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隱看著母親在絮絮叨叨,心中有些無語,卻冇有什麼好說的。

他作為兒子,能說什麼?

不過又一次從母親口中,知道這次大劫的情況,他的心中變得更加凝重。

無限定人數,無章程,無邊界,無結果!

這得死多少人啊?

見母親提到父親,龍隱趁機問道:“媽,我爸呢?”

當初,父母是一起飛昇到仙界來的。

母親迴歸了,那父親呢?還有其他幾個長輩呢?

雲霄瞟了龍隱一眼,淡淡地說道:“他在閉關修煉......他的實力雖然不低,但是,在仙界還是太弱了。恐怕還得閉關一段時間,纔會出現。”

“呃,好吧!”龍隱點了點頭,“那您下界一趟,有什麼謀算需要推動的冇有?如果冇有的話,我幫你完成。”雲霄歎了口氣:“我下界都冇有覺醒,哪裡有什麼謀算?生完你就稀裡糊塗回來了......我肯定是被算計了!不知道是哪個老東西算計的我,彆讓我知道,否則我一

定找他算賬。”

“那你想做什麼?”龍隱急忙岔開話題,免得母親一直有怨念。

雲霄眉頭皺了起來:“我現在連下界的情況都不知道,再出手佈置什麼,顯然已經不恰當了。”

“那我跟你說說下界的情況。”龍隱急忙說道。

“彆告訴我!”雲霄嚴肅地說道,“既然我錯過了,那就冇有必要再插手了,否則有可能又落入算計當中。

下界的佈置,你也不用告訴我,遵循你的本心去行事就行了。

這一次大劫,人人都很凶險,人人都可能隕落,所以,你要是告訴我資訊,反而可能對你有害。

你一個人,能夠從那種險惡的環境裡麵走出來,那我相信你應該會繼續走出不錯的結果。

我要告誡你的是,這一次的大劫,和以往的兩次大劫都不一樣。

如同你挑釁燃燈那樣的事情,千萬不要再做了。

因為大劫展開以後,一個人的生死在這場大劫中已經不重要了。

在這麼多人插手的情況下,就算死幾個關鍵的人,也完全不妨礙大劫的進行。

就比如說這一次,就算你死了,難道大劫的展開就停頓了?

很多勢力已經插手了,就算你不在,後麵大家的矛盾依然會激化,那大劫就能夠繼續推行。

這次大劫,人人都有危機,人人都可能被捲入其中,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變得更加危險。

你的身份,始終是和仙道有巨大的衝突,那就決定你承受的危險會更多。

我也是弄清楚這件事情以後,才把紅兒給你的。

此時此刻,你身邊有個大羅仙人,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安全性也要提高許多。”

“謝謝媽!”龍隱笑著說道,“既然下界的事情不方便告訴你,趁著你們都在附近駐守那道門戶,那我讓一些親信來到仙界修煉,是否可行?”

有瓊霄、碧霄這樣的高手坐鎮在門戶附近,這安全當然是不用擔心的。

“你自己決定吧!”雲霄隨意地說道。

突然之間,龍隱想到了一件事情,詢問道:“媽,傳聞中師公有四把寶劍,分彆為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那麼,絕仙前輩有冇有可能是絕仙劍?”

就如同他母親的名字一般,他也不敢去想那個答案。

但是,現在他的母親就是傳說中的人物,那絕仙有冇有可能也是如此?

說到這個問題,雲霄三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相互看了看,然後紛紛搖了搖頭。“我們也不確定......按道理說,一把劍應該不可能變成人。不過凡事都有意外,誰也說不清楚。當然,就算不是絕仙劍,肯定和絕仙劍有絕大的關係。畢竟你的葫

蘆裡麵,蘊養的劍氣和絕仙劍的劍意很像。”碧霄回答道。

“實在不行,你就當麵問他吧!”雲霄乾脆地說道,“還不行,你就乾脆報你師公的名字。”

龍隱無奈一笑,他也冇有想到,有一天他的背景居然變得這麼大。

“媽,還有兩位姨,你們知道玄武帝國嗎?在玄武帝國周圍,有一個禁地,那個禁地裡麵有什麼?”龍隱繼續詢問仙界的秘密。

“你問這個乾嘛?”三霄瞪向龍隱。龍隱見三人的神情,頓時有些緊張,無奈地攤手說道:“我其實也不想打探這個秘密,但是,下界的一道門戶,就在那禁地之內。不弄清楚這個問題,我以後都不

敢進出那道門戶。”

雲霄苦笑了一下:“你小心點......那是神獸玄武沉睡的地方!”

龍隱呆住了。

他當然清楚神獸代表的分量,但是,他冇有想到一道門戶就開在玄武的背上。

這個時候,他的心中有些發涼。

他們以後不斷地進出那道門戶,萬一某一天玄武甦醒了......

“那可是遠古就存活下來的玄武,和真武大帝有莫大的關係,實力肯定是天地間頂尖的那種。”雲霄神色嚴肅地說道,“毫無疑問,這是真武大帝的手筆。

真武大帝也是從遠古就存活下來的人物,他既然出手了,搶一道門戶也不算什麼。”

龍隱緩緩地問道:“真武大帝站在哪一邊?”雲霄嚴肅地說道:“他不站在任何一邊......這一次大劫的特殊性,決定了任何勢力都不能獨善其身。你想想,要是其他勢力都在大幅度消耗,真武大帝的勢力卻冇

有任何損耗,其他勢力會怎麼想?

所以,這一次的大劫,任何勢力都得下場。

誰要是獨善其身,那很有可能是最先被其他勢力聯手滅亡的那個。

真武大帝這種大能的根腳,要追溯到遠古,所以,麵對他勢力的時候,多一些考慮。”

“謝謝媽,我知道了。”龍隱點了點頭。

有母親幫忙梳理了一下關係,他以後在麵對這些勢力的時候,就知道怎麼處理了。

至少,他不會莽撞去解決這些問題。最後,龍隱回到了最初的問題:“媽,如果我要把定海珠摧毀了,或者煉化了,又或者另外用著其他的用途,舅舅會不會生氣?還有,他有冇有辦法摧毀定海珠,或者把定海珠徹底利用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