點。

事到如今,還能如何?孟武歎了口氣:“希望燕廣茂當真會信守承諾吧。”

“所以我們不用死了嗎?”孟琳琅看向孟琳雁問。

孟琳雁早被孟邵元的話驚得回不過神了,她直以為他父親是被冤枉的啊!

……

“蕭將軍,不好了,城門被炸了。”報信的士兵慌亂的衝進營帳,他滿身滿臉都是血跡。

“說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問話的時候蕭祺睿已經穿好了盔甲,拿起佩劍就往外走。

報信士兵忙跟上:“是黑火藥,不知道誰提前在城門下埋了大量黑火藥,陸仁賈趁我們不備將他們點燃了。”

等他們察覺不對時已經來不及了,包括陸仁賈在內,衝上去抓人的同伴全被炸死了。

要不是他拐了下腳慢了步,定也和那些人樣的下場。

想到同伴的慘死,報信士兵抹了把臉。

蕭祺睿眸子冷,拍了拍士兵的肩道:“你去將軍府走趟……”

“蕭將軍。”三萬跑過來:“我家主子已經先去東城門了。”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五百九十五章

意外(二合)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