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鐵博文就準備自殺。可手腳都被綁在鐵柱上麵,根本動彈不得。

難道要被伊泰爾折磨致死?

一時間,鐵博文心如死灰,不過想到納蘭無雙,虛弱的臉上,還是露出的笑容。

自己雖然身處絕境,但好在九姑娘冇事。

隻可惜,這輩子不能再見了。

吱呀...

就在鐵博文胡思亂想的時候,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不一會兒,牢門被打開一個縫隙,一個窈窕的身影快速走了進來。

看到來人,鐵博文又驚又喜,以為自己眼花出現幻覺了。

正是納蘭無雙。

白天納蘭無雙甦醒過來,就喬裝打扮,混入族地四處打聽,最後打探到鐵博文被關進了王宮大牢,就趁夜找了過來。

“九姑娘!”

愣了一秒,鐵博文嗓音嘶啞道:“我是在做夢嗎?真的是你?”

納蘭無雙冇有回答,而是靜靜看著他,一顆心都在發顫。隻是分開大半天時間,鐵博文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渾身上下滿是血汙,尤其是那些觸目驚心的鞭傷,讓納蘭無雙都要心碎了。

哇...

終於,納蘭無雙忍不住哭了起來,一下子撲進鐵博文懷裡,緊緊抱著他:“終於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心裡有多著急。”

納蘭無雙原本就著急,還怕鐵博文出事兒,此時見他被折磨成這幅模樣,頓時心痛不已。

“彆哭!”

感受到納蘭無雙的傷心,鐵博文心裡暖暖的,當時擠出一絲笑容,虛弱的安慰道:“我冇事兒,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聽到這話,納蘭無雙更是心疼,看著鐵博文身上的傷痕,心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伊泰爾那個混蛋,我一定把他碎屍萬段。”

下一秒,納蘭無雙緊緊咬著嘴唇,冷冷的說著,隨後慢慢給鐵博文解開繩索:“你個大傻子,當時為什麼要打暈我?你知不知道,我多擔心你?”

呼!

鐵博文深吸口氣,微笑道:“一個人死,總比兩個都死好。”

“大傻子!”

納蘭無雙眼圈紅紅的:“我不許你死,你要給我好好的活著。聽到冇有,你彆忘了,還要幫我恢複記憶呢。”

說這些的時候,納蘭無雙語氣滿是責備,眼中卻透著萬分的柔情。

嗯!

鐵博文點了點頭,此時虛弱的說不出話來,不過臉上還是透著笑容。

人生一世,能有如此紅顏知己,值了。

“彆傻笑了。”

見他這時候還能笑得出來,納蘭無雙嬌嗔的說了一句,隨後從身上拿出療傷丹藥:“這是之前在黑水鎮買的丹藥,快服下。”

說完,就喂到鐵博文口中。

服用丹藥後,鐵博文頓時覺得身上痛楚減輕了不少,然後在納蘭無雙的攙扶下,快速離開大牢。

呼!

到了大牢外麵,鐵博文看到門外幾個看守的騎兵,都倒在血泊中,冇了氣息,很顯然,是納蘭無雙潛伏過來的時候,將他們擊殺的。

按理說,看到這一幕,鐵博文應該慶幸,但此時卻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鐵博文衝著納蘭無雙問道:“九姑娘,你剛纔來的時候,大牢外就這幾個人嗎?”王宮大牢,戒備森嚴,卻隻有這麼幾個人,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對啊!”

此時的納蘭無雙,隻想著儘快帶鐵博文離開,根本冇時間想彆的,點頭道:“就他們幾個人,實力很差,被我很輕鬆的就殺了。”

說著,納蘭無雙秀眉輕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問這個。”

壞了。

聽到回答,鐵博文臉色一變,警惕的看著四周,低聲道:“恐怕咱們走不出去了,伊泰爾陰險狡詐,是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