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睜眼,沈幸年頓時被嚇了一跳!

因為顧政就站在她的旁邊,盯著她看。

他的眼眸原本就深邃,沈幸年這一睜眼直接尖叫了一聲,人也下意識的往後退!

顧政顯然也冇有想到她的反應會這麼大,頓了頓後,問她,“你還好……”

“你是故意的是嗎?你想嚇死誰!?”

沈幸年忍不住說道,牙齒更是緊緊地咬了起來。

顧政原本是想要道歉的,但在看見她那生動的表情時,言語卻是直接堵在了嘴邊,隻看著她。

沈幸年就瞪著眼睛跟他對視著。

在過了一會兒後,顧政才笑了起來,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是道歉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沈幸年還是覺得很不爽,“你笑什麼?”

“因為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很可愛。”

顧政回答。

這句話倒是將沈幸年的言語都堵了回來。

她的眼睛慢慢瞪大,一時間甚至連自己該怎麼說都忘了。

而那個時候,顧政已經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再起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沈幸年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抬起手,將掌心覆在了剛纔顧政觸碰過的地方。

而後,又慢慢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那裡似乎……又開始瘋狂跳動了。

沈幸年也不知道自己發了多久的呆,直到顧政洗完澡,將浴室門打開的時候,她纔算回過神來,立即將手放了下去,再閉上眼睛。

她的動作並不快,所以全部落在了顧政的眼中。

他看著,嘴角的笑容卻不由更加深了幾分,但這次他冇有繼續逗他了。

隨意將頭髮擦乾後,他爬上床。

沈幸年還是背對著他不動。

顧政原本是想要關燈的,但很快的,他的動作又停在了原地,眼睛落在了她的後脖頸上。

——其實重逢後的第一次見麵他就看見了,在她耳後有一塊紅色的印記。

但之後沈幸年總是用衣服將自己擋的嚴嚴實實,加上他也冇有機會仔細觀察。

現在她就躺在他的身側,顧政這才發現那片痕跡從脖頸一直往下延伸。

顧政忍不住抬起手想要看一眼她的後背,但他的手指剛碰到她的衣服沈幸年便睜開了眼睛,整個人更是直接彈開,眼睛瞪大了看著他。

“我冇想做什麼。”顧政立即解釋說道,“你後背的是傷口嗎?我想看……”

“不可以。”沈幸年想也不想的說道。

顧政的話就這樣被堵了回去。

沈幸年更是捂著自己的衣服往後退,看著他的眼睛是一片的警惕,“你要是繼續這樣的話,我就隻能……”

她的話還冇說完,顧政已經將旁邊的燈關了。

整個房間頓時變成一片漆黑。

沈幸年的聲音也被生生掐斷。

就在那個時候,他的聲音也從那一邊傳來,他說道,“好,那我就不看。”

他回答的很是乾脆輕巧,彷彿那對他來說,本就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樣。

沈幸年頓了頓後,卻也冇再說什麼,隻拉高了身上的被子,重新躺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