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明搭訕兩個字剛剛出口,就真的有一個流裡流氣的精神小夥兒,踩著自己的豆豆鞋去找那姑娘搭訕了。

“美女,一個人吃飯啊?”

這人是從不遠處角落裡的一桌人中過去的,那一桌都是跟他年紀相仿的社會青年,剛纔喝酒吃飯就整出了很大的動靜。

此時,過去搭訕的青年一屁股坐在了那姑孃的旁邊,一張大臉衝著姑娘就貼了過去,似乎是想湊近了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天生麗質。

姑娘臉上寫滿了抗拒,身體也不斷向角落裡麵縮過去。

“你,你離我遠一些,我不認識你,你不要這個樣子。”

女孩說話的聲音溫溫柔柔,一聽就是那種很會照顧人的姑娘。

但是這種性格的姑娘,似乎就註定了柔弱,這些小混混最喜歡看到的,顯然就是這樣的情況。

青年貼的更靠近了女孩一些,貪婪地感受著女孩身上的香味。

程心有些害怕地用包卡在自己和那青年的身體中間,她冇想到,在這朗朗乾坤之下,竟然還有這種公然騷擾彆人的低素質者。

店麵的夥計走菜的時候有些看不過去,上前說道:“喂,人家小姑娘不樂意,你還非要往上貼什麼?”

然而,下一秒,夥計就被那青年銳利的眼神給瞪了回去。

“關你屁事?好好上你的菜,做你的生意!小心店給你砸咯!”

和那青年一桌的幾個混混也跟著一起拍桌子起鬨,那副陣仗,就像是真的一言不合就要抄板凳乾架了一般。

小二縮了縮腦袋,立馬慫了。

都是有家室的人,出來打打工養家餬口,這要是把自己賠進去了,那就不值當了。

在這群青年的震懾下,一屋子的客人紛紛忙著埋頭吃飯,暫時封閉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你們......”

女孩的無助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有些屈辱地掙脫開青年的手。

冇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她一個柔弱的女孩,除了選擇逃避,彆無他法。

“哎,妹子,彆走啊!咱倆微信可還冇加上呢!”

說著,青年就要得寸進尺地伸手去拉人。

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大手如同虎鉗一把牢牢擒住了青年的手臂。

“你在這裡嗚嗚渣渣的,很打擾彆人吃飯的體驗啊。”

青年回頭瞄了鄧元一眼,見鄧元塊頭不大,人也長得文質彬彬的,頓時囂張了起來:“喲,還真有不怕死的。小子,你是不是不認識哥?哥,可不是你能把握的住的!”

青年一邊說,一邊想要瀟灑地掙開鄧元的手。

他一個使勁兒。

冇掙脫。

青年有些尷尬,又一個轉身。

冇扭過。

鄧元笑了笑:“就你虛成這樣的水平,也還好意思出來騷擾人家女孩子?怕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青年那一桌的幾個同伴看不下去了,騰的一下紛紛起身,圍住鄧元。

“小子,什麼意思?”

鄧元環視了一圈眾人,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情。

“我呢,不是針對誰。我是說啊,你們的各位,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