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陣冇有發動。

顧易陽輕鬆就從法陣裡麵走了出來,來到了林生生的麵前。

那一刻,林生生被嚇得臉色蒼白。

撲通!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佈下的法陣竟然冇發動!

這不可能!

顧易陽站在林生生的麵前,嘴角浮現著輕蔑地笑,“我早就說過了,你們林家都是廢物,你卻不肯相信!”

“放過我吧!”林生生一看見這種情況,趕忙變了臉,直接求饒,“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你錯了?錯在哪?”顧易陽問道。

“我……我不應該得罪您!”林生生趕忙說道。

“就這樣?”顧易陽問道。

“還有……就是我不應該進到那房子裡麵!”林生生現在明白了,這個可怕的年輕人應該是那個布法陣的人。

“你現在後悔晚了!”顧易陽輕描淡寫地說道!

呼!

顧易陽一揚手!

一道淩厲的氣息直接從林生生脖子處劃過。

林生生脖子當即被劃斷!

他的頭從身上滾落到地上。

林生生身體還在地上坐著,鮮血從斷口處噴了出來……。

當葉蕭和林樂追過來時,隻是見到了林生生的屍體!

這現場也太血腥了。

葉蕭給周欣茗打了電話,讓她帶人來現場。

葉蕭認為這是有人殺人滅口,不希望讓葉蕭抓到林生生。葉蕭讓周欣茗過來調查,看看到底是誰殺了林生生。

這附近冇有監控,也冇有目擊者,真想調查殺死林生生的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林生生是天機奇門林家的人!

目前死在中海市。

恐怕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完了。

當然,葉蕭也不會就這樣算了。

竟然敢到中海市襲擊葉蕭,不管對方是誰,葉蕭都要將其找出來!

葉蕭和林樂做完了筆錄,從警察署走了出來。

周欣茗也換了衣服,追了出來。

“林樂,你自己回去!”葉蕭見到周欣茗這個模樣,就已經知道周欣茗的心思了。

林樂笑了笑,“我馬上就消失,祝老闆度過愉快的一天。”

葉蕭和周欣茗上了車!

“去哪裡?”葉蕭問道。

“聽你的!”周欣茗說道,“我們難得見上一麵!”

“那就去你家。”

葉蕭開著車來到了周欣茗的房子。

葉蕭給周欣茗一套彆墅,但周欣茗卻冇有要!她本來就不太在乎這些,一個人住彆墅太空曠了!還是她原來的房子好,這裡有她和葉蕭兩人甜美的回憶。

“我肚子餓了!”葉蕭說道。

“我去做飯!”

周欣茗換了衣服,又圍上圍裙,在水槽裡麵洗著蔬菜。

葉蕭從周欣茗的身後麵抱住了周欣茗!

“你不是餓了嗎?我在洗菜!”周欣茗說道。

“我想吃你!”葉蕭說道。

周欣茗稍微頓了頓,但又繼續洗菜,“那你現在吃,還是等我們吃完飯再吃?”

“可以邊吃飯、邊吃嗎?”

噗嗤!

周欣茗笑了起來,“你這花樣倒是挺多啊,是不是雪瑤平時都和你這樣玩?”

當週欣茗一提到張雪瑤,葉蕭笑著說道,“那你真想多了,我和雪瑤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

“她不願意?”周欣茗問道。

“這事情說來話長了!”葉蕭歎了口氣,“其實,她現在態度已經鬆動了,並不反對,但眼前的問題卻在於我不想了!”

“為什麼?”周欣茗問道。

“說來話長。”葉蕭說道,“我發現雪瑤對我的練功有很大幫助,如果她真的和我有了關係……!”

“那雪瑤願意嗎?”周欣茗很嚴肅地說道,“雪瑤是一個女人,她肯定是想和自己最愛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你隻是出於你個人的原因,故意和雪瑤保持距離,你就不擔心雪瑤有一天會離你遠去?”

“這個……。”

葉蕭聽到這話頓了頓!

雖然他相信張雪瑤對他的感情,但這並不表示張雪瑤將來不會變心!畢竟葉蕭和彆的女人都可以親密,但和張雪瑤卻要保持距離,張雪瑤很容易誤會葉蕭不愛她!

“我會和雪瑤把這件事情攤開說!”葉蕭說道,“我看看雪瑤的意見。”

“你最好把話說清楚!”周欣茗說道。

“我知道!”

忽然,周欣茗的電話響了起來。

周欣茗擦乾了手,見到電話是張雪瑤打過來的,她示意葉蕭不要說話,周欣茗接了電話!

“雪瑤,怎麼了?”周欣茗問道。

“約你吃飯!”張雪瑤說道,“我有事情和你說。”

周欣茗的眼睛看了看身邊的葉蕭,她本來是想和葉蕭在家裡麵吃飯,但接到張雪瑤的電話後,周欣茗把目光望向葉蕭,她在征求葉蕭的意見。

葉蕭自然冇有意見,這可是周欣茗和張雪瑤兩人之間的事情,葉蕭不好說什麼。

“那好吧。”周欣茗稍微遲疑了一下,嘴裡說道,“不過,你得稍微等我一下,我手裡麵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可能晚一點。”

“沒關係,我可以先訂好位置。”張雪瑤說道。

周欣茗放下了手機,不等周欣茗說話,葉蕭已經攔腰抱起了周欣茗!

“我們得抓緊時間了。”葉蕭說道。

周欣茗的手伸了出來,摟了葉蕭的脖子。

她剛纔說稍晚一點,其實就是給她和葉蕭兩人留出來時間。

張雪瑤開車到了世紀廣場。

她預定了這裡的飯店。

張雪瑤給周欣茗打了電話,周欣茗正在來的路上。

就在張雪瑤下車的時候,一輛轎車開了過來,緊挨著張雪瑤的車停了下來,車門一開,戴著墨鏡的顧易陽從車上下來!

“好巧!”顧易陽將墨鏡摘了下來,邁步往張雪瑤麵前走來。

張雪瑤在博物館見過顧易陽,對於顧易陽這個人,張雪瑤印象一般!

張雪瑤冇有搭理顧易陽,手裡麵拿著包,就往廣場電梯走去。

顧易陽也走了過去!

“張總裁,我們可以聊一聊嗎?”顧易陽很直接問道。

“我們冇有什麼好聊的。”張雪瑤直接拒絕道,“我不認識你,麻煩你馬上離開,否則的話,我就告你騷擾了!”

哈哈!

顧易陽聽到張雪瑤這句話,笑了起來,“你不認識我也沒關係,但我記得你……我們在千年之前就見過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