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浩軒冇有想到君嶸軒竟然這麼給力,爺爺昨晚剛提了句讓他找個媳婦回來,他這昨晚就和何助理睡一起了,聽到君嶸軒要辦婚禮,他這個做哥哥的,自然是立即應下了。

“這事兒交給我就行了,等會兒就讓你大嫂開始準備聘禮,明天咱們就和爺爺一起前去何家提親。”

君嶸軒點點頭,對他哥的處事速度表示高度讚同。

“謝謝哥,那,不打擾你了。”說完就把電話給掛斷了,然後就摟著媳婦繼續睡覺。

君浩軒看著被掛斷了的電話,無奈的搖頭,這次的會議他給推遲到下週了,這幾天他要忙著君嶸軒提親的事情,公司裡的事情,就先交給副總了,等把事情交代完,他就驅車回去了。

溫莎看到剛去上班的丈夫又突然回來,不免有些擔心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當得知是因為君嶸軒要結婚的事情後,溫莎立即開心的笑了,嫁到君家這幾年來,爺爺和老公操心最多的就是這個弟弟的事情了。

如今弟弟終於抱得美人歸要結婚了,他們自然是要趕緊的準備了。

君老爺子醒來,看到君浩軒兩口子在那裡忙,便湊上去問君皓軒不去上班在這裡忙些什麼,君浩軒便把君嶸軒的事情說了,君老爺子立即高興的不行。

“去,把我那兩瓶珍藏的好酒給拿出來,就是當初去見溫莎父母時候帶的那兩瓶,還剩下那兩瓶給找出來,明天一併給帶去。”

“行,給記在單子上了,明天早上的時候給拿出來。”君浩軒看著高興的像個孩子一樣的爺爺,唇角微揚著弧度。

這邊一家幾口人忙著準備聘禮次日去提親,而這邊,君嶸軒想到要和何甜結婚就高興的有些睡不著,他目光緊緊的盯著何甜,以前他怎麼就那麼死心眼,就不想談戀愛呢,白白的浪費了這幾年的時光。

不行,他得給補回來,想到這裡,他就把頭湊過去親何甜的嘴,親了一下又一下,親了一下又一下,可怎麼親,都覺得依照這樣的速度,冇有辦法把這丟失的幾年給找回來。

想到這裡,他把她的睡衣給推到了脖子下,兩句身體再一次交疊。

房間內的溫度也在衣料撕磨聲中漸漸攀升——

何甜也被他的動靜給弄的睜開了眼睛。

“君嶸軒……”她嬌聲喊了一下。

君嶸軒立馬堵著了她的唇。

迷糊中,何甜不免感歎,這傢夥體力是真好……隻是,她也不想拒絕,她伸手勾著他的脖子,君嶸軒接收到信號,更賣力了。

不時,房間裡就響起了嬌媚的聲音……

等一切恢複平靜後,都已經快要中午了,何甜後知後覺的發現,她早上還有個會議要開,君總還等著她的資料呢。

“君嶸軒,我錯過了會議怎麼辦?”何甜懊惱的抓了抓頭髮,有些要瘋了,這是她工作兩年來,第一次出現失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