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君偉看著這一幕,心都涼了。少奶奶是真的鐵了心了,不會再管二爺的事了吧?

“瑾諾......”南宮雄先是環望了一下這個臥室裡麵,然後才試探性的叫著南宮瑾諾的名字。

“......”躺在床上的南宮瑾諾,呼吸勻稱。對於周圍的情景雖然並不知道,但卻能夠清晰的聽到他們講話的聲音。

南宮雄與眾人一起靠近床邊,他再一次叫喊:“瑾諾,你醒醒啊,我是爺爺。

爺爺聽說你生病了,特意過來看看你。”他坐在床邊,目光久久停留在南宮瑾諾的臉上。“瑾諾,你能聽見爺爺的聲音嗎?”

“瑾諾啊,我是三叔呀,三叔早上來看過你的呀。這才短短幾個小時,你怎麼突然就病了呢?”

南宮峰早上親眼見到過南宮瑾諾,他始終不願意相信。南宮瑾諾是真的癱了,冇有一點知覺和意識了。

“瑾諾,可憐的孩子,你這是怎麼了呀?”吳美芳帶著哭腔,好似特意來這裡奔喪的一樣。“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呀,不然我和你三叔,怎麼對得起你已故的父親啊。

還有你母親年紀也大了,你真的能忍心讓她一個女人,白髮人送黑髮人嗎?嗚......”

“瑾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南宮蕭質問著何君偉。

“二爺被小姐咬傷,小姐之前中了血焰冰、毒,因此二爺也被那種毒感染。因解藥有限,二爺目前隻服用了一種解藥,所以纔會昏迷不醒。”

何君偉解釋。

“哪來的什麼小姐呀?小姐是誰?”羅玉蓮問道。

“小姐就是二爺的親生女兒,二爺已經把她找回來了。”何君偉回答。

“哪來的什麼親生女兒?現在這世道,誰都可以冒充是南宮家族的血脈是不是?當初甜寶那個丫頭,長得跟允兒相似。還跟瑾諾頗有父女相,可結果呢?還不是被宋雨芳那個女人算計了。

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個死丫頭,說是瑾諾的女兒。”吳美芳一臉嫌棄的嚷嚷。

多了一個南宮家族的骨血,那勢必就會多分一份子財產走的。

“二爺和少奶奶已經親自為小姐做過DNA鑒定了,這一次不會有錯的。而且小姐與兩位少爺長得一模一樣,這怎麼可能有假。”何君偉依舊用公式化的口吻回覆。

“那可真是害人精了,剛剛纔回來就把自己的父親害得癱在床上了。”羅玉蓮冇好氣的吐槽。

“找過醫生了嗎?有什麼法子,可以讓瑾諾醒過來冇有?”南宮雄知道這兩房的人,心裡都在打著什麼小算盤。

他現在在乎的,隻是南宮瑾諾能不能醒過來。以及他是否能動用南宮瑾諾手中的項目資源,將南宮集團目前窘迫的局勢給扭轉過來。

不然,照這樣繼續下去。外界那些商場的人,肯定會戳他脊梁骨。說他堂堂南宮家族的當家人,親自收回了南宮瑾諾手中的權力,卻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把公司經營得要麵臨倒台的地步。

“少奶奶就是醫生,少奶奶說了,二爺需要的那一味藥。目前是無法得到的,她隻有慢慢的想辦法。”何君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