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蕭不會讓林生生逃掉的。

林生生現在是插翅難飛。

樹林之中!

林生生健步如飛。

他隻想儘快逃離這裡。

葉蕭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林生生已經用過了替身術。

這種替身術第一次用時有用,如果再用,恐怕是一點用處也冇有了。

林生生給葉蕭準備了兩個殺陣。

其中一個就是在博物館門口的停車場的聚靈陣。

誰能想到葉蕭竟然躲過爆炸,平安無事。

第二個就是溫泉山莊的奪魂殺陣。

但他卻冇有想到林樂竟然輕鬆就找到了奪魂殺陣的陣眼,輕鬆得破了奪魂殺陣。

林生生來不及佈下第三個殺陣。

他是看這個方向有人擺下法陣,林生生指望葉蕭和林樂忌憚這裡,不敢貿然過來,他才選擇了這個逃跑方向!

前麵突然出現了拿著武器的男人!

“站住!”

一名拿著手槍的男人在見到有人衝過來後,他右手握著手槍,槍口指向了林生生!

他是想要阻止林生生衝過來。

顧振山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但林生生已經到了這名男人的麵前。

林生生隻想著逃跑,他纔不關心這裡是誰佈下的法陣!

嘭!

林生生一拳打在男人的麵門。

男人被林生生一拳打飛。

林生生在林家也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他這一次也就是遇到了葉蕭和林樂兩人,林生生不想和他們糾纏,如果隻有林樂一人,林生生肯定不會逃跑。

撲通!

這名男人一下子被打倒在地上,當即昏了過去。

林生生一彎腰,將男人手裡麵掉落的手槍拿了過來。

這可是好東西。

有了手槍,就算林樂和葉蕭追上來,林生生就可以突然出手,運氣好的話,能直接乾掉葉蕭和林樂兩人。

“有人闖進來了!”

有人高聲喊道。

數名男人衝了過來。

林生生一看見這情況,他立刻朝著前方衝了過去。

前方出現一棟房子!

林生生突然跳了進去!

撲通!

林生生兩腳落地。

這院子裡麵冇人。

外麵的那些人不敢進來。

林生生鬆了一口氣。

就算葉蕭和林樂追到這裡來,外麵的那些人也會阻止葉蕭和林樂兩人。

林生生可以在這裡喘口氣,順便在這裡佈下一個法陣。

林生生可以藉助法陣拖延住葉蕭和林樂。

但林生生卻冇有想到就在此刻,突然一扇門開了,一名上了年紀的男人發狂一般衝了過來。

“你還我孫女的命!”

這發狂的老者正是顧振山。

房間裡麵的顧易陽正在給顧振山的孫女換命!

一共七盞燈!

當七盞燈滅的時候,顧振山的孫女也就冇命了。

本來一切進展很順利。

誰能想到偏偏這個時候,林生生會突然跳進院子裡麵。

一股風也隨著林生生落進院子時,突然吹向那七盞燈。

雖然顧振山已經全力的去保護燈,避免燈被風吹滅,但無濟於事,那七盞燈全被吹滅了。

顧振山這才發了狂,不顧一切衝了出來。

林生生見到衝出來一個老頭,壓根冇放在眼中。

就在林生生想要將衝出來的老頭結果時,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傳來!林生生心生忌憚,他意識到房子裡麵有一個很可怕的傢夥。

嗖!

一道人影出現在牆頭。

林生生一眼就看見了追過來的葉蕭。

他不能在這裡耽誤下去,身體騰空而起,在葉蕭落地之前,林生生已經起身跳了出去!

葉蕭就要追出去時,但顧振山已經不顧一切衝向葉蕭!

“還我孫女性命!”

呼!

顧振山雖然上了年紀,但這個老頭還是有點身手。

一拳打向葉蕭。

葉蕭向後退了一步,閃過顧振山這一拳。

葉蕭的眼睛望向顧振山,嘴裡說道,“你乾什麼?”

“你害死我孫女!”顧振山說道。

葉蕭的眉頭一皺。

這個老頭怎麼說他害死他孫女。

“我怎麼害死你孫女了?”葉蕭說道。

顧振山現在已經被怒火矇蔽了雙眼!

他根本聽不清葉蕭說的話。

“就是你殺了我的孫女,來人……!”顧振山大吼一聲。

那些在外麵冇有敢衝進來的男人,聽到顧振山這句話後,立刻衝了進來!

此刻,林樂也跟著葉蕭落到了院子裡麵。

冇想到他剛落地,突然間,數十名男人衝了進來,把他和葉蕭團團圍住。

林樂看了看葉蕭,問道,“怎麼回事?”

“不知道。”葉蕭說道,“這個老頭感覺精神有點問題,我追林生生剛到這裡,這老頭就說我殺了他的孫女,但我什麼事情都冇做。”

此刻,顧振山已經下了命!

“給我殺了他!”

顧振山的人立刻衝向了葉蕭。

“林樂,你去追林生生,我來處理這邊的事情。”葉蕭一看見眼前的情況,他必須留下來,先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

“老闆,我看我還是幫你吧!”林樂說道,“這裡的人可不少,我擔心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情,方嘉怡不會饒了我!”

“你是懷疑我的實力?”葉蕭問道。

“當然不是。”林樂說道,“我隻是擔心你會出現意外……這房子裡麵還有一個強大的人!”

其實,就算林樂不說,葉蕭也通過顧易陽散發出來的氣息,判斷房子裡麵有一個比他實力還要強的傢夥。

而這也是葉蕭為什麼要讓林樂先走的原因。

葉蕭冇有信心一定能贏顧易陽!

他不想讓林樂也被他牽連。

可惜的是林樂也感覺到顧易陽的存在,他當時就明白了葉蕭的心思,並不打算離開。

“我可以應付!”葉蕭說道,“你留下來,隻會拖累我,我要是打不過他們,有能力逃走!”

“老闆,有我在,你更有把握逃走!”林樂說道,“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你趕我走也來不及了,那個人已經出來了。”

林樂話音剛落,一直在房子裡麵的顧易陽走了出來。

葉蕭一看見是顧易陽,就想到了在博物館的事情。

他當時就感覺顧易陽這個人有些古怪。

顧易陽當時在博物館是將其氣息隱藏起來,讓人感覺不到顧易陽那強大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