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有一句虛言...”

不等秦昊說完,四女同時起誓,“所言有虛,願受五雷轟頂!”

“王...”

貞德解釋道:“崑崙的確是撐起蒼天的一道‘通天柱’,她們冇有...”

“這不是你該說的!”

秦昊聲音冰冷。

見狀,貞德連忙欠身跪地,惶恐道:“王,是秦先生帶走的貞德,貞德...”

“為什麼是你!?”

“我...”

貞德欲哭無淚,“不知...”

“這件事,我會讓神殿去查,若有一絲的偏差,我會即刻將你們四人送往聖朝,交由皇室裁決!”

秦昊沉聲道:“周冷!”

下一刻!

周冷走進書房,恭敬道:“門主。”

“將她們先一步帶去江中城,切記,沿路隻可用慕容家的船隻。”

“是。”

周冷領命。

“王...”

“還有你!”

秦昊不滿道:“立刻去南域,不許再插手崑崙之事!”

“是...”

貞德咬著嬌唇,滿臉委屈。

看到這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秦昊一愣,似乎是明白為什麼老爹會讓貞德通風報信了。

畢竟在喚醒聖劍的那晚。

自己和這位神女...

可是...

咳咳。

秦昊連忙咳嗽了一聲,“南域有閻羅,凱瑟琳娜母女在哪。”

聽到這話,貞德動容,破哭為笑。

送走了麻煩後。

秦昊直接癱在了椅子上,腦袋裡一片混亂!

這一刻!

很多事!

看似冇有交接點,可在這崑崙之變到來後,全部水到渠成!

龍一出現在後山?

說四舅受困國宮天牢?

若是自己真要插手西域的事,就必須將他帶出天牢!

還有東域天宮的那位太子殿下!

出關即巔峰?

這種少年天才,雖然耀眼,但時間太短了!

似乎一切,都是被提前安排好的一樣。

可若是為了應這西天崩塌!

那麼一切就能說得通了。

夏玄塵破天!

躋身天人!

屆時!

東大陸上的諸國,必將臣服!

儲君順勢繼任大統!

統一夏文!夏幣!夏度!夏量!夏衡!

到了那個時候!

天下為‘夏’!

他夏子宇,便是千古一帝!

呼呼!

秦昊重重得吐出一口濁氣,如果這一切,真如心中所想,那麼這場佈局之人,未必是他夏玄塵!

可能是其父!

甚至是夏氏一脈的列祖!!!

至於神魔印記?

秦昊在上古遺蹟戰場內,那些先輩英靈構建的曆史長河中,見到過。

那是破天武道巔峰的一瞬!

被一道黑色的紋咒標記靈魂!

紋咒內有神魔之血!

可將破天之人的境內,壓製在天人境之下。

俗稱:半步天人!

被神魔印記鎖定的人,將無處躲藏,成為神魔甦醒屠戮的芻狗!

夏玄塵所佈之局,隨有違人道。

但也的的確確讓大陸,誕生了一位真正的天人!

能夠抗衡神魔的天人!

最終!

秦昊歎了口氣。

夏子宇的路太順?

自己又何嘗不是?

從火海案發生,到成為執掌東皇的鎮守戰神之前,這一切,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

之後!

不管是破陣王槍!

還是聖劍!

都彷彿是冥冥中安排好了般...

哎!

秦昊搖了搖頭,走出書房,不再多想。

為蒼生正道計?

太難!

我秦昊從未說過,自己是救世主!

更不敢以聖人自居!

我所要的!

僅是妻女親朋無憂!

或許,我不會為了天下萬民,站在那崩塌的‘西天’之下!

但我一定會為了我所在意的人!

孤身傲立!

縱使四天崩塌!

我也一定在那!!

“詩涵。”

剛出走書房的秦昊,就是看到蘇詩涵一個人側躺在沙發上。

“想清楚了?”

蘇詩涵笑道。

“或許之前還有些困惑,不過看到你,都想明白了。”

秦昊走到蘇詩涵身前,拉著她的手。

“貧嘴。”

蘇詩涵俏眼輕撇。

“真的。”

秦昊摟著蘇詩涵的酥肩。

“去南域前,真的有必要回一次江中城嗎?”

“嗯。”

秦昊應聲,“父親冇死,這件事,總歸要做出了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