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2章

談判救下

“溫雅兒!你要做什麼?!”秦栩栩被麵前的一幕嚇得大驚失色,慌慌張張地往前麵的斷崖跑,身後緊跟著霍景行,同樣麵色緊張凝重。

“站住!你們不準過來!不然我就鬆開刹車,讓這幾個孩子跟我一塊去死!”溫雅兒從後視鏡裡看到了秦栩栩的身影,還有緊跟著她的霍景行,眉眼閃過一絲冷厲,大吼著。

秦栩栩腳步頓了頓,不敢往前走,緊握著的雙手指甲深深嵌入手心,尖利的刺痛感讓她大腦不至於混沌。

“栩栩。”霍景行看到秦栩栩往那邊瘋狂地跑著,忍不住追上她把人拉住了,半攬在懷裡,牽住她緊握成拳的手安撫道,“彆激動。孩子還在車上,我們慢慢來,一定不要激怒她傷害到孩子。”

秦栩栩點了點頭,默不作聲地站在原地,視線一眨不眨地盯住十幾步遠外的黑色商務車。

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能看到駕駛座的溫雅兒,還有透過她身影躺靠在旁邊副駕駛座上的霍子琛。

黑色的玻璃擋住了裡麵的景象,秦栩栩不確定三個孩子是不是在車上,正要開口,後麵的車窗被人從裡麵敲響了,隨之而來的還有秦甜的哭腔:“媽咪!媽咪,救我和哥哥!我們在這裡!”

秦栩栩心頭一個窒息,聽到女兒的聲音差點冇能喘過氣來。

“閉嘴!再鬨我就殺了你們。”溫雅兒冷哼一聲,麵色猙獰,回頭狠狠地瞪了一眼後座上的三個小孩,在看到他們那張和霍景行相似的麵容之後更是一陣憤恨。

秦栩栩微微屏住呼吸,整個人都在顫抖,“溫雅兒,你不要對孩子下手,有什麼衝我來,我纔是你的仇人!孩子是無辜的!”

“無辜?哈哈哈,真可笑!就憑這三個小雜種是你這個賤人和他生的孩子,就一點都不無辜!”

秦栩栩麵色冷凝,看來溫雅兒知道了孩子們的身份,可她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霍景行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陰沉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

“怎麼,你們還想瞞著我?霍景行,是你先對不起我的!”溫雅兒怒吼著,把秦栩栩和車內的孩子嚇了一跳,旁邊副駕駛座上的霍子琛慢慢睜開眼睛,腦子昏沉又懵然。

“你為了這個女人拋棄了我和子琛!秦栩栩這個賤人都死了這麼多年,你為什麼還要和她在一起?當初是她先離開你的!”溫雅兒早就冇有了理智,從看到霍景行和秦栩栩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她就恨不得毀滅一切。

她痛苦,也不想讓這兩個人好過。

而帶走秦栩栩的兩個孩子是她計劃了好多天的!當時在病房外麵聽到了霍老爺子和霍景行的對話,她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本來想要趁著去找霍子琛順帶著把這兩個小雜種一起帶走,冇想到兩個小孩竟然很警覺,連麵都冇見到!好不容易等到今天這個機會,還順帶讓她捎到了秦睿這個意外之喜,她絕對不要放過!

“溫雅兒,你先冷靜。”霍景行抿抿唇,斂去麵上的陰鷙可怖,“有什麼話都可以好好說。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我們儘量滿足。還有,違法犯罪的事情你千萬彆做。”

“是啊,溫雅兒,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好好談談!千萬不要讓你自己後悔,現在這種情況我可不追究,隻要你讓孩子們安全下來。”秦栩栩咬著牙,強忍著心慌和恐懼,儘力安撫對方,生怕她一個不高興讓孩子們受到傷害。

秦栩栩承受不了孩子們在她眼前受傷,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

“好啊,談啊。”溫雅兒冷笑一聲,聲音沉戾,繼而對著霍景行說道:“隻要你讓這個女人代替她的孩子去死,我就放過這三個小雜種,你覺得怎麼樣,霍景行?”

男人瞳孔緊緊縮了縮,喉頭滾動正要說話,溫雅兒又補充了一句。

“噢,還有一點。等秦栩栩死了之後,你立刻和我結婚。如果能做到這兩點,我就放過你們的孩子。”

後座上的秦時和秦睿對視了一眼,凝重的情緒席捲全身。

這個女人是真的瘋了。

而旁邊的霍子琛總算是在這一番對話中明白了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樣的。

他虛弱地抬了抬手想要去拉自家媽媽的手,可是因為冇有力氣,才伸到半空就掉了下去,他慘白著一張小臉喊道:“媽媽,你……不要這樣。”

聽到聲音的溫雅兒渾身一僵,迅速轉頭,對上了旁邊的小男孩的視線。

“子、子琛,你怎麼醒了?”溫雅兒在自己兒子眼中看到了害怕,稍微緩和了自己的表情,“彆怕,你再睡一會兒啊,我一直陪著你。”

她雖然這些年對霍子琛不算太好,也不算一個合格的母親,可是畢竟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而且這麼多年習慣了他是自己和霍景行的孩子,所以真正想要對兒子下手的時候卻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了,於是把孩子灌了安眠藥,冇想到兒子竟然半途醒了。

溫雅兒的慌亂不過一瞬,下一秒已經恢複了鎮定,還順帶著撈過抽屜裡的安眠藥拿出來一片往霍子琛嘴裡塞。

而後座上的秦睿趁著這個機會點了點自己的電子手錶,手錶亮了一下紅燈然後緊接著出現了霍景行的臉。

秦睿麵不改色地迅速做了個手勢,外麵的霍景行點點頭,朝著已經趕到的保鏢也做了個手勢。

秦栩栩隻看到兩個黑衣保鏢動作利落的在霍景行的指示下朝著商務車靠近,藏身在了車後備箱的死角處,讓駕駛座上的溫雅兒根本看不出來痕跡。

“媽媽,我不想吃。”霍子琛轉頭避開了溫雅兒喂藥的動作,白色藥片掉落在了椅子上。

溫雅兒脾氣更是不好,一下子捏住孩子的下巴讓他轉過來,然後撿起藥片想要往他嘴裡塞。

霍子琛可憐又無助的看著她:“媽媽,我心口痛。好痛……”

溫雅兒動作一僵,忍不住變了臉色:“子琛,你怎麼突然心臟痛了?是不是犯了病?沒關係的,吃了藥就好了,媽媽很快陪著你,你先睡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