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們聽到這句話,嚇到臉色發白。

怎麼回事,明明一直守在門口的,舒小姐怎麼會不見了?

他們也冇時間去深思,畢恭畢敬回了句‘是’,迅速退下去找人……

季景川想派蘇青和阿澤去找人,又返回車裡,取出飛機落地後、一直未開機的工作手機。

他剛想打電話給他們,就發現蘇青在昨晚半夜時分,發了一段視頻過來……

他看見視頻畫麵裡有舒向晚的身影,連忙點開,正好看見蘇言抬起腳,踹向她的心臟。

季景川的眼底,驟然迸發出冷冽嗜血的光芒,蘇言,你竟然敢動我的女人,簡直活膩了!

臉色難看至極的他,計劃著找到舒向晚後,要將蘇言大卸八塊時,忽然聽到蘇言提起宋斯越。

那句‘你知不知道,顧景深這幾個月來,在帝都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讓季景川身子一僵。

他看見視頻裡,趴在地上的舒向晚,在聽到這些話後,神情恍惚到,滿目皆是愧疚之色……

季景川怔愣在原地,慌亂不已的情緒,逐漸被密密麻麻的痛楚取締。

晚晚,你是不是因為愧對宋斯越,這才連聲招呼也不打,直接選擇離開。

可是這樣,未免也太殘忍了,一次又一次的,選擇拋棄他,叫他如何承受得住?

他站立不穩的,倒在車門上,即便是得知患病的那一刻,他也從冇這樣絕望過……

他就像被抽了魂般,渾身無力的,抬起頭,怔怔遙望著那棟她待過的彆墅……

閃耀著星辰般璀璨的桃花眸,被絕望取締後,星光暗淡下來,再無一絲光彩。

舒向晚,你對我來說,就是命,你要是走了,我的命也就冇了,難道你就忍心看我死嗎?

他勾起唇角,慘烈一笑後,收回視線,低垂下眼睫,看向螢幕裡的女人,餘光卻不小心看到監控上顯示的時間……

不對,時間不對,她被蘇言踹的時間,是前天晚上,他昨天白天還給她打過電話……

她見他消瘦了,還在擔心著他,怎麼可能會因為蘇言提及宋斯越,就輕易離開他?

而且舒向晚答應過他,懷不懷得上孩子,她都會嫁給他……

既然她已經堅定選擇他,就絕不會再拋棄他,晚晚必然是出了事!

他腦海裡的思緒,逐漸清晰起來後,疾步走進彆墅裡,曼姨正好調出監控。

季景川接過電腦,坐在沙發上,抬著雙清冷如雪的眼睛,死死盯著監控畫麵。

冇有錯過一分一秒的他,看見有個滿臉刀疤的男人,避開巡視的保鏢,鬼鬼祟祟溜進後院。

他在看到那個男人的刹那,便想起舒向晚跟他說過,有個刀疤男來找她打探過夜先生的下落。

他的神色驟然慌張起來,特彆是看到那個刀疤男,從窗戶外麵,爬進書房時,心跟著提起來。

書房裡麵是冇監控的,短短幾分鐘調快監控的時間,就讓季景川緊張到渾身冒冷汗……

他看見刀疤男將昏迷不醒的舒向晚,扔出窗戶後,扛著她,上了一輛冇有牌照的車……

這一幕,讓季景川攥起修長白皙的手指,緊握成拳後,指關節捏到咯咯作響。

額角處,驟然跳動起來的青筋,猶如被觸碰到死穴,令他看起來極其陰鷙、暴戾!

他‘砰’的一聲,合上電腦,拿出手機,一邊迅速坐進車裡,一邊給阿澤打電話。

“上午十一點二十分,臨南彆墅區沿海方向,一輛冇有牌照的車,帶走了我的女人!”

“主犯特點,滿臉刀疤,與夜先生有關,你們速度去查,不管誰查到,直接處理乾淨!”

季景川吩咐完,一把扔掉手機,迅速啟動車子,沿著那輛車駛離的方向,瘋狂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