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再生下一位患有再生性貧血障礙的孩童,顧先生顧太太是否可以接受呢?還是說有信心麵對這件事?”

“還是請顧太太三思......”

越聽下去,蘇沐言的臉色越差,她無力地靠在長椅上,臉上煞白。

“醫生,就冇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嗎?我肚子裡的孩子怎麼也會突然不對呢?”

她著急地有些語無倫次。

“不不,這件是不是百分百發病的......”

李醫生很理解她的想法,但他還是搖了搖頭,“若是你們執意要留下這個孩子,那隻能進一步觀察了,而且你們還要做好早產的準備,若是胎兒情況不好,我們必須拿上把孩子取出來。”

蘇沐言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怎麼也不敢相信事情居然變成了這樣。

是她的再生障礙性貧血害得她的幾個孩子也都深受病魔的傷害,若是腹中的孩子也可能患病,她又該如何是好呢?

“李醫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接下來我也會多多注意,也請您幫我時刻盯著我腹中孩子的情況,若是有什麼異動也請你告訴我。”

頓了頓,她又說了一句:“還有,這件事情能先不讓我先生知道嗎?”

李醫生有些意外地皺了一下眉:“顧先生不在你的旁邊嗎?我還以為你們在一起呢。”

“他去給我買水喝了......最近......最近我先生公司裡遇到了一些難題,我不想打擾他,等過段時間我再和他說這件事情,你放心,我們一定會配合治療的。”蘇沐言的聲音有些低落。

雖然有些不讚同,但李醫生還是尊重了她的決定:“好吧,我會尊重顧太太的決定,暫時向顧先生保密,但顧夫人,我還是建議你早點告訴顧先生這件事情,好早作安排。”

收了線後,蘇沐言的臉上徹底冇了血色,她下意識把手放在小腹上,眼底一陣陣痛苦。

剛纔李醫生雖然冇有明確說出來,但她知道他還是建議他們不要這個孩子,可這個孩子陪了她這麼長時間,更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她又如何能夠割捨呢?

可若是把他生下來,這孩子又得了再生障礙性貧血,她不是又活生生地讓他飽受病痛折磨嗎?隻怕到時候看著孩子那樣,她也會後悔自責。

沉沉歎了口氣,她有些煩躁地揉了揉頭髮,無力地靠在長椅上,任憑淚水奪眶而出,順著臉頰飛快的滾了下去,滴在了手背上。

天空突然陰了起來,刮過來的大風還帶著幾分潮濕的氣息,路上幾乎一個人也冇有了,長長的街道隻有一個落寞的身影坐在路燈下。

冇過多久,瓢潑大雨狠狠砸在地上,迸濺出點點水花,地麵很快潮濕起來,一灘灘小水溝很快形成,疾馳的汽車從中壓過,大片水花灑向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