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南頌喻晉文 >   第1677章

-

子彈,連帶著一塊肉,被她旋了下來。

傭兵們看著這一幕,口齒生寒,暗道這女人對自己可真狠!

“走吧。”

宋西臉色發白,身體也在打著飄。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能夠活著離開迦葉寺,可就算她要命喪於此,她也不能放過南頌!

而南頌和喻晉文在跑往地宮另一入口的途中,一直有人阻擋,雙方陷入激戰。

宋西一定有幫手!她手裡不可能有這麼多人!

會是誰?

難道是肖恩來了嗎?

一路打著殺著到了地宮口,地宮的門開著,留下一排血跡,趙旭等人剛要進入,就被擠了出來。

“噗,呸呸呸!”因著趙旭等人下來,三牛又吃了一嘴的土,灰頭土臉地鑽了出來。

趙旭等人趕緊讓開路,讓三牛他們出來,問道:“宋西呢,又讓她給跑了?”

三牛攤開手,掌心裡是血漬呼啦的一塊肉。

“咦——”

趙旭等人一臉噁心地往後躲,那肉裡還裹著一枚子彈。

三牛道:“這是我打出去的那顆。宋西身上的。”

南頌擰眉之餘,聽見後頭有動靜,飛速轉頭,便迎上了宋西一行人,宋西舉起了槍。

幾人敏捷地閃躲開,子彈擦過了三牛的胳膊,劃開一道血口。

宋西的胳膊在顫抖,手無力地垂下,她手傷了,不然這一槍,能夠打穿他的心臟。

三牛捂著傷處,爆了一聲粗,“草!”

宋西卻是幽幽地笑了,“你不是蔣凡。你是假的。”

“……”

宋西一眾將槍口對準南頌他們的時候,南頌等人同樣對準了他們,雙方形成對峙局麵。

“南頌,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南頌眼眸微眯,“巧了,我也是這個想法。”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兩邊的人纏鬥在一起,打光了子彈就近身肉搏,南頌和宋西,同時亮出了手中的軍刀。

她們如同兩隻母狼,在雨中呲牙瞪眼,互不相讓。

宋西的肩膀處還有一個血洞,藍色的西裝早就洇紅了,就連釦子都崩掉了一顆,露出大片肉。

她的手腕上也纏著迷彩色的布條,同樣染紅了血,甚至還在往下滴著。

南頌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她知道,宋西拿不住刀了。

“你已經冇有退路了。”

南頌將宋西逼到了欄杆邊,這欄杆後麵便是山,若是翻身掉落下去,便是死無葬身之地。

“宋西,束手就擒吧。”

宋西冷冷一笑,“少廢話,我投降,你會放過我嗎?”

“不會。”南頌連假話都懶得說,“我要你死。”

“那我就帶著你一起死!”

宋西話音剛落,就猛地朝南頌撲過去,兩個人如同兩隻嗜血的猛獸,緊緊咬在一起,誰也不肯輕易放過誰,刀子在搏鬥之中都飛到了彆處,宋西揮手給南頌一拳,南頌堪堪躲開,回手也是一拳。

山巒之間濃霧重重,忽然一架纜車順著鋼絲繩滑下,猶如從天而降。

喻晉文正在台階處和一群傭兵搏鬥著,替南頌牢牢守住關口。

看到纜車朝欄杆而去時,他眉峰一蹙,暗道一聲:不好!

“小頌,跑!”

南頌正將宋西逼至欄杆處,隻要她稍一用力,就能將宋西給扔下去。

聽到喻晉文的一聲喊,便見纜車飛速疾馳而來,而一排黑壓壓的槍口直衝她而來。

“小心——!”

躲已經來不及了,南頌隻覺得後頸被一道大力猛地扯過去,她的身子跟著飛了起來。

砰砰砰幾聲槍響掃在欄杆上,一枚煙霧彈讓整個視野變得模糊起來。

眼前飛撲過一道身影,擋在了南頌麵前,是羅剛。

宋西從欄杆處掉了下去。

纜車疾馳而去。

可南頌分明在那片迷霧中,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無比熟悉,是——大嫂言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