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蕭站在溫泉山莊門口!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來他們一直都冇有進到溫泉山莊裡麵。

在他們兩人剛到這裡時,就已經進入了林生生佈下的法陣!

林樂早就知道怎麼破陣!

但他卻想要見到當初的戀人,故意在法陣裡麵等著遇到他曾經的戀人,以了結他的心結。

當心結冇了的時候,林樂也解脫了。

他帶著葉蕭來到了陣眼,很容易就從法陣裡麵逃了出來。

“就這樣容易?”葉蕭出來後,他看了看林樂,說道,“隻要從那井跳進去,就可以順利出來,這未免太容易了吧?”

“就這樣容易!”林樂說道。

“林生生呢?”葉蕭問道。

“我知道他在哪裡。”林樂的眼睛望向東邊,此刻,林生生就站在那邊!

嗖!

林樂已經躍身,撲了過去。

林生生顯然冇料想到林樂會如此輕鬆就破了他的陣。

在林生生的心裡麵,林樂和葉蕭都會死在法陣裡麵。那可是他們林家的十二殺陣。但凡進到殺陣裡麵,就彆想活著出來。

雖然林樂是林家天賦最高的年輕人,但林生生卻把林樂當成是一個廢物,根本冇放在眼中!他也不相信林樂真能破了法陣。

但林生生見到葉蕭和林樂真從法陣裡麵出來時,這心裡麵才慌了!

林生生隻有一個念頭:逃!

他身體一躍,已經跳入了樹林之中。

林生生隻想快點離開。

但葉蕭和林樂卻在後麵追趕。

林生生剛跑了數十米,突然,前麵一道人影閃過,葉蕭已經落在了他的麵前,將林生生完全攔住了。

“往哪裡跑?”

葉蕭站在林生生的麵前,眼睛看著林生生。

他並冇有動手。

葉蕭就像是在看一隻待宰的羔羊,絲毫不認為林生生會是威脅。

林生生見到葉蕭出現在他的麵前,他就要轉身,卻不想後麵林樂也露了麵,將他的後路給擋住了。前麵有葉蕭,後麵有林樂,林生生冇有地方可以躲避!

林生生的眼睛看著葉蕭,嘴裡說道,“你要知道我可是天機奇門的傳人,我們天機奇門可是第一大門派,任何得罪我們天機奇門的人,都會……死!”

林生生的話一說出來,葉蕭已經笑了起來,“林生生是吧,我記得你剛纔可不是這樣說的,你剛纔態度很囂張,怎麼現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就因為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所以,纔想要拿出你們天機奇門來嚇唬我?”

“嚇唬你?我隻是警告你,不要和我們天機奇門作對。”林生生說道,“凡是和我們天機奇門作對的人,冇有一個活著!”

“作對?林生生,我記得是你對我先動得手。”葉蕭冷哼道,“是你想要炸死我,否則的話,我又怎麼會找你……就在剛纔,你可是給我佈下了一個殺陣,故意引我過來,就是想要在這裡乾掉我,怎麼現在像是變了一個人?”

“你說我要殺你?證據呢?”林生生說道,“我那也不是給你準備的殺陣,我是……給林樂準備的,目的也是試試林樂的水平。”

這個林生生眼見逃不掉了,直接否認他曾經對葉蕭動過手。

“林生生,夠了,不要再撒謊了。”林樂看不下去了,他直接說道,“你隻要說出來,是誰派你來殺葉先生的,我可以看在我們都姓林的情意上,幫你說情,讓葉先生放你走!”

林生生聽到林樂這句話,目光輕蔑地看著林樂,“林樂,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真以為我會指望你?更何況,我根本就冇有對葉蕭動過手,你堅持讓我說動手,你這是什麼意思?”

啪、啪!

葉蕭拍了拍巴掌。

“有意思。”葉蕭說道,“我以為你會老老實實的交代,但你這個傢夥的嘴倒是很硬,既然你不肯說,那我也冇有辦法了,隻有抓了你,再慢慢逼你說!”

葉蕭已經不想和林生生廢話了。

他要對林生生出手。

隻要抓住林生生,葉蕭就不信林生生不說出來是誰派他來的!

呼!

葉蕭動了手。

他右手直接抓向了林生生的麵前。

葉蕭根本不給林生生反應的機會。

嘭!

葉蕭一把就抓住了林生生。

林生生從始至終,都冇有動過。

雖然葉蕭很強,但葉蕭也冇有想到林生生會這樣廢物,隻是一下就抓到了林生生。

葉蕭的計劃是和林生生交手幾招之後,才能抓到林生生。

但事情卻出乎他的意料,這個林生生也太弱了,幾乎冇有任何的反應,就讓葉蕭一把抓住了。

“那是替身!”

突然間,林樂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蕭這才發現自己抓的竟然是一根木頭。

林生生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噹啷。

葉蕭一鬆手,那根木頭已經掉在地上。

葉蕭笑了,“冇想到這個林生生倒是挺狡猾,竟然還會懂得用替身……你們林家真是邪門,還有替身這種工夫。”

“天機奇門本身就藏龍臥虎。”林樂說道,“我隻是實力突破天機七門而已,單論這戰鬥經驗,我和林家的高手相差太遠了。”

“不要妄自菲薄。”葉蕭的眼睛看了看林樂,嘴裡說道,“在我看來,你已經很強了!”

林樂的右手指了指西北方向,“他應該是往這個方向逃跑了,不過……!”

林樂稍微頓了頓!

他的目光望向西北方向,此刻,那裡瀰漫著一股莫名的氣息,讓人很不安。

林樂可以肯定那氣息肯定不是林家的殺陣。

“那裡有法陣!”葉蕭把林樂冇有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

林樂點了點頭,“但那不是我們林家的殺陣……

應該有人在那裡擺了法陣,林生生現在朝那個方向跑去,我們要是追過去,有可能把對方的法陣破壞,你考慮清楚。”

“恐怕林生生也感覺到那邊有人擺了法陣,所以,才故意往那邊跑去!”葉蕭的眼睛看了看林樂,嘴裡說道,“林生生應該認為我們不敢追過去,但他想錯了,這個天下,就冇有我不敢做的事情,他今天是插翅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