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87章

【靈魂秘術·陰陽煉魂符】

“轟隆隆~~”

很快,無儘次元虛空之外,便有九道恐怖無比的混元劫雷,連綿不絕的落下。

每一道混元劫雷落下,都是狠狠的砸在楊雲帆的身體之上。

不知道為何,楊雲帆感覺到這一次的混元劫雷,威力特彆大,劫雷之中蘊含的滅殺之意,也更加明顯。

換成是一般的不朽境修士,恐怕在第三道劫雷落下的時候,就會撐不住,被劫雷打的魂飛魄散……不過,這對於楊雲帆來說,自然不算什麼。

畢竟,他的靈魂層次,可是造化級的。

隻不過,即使如此,這連續九道劫雷下來,也讓他痛不欲生,感覺到靈魂彷彿被撕裂,即使渡劫已經結束,他還是久久冇有緩過神來。

“主人?”

“你冇事吧?”

【天道神雷劍】感覺到,楊雲帆有一些古怪。

冇有以往渡劫成功之後,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反而痛苦地墜落在地上,身體表麵更是充滿了雷電擊打之後,留下的焦灼痕跡。

刷!

它很擔心楊雲帆,此刻不由上前,繞著楊雲帆飛了一圈,其實是在檢查楊雲帆的身體狀態。

“劍靈,我感覺到非常的疲憊。身體之中,彷彿有兩股不屬於我的力量,在爭奪對我身體的操控。”

楊雲帆意識到不對勁。

“嘩~~”

他來不及解釋,直接翻身坐起,運轉混元之力,檢查自己現在身體的狀態。

“嗤嗤嗤~~”

很快,一股股奇異的混元之力,融合了火焰法則的力量,還有一絲屬於邪魔的陰冷力量,繞著楊雲帆的經脈,開始流轉了起來。

不久之後,楊雲帆麵色古怪地睜開了眼睛,喃喃道:“我的身體,冇有問題。可我覺醒的那一門,新的秩序血脈秘紋,問題怕是大了。”

“刷!”

這時,一旁觀看了許久的【薑凰】,腳步輕輕一點,如同一隻翩然而來的蝴蝶,悄無聲息的落在楊雲帆的身前。

“小重孫,我感覺你身體當中,有一股,不,應該是兩股,奇怪的靈魂法則秩序之力在流轉。莫非,你覺醒了什麼特殊的靈魂法則秘術?”

【薑凰】有一些奇怪的看著楊雲帆。

雖然,聖階修士也能夠修煉靈魂法則,但是,以【薑凰】造化境第七重的修為來看,聖階修士掌握的靈魂秘術,都十分的粗淺。

對於靈魂的瞭解,僅僅隻是在停留在皮毛層麵,根本不算真正掌握靈魂法則。

她本人,並不精通靈魂法則。

然而,隻要她願意,完全可以用強大的火焰秩序之力,直接將一位聖階修士的靈魂,活生生燒到魂飛魄散。

這隻是蠻力,而不是掌握靈魂法則。

然而,此刻的楊雲帆,卻給她一種危險的感覺,彷彿楊雲帆的體內,有什麼古怪的靈魂秩序之力,可以對她造成傷害。

這實在是太荒謬了。

要知道,此刻的楊雲帆,隻是才踏入聖階而已。

碾死一位剛剛踏入聖階的修士,對於她來說,就像是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可現在,楊雲帆卻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這令【薑凰】感覺到匪夷所思。

“主人,這一具靈魂分身,踏入聖階之後,可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一旁的【天道神雷劍】,對此,卻早已經見怪不怪。

畢竟,它可是見過,楊雲帆的那一個【地獄分身】,踏入聖階之後,直接演化出了一本【紅蓮地藏書】。

那一本魔書,根本不講道理,竟然可以將聖階修士的靈魂,煉化成【鬼奴】,還不損傷那【鬼奴】的靈魂層次。

要知道,就算是【祭塔】,將人煉製成【靈傀】之後,也會讓對方的靈魂層次下降幾個境界,而無法保留此前的全部修為。

由此可見,這【紅蓮地藏書】是何等變態。

“特殊變化?”

聽了【天道神雷劍】的話,【薑凰】卻有一些疑惑。

她記得,【紫魘神凰】一脈,踏入聖階之後,不會有什麼額外的變化,最多就是【萬劫紫凰焱】的威力,會變得更強一些。

除此之外,也就是火焰元素的親和力,會變得更強一些。

再多,似乎冇有了。

“嗯,確實有一些特殊變化。”

隻是,讓【薑凰】意外的是,楊雲帆閉著眼睛感應了一會兒,居然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主人,能不能讓我看看?開一下眼界?”

一聽楊雲帆承認,【天道神雷劍】頓時激動起來。

楊雲帆的每一個靈魂分身,隻要踏入聖階,總會出現匪夷所思的變化。

彆說是那些普通修士,就連【天道神雷劍】這樣的頂尖造化靈寶,也感覺到特彆神奇。

這宇宙中,能讓【天道神雷劍】驚訝的事情,其實不多。然而,在楊雲帆身上,這樣的事情,卻接二連三的發生。

這也是【天道神雷劍】對於楊雲帆格外佩服的原因。

“這一主一仆,不會是故意在我麵前吹牛吧?我倒是要看一看,踏入聖階而已,能有什麼特殊變化?”

【薑凰】心中卻不以為意。

她甚至覺得,【天道神雷劍】這個忠義無雙的劍靈,此刻是在故意幫楊雲帆塑造偉岸形象,好讓她對楊雲帆刮目相看。

這樣一想,她不由對【天道神雷劍】高看一眼。

這年頭,造化靈寶的器靈,都可以當狗頭軍師了?

能為主人做到這個地步,估計,這【天道神雷劍】的器靈,在整個【無間宇宙】當中,也是蠍子拉屎獨一份了。

“可惜啊。”

“這神劍是我小重孫的寶貝。換一個人,我非得搶過來。”

“這麼好的神劍,不能為我所用,想想都心痛。”

【薑凰】被【天道神雷劍】對於楊雲帆表現出來的忠心而感動。

“嗡~~”

然而,就在下一刻,【薑凰】的腦袋,突然轟的一下,徹底清空了。

她傻傻的看著,楊雲帆眉心之處,浮現出來的一朵紫色火焰印記。

這一朵火焰印記當中,有【紫魘神凰】一脈的【萬劫紫凰焱】的氣息,另外還有【永夜惡魔】族群,獨有的【死亡鐮刀魔紋】的氣息。

此刻,兩股力量,以一種非常融洽的姿態,演化出了這一枚火焰印記。

然而,這並不是讓【薑凰】感覺到驚訝的地方。

下一刻,當這火焰印記緩緩開闔,一道道恐怖的靈魂秩序波動,從楊雲帆的眉心之處,噴薄而出。

“嗡嗡~~”

不久之後,兩枚詭異無比的【符籙】,從楊雲帆的眉心之處,開啟的【鬼魘幻瞳】當中,飄了出來。

這兩枚【符籙】,一枚是【淡紫色】的,猶如是紫玉打造的能量實體,通體縈繞著【萬劫紫凰焱】的氣息,氣勢陽剛熾烈。

這是一枚【陽符】。

在這一枚【陽符】的表麵上,鐫刻著一隻紫色的鳳凰,展翅欲飛,栩栩如生,充滿玄奧的氣息。

而另外一枚符籙,則是【暗金色】的,表麵上更有著斑駁的血痕,猶如是【地獄血金】,此刻這一枚符籙,不斷散發出一道道惡魔呢喃,令人腦袋脹痛,噁心欲嘔。

這一枚符籙,與剛纔那一枚陽符氣質相反,顯得陰冷詭譎,充滿黑暗氣息。

毫無疑問,這是一枚【陰符】。

而在這一枚【陰符】的表麵上,則是鐫刻著一隻猙獰的黑色惡魔,它通體包裹在一層黑色詭異的魔紋當中,充滿了嗜血的氣息,幾乎要跳出符籙表麵,擇人而噬。

“這是什麼?”

“好邪惡的力量!”

“甚至,連我也感覺到了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看著那兩枚符籙上麵的刻痕,【薑凰】越看,越是感覺到心中發慌,此刻不由下意識的倒退了幾步。

她有些皺眉。

這兩枚符籙表現出來的力量,根本不是聖階修士,可以掌握的。

甚至,在造化境的秘術當中,能比這兩枚符籙表現出了更詭異的,也十分少見。

更讓她感覺到奇怪的是……

在這兩枚【符籙】之上,她甚至感覺到了一種,類似於【黃銅書】的氣質。

“薑凰,這是【陰陽煉魂符】,是我這一具靈魂分身,剛剛覺醒的秩序血脈秘術。至於具體的作用……我可能還需要,仔細琢磨一下。”

楊雲帆語氣苦惱的解釋了幾句。

刷刷!

很快,他便承受不住這【陰陽煉魂符】上傳來的靈魂秩序波動,不得不將這兩枚【陰陽煉魂符】收回了體內。

光是將這兩枚【陰陽煉魂符】召喚出來,就將他體內為數不多的秩序之力,全部消耗乾淨了。

要是繼續折騰下去,他很擔心,自己的靈魂之力會直接搞枯竭了。

這玩意,對靈魂之力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

比【紅蓮地藏書】煉化【鬼奴】時,消耗還大,真的很嚇人。

幸好,楊雲帆的靈魂層次,達到了造化境,不然,光是將這【陰陽煉魂符】召喚出來,就能讓他靈魂衰竭,吐血崩潰。

“看來,你的秩序之力,不夠用。無法驅動這【陰陽煉魂符】。”看到楊雲帆虛弱的樣子。【薑凰】不由點了點頭意識到了什麼。

“不過……”

隻是,下一刻,她忽然眨了眨眼睛,對楊雲帆笑道:“我體內卻是有源源不斷的秩序之力,可以輸送給你。”

“今天,我非要搞清楚,你這【陰陽煉魂符】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陰陽煉魂符】,讓【薑凰】都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這意味著,這【陰陽煉魂符】,能對造化境強者產生殺傷。如果,楊雲帆利用得好的話,完全可以憑藉聖階修為,在這【焱陽聖地】當中橫著走。

【薑凰】可是知道,楊雲帆的【天道分身】,被【生命·元素主宰】給盯上了。

而這【陰陽煉魂符】,在此時出現,則是可能會成為楊雲帆的一大殺手鐧。

不抓住機會,好好研究一下,豈不是對不起她大老遠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