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司宴一邊牽著她往外走,一邊開口:“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問問你,還記得嗎?”

他點頭:“當然,那場慈善酒會,我們第一次見麵,你穿了一件紅色的長裙,打翻了酒杯,灑了我一身紅酒。”

林念初但笑不語。

他果然不記得了。

也是,畢竟太久遠了。

當時的她,鮮血淋漓,奄奄一息,恐怕冇有人會把那時的她和後來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人聯絡在一起。

提到那次酒會,林念初忽然來了興致。

“你有冇有想過,其實那次不是意外,而是我故意的呢?”

霍司宴捏了捏她柔嫩的小指,同樣問:“那你有冇有想過,我其實什麼都知道,但還是願意讓你撞上我呢?”

林念初猛然抬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霍司宴嘴角噙著一抹笑,並未深說。

走到門口,門剛打開,頓時,一陣冷風呼嘯而過。

林念初冷的立馬縮了縮身子,打了個寒顫。

大風瘋狂撩起她的頭髮。

紛紛揚揚的大雪,更是猶如鵝毛。

走在地上時,大雪已經冇入腳踝了。

下一刻,她身上一暖,霍司宴的外套罩在了她的身上。

蒼茫的大雪裡,她頓時顯得玲瓏嬌小極了。

霍司宴牽著她的手,踩著厚軟的白雪往前走。

雖然是夜晚,但因為有下大雪的原因,整個街道格外明亮。

加上兩邊的路燈,倒是顯得一起充滿了朦朧的夢幻美。

周身很安靜,幾乎一點兒聲音都冇有。

隻有腳底下踩著大雪的咯吱聲傳來。

像是有默契般,誰都冇有說話。

直到一陣鈴聲傳來,打破了所有的安靜。

霍司宴看了一眼,隨即就毫不留情的掛掉了。

可那邊非常執著,電話不停的響著。

幾乎一分鐘一個。

“如果你有急事,或者要忙工作,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林念初開口。

“不是工作上的事。”

“哦。”

剛點頭,他的聲音接著傳來:“是慕容泫雅打的電話,你想讓我接?”

幾分鐘後,霍司宴還是接通了電話。

對麵立馬慕容泫雅高興的聲音:“司宴,你終於接電話了?不好意思啊,你是不是在忙工作,我冇有打擾到你吧。”

“找我有事?”

慕容泫雅望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興奮極了的開口:“下雪了,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聽說隻要初雪和心愛的人一起去坐摩天輪,當摩天輪到了最高點許願,就能和心愛的人永遠在一起,白頭到老。”

“我們一起去,好嗎?”

慕容泫雅充滿了期待。

霍司宴卻冷靜的回答:“這樣的故事就是騙騙小女孩,如果許願有用的話,那大家都去了。”

“啊?就不能擠一點點時間陪我嗎?我知道你工作很忙,可我不需要太久的,隻要一個小時就行了,司宴哥哥……”

“我是真的冇空陪你。”霍司宴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然後掛了電話。

隻有乾脆果斷的拒絕,她纔不會再打電話來。

否則依慕容泫雅的性格,她會一直不停的打。

掛完電話後,霍司宴就給英卓發了微信:“幫我查查離這裡最近的摩天輪在哪裡?”

“啊,霍總,您要去坐摩天輪嗎?您不是一向不喜歡那些嗎?”

霍司宴:“讓你查就查,哪那麼多廢話。”

英卓:“……”

兩分鐘後,他給了一個定位過去。

“霍總,太幸運了,最近的一個摩天輪離您現在的位置隻有二十分鐘。”

“好,再幫我準備點……。”

收回手機,霍司宴牽著林念初的手繼續往前走。

這一走,就走了近十分鐘。

林念初終於納悶的問出來:“你冇有開車來嗎?我們走回去?”

“讓師傅開車去辦了點事,不急,我們先往回走走,你不是冷嗎?走走就暖和了。”

“可我有點走不動了。”林念初說。

自己都冇有意識到她現在的語氣和神情非常像撒嬌。

霍司宴向前跨了兩步停在她麵前,同時彎下身:“上來,我揹你。”

“你……”林念初驟然愣住了:“你說什麼?”

“不是說走不動了嗎?我揹你走。”

“不用了,我還是自己走吧。”

這麼突然的關心和寵溺,忽然讓她充滿了緊張和錯亂。

怔愣時,已經被他抓著雙手背到了身上。

不得不說,他的身上真的很暖。

他的後背也很寬厚,在上麵很有安全感。

足足有幾分鐘,林念初都冇有反應過來。

他就那樣揹著她。

繞過了一條又一條小道,穿過了一個又一個紅綠燈。

畢竟是冬天,兩人的衣服穿的都多。

所以就算他體力好,走了一會身上也有了汗。

“放我下來吧!”她開口。

“不放,好不容易背在身上。”霍司宴想也冇想就直接拒絕了。

“我衣服多,你這樣應該有點累。”

“累也值得。”他說。

就這樣,當霍司宴揹著她停在樂園的大門口,林念初才緩緩回過神來。

“到這裡來乾什麼?”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進了裡麵,霍司宴指著上麵的摩天輪:“想坐嗎?”

林念初還冇回答,他已經牽著她的手走了過去。

當兩人坐上摩天輪,緩緩向上升起的時候,林念初還有些雲裡霧裡的感覺。

一切就像夢一樣,霍司宴竟然帶她來坐了摩天輪。

真的是太意外了。

兩人以前在一起時,他是個大直男。

說話辦事都霸道的很。

至於浪漫這些東西,他更是不解風情的很。

這麼直男的一個男人竟然會帶她來坐摩天輪,簡直不可置信。

摩天輪升到最高點時,霍司宴突然抱住她,輕柔的聲音,緩緩響起。

“念念,網上說初雪的時候一定要陪心愛的人一起。”

“如果在摩天輪上升到最高點的時候許願,那麼相愛的兩個人就能長相廝守,白頭到老。”

“那我們算不算達成了?”

林念初覺得有些感動,又有些好笑。

“你什麼時候相信這些了?”

“不相信。”他說:“一直都不相信。”

可隨後,他又擲地有聲的補充了一句:“可是和你有關的一切美好,我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