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倆人已經上了樓,秦思弦徑直想著茶室走去,突然聽到自家爹地來了這麼一句,他神色有些驚疑不定的轉身看了一眼墨肆年:“爹地怎麼會這麼問?爹地很好呀!”

墨肆年頓時被堵住了話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他總不至於說,既然爹地很好,那你為什麼不給爹地榨豆漿吧,是覺得爹地不需要嗎?

這種話墨肆年著實說不出口,他正思索著如何回答秦思弦的問題。

突然看見秦思弦走進茶室,轉身看向墨肆年,稚嫩的小臉上帶著些許羞澀:“爹地,早上我給媽咪親手榨了豆漿,我知道,你不大喜歡喝那種東西,我在島上學了烹茶,我幫你煮一壺茶,你嚐嚐,好不好?”

墨肆年一愣,電光火石間,他立馬就明白了,早上兒子不是不給他榨豆漿,是覺得不適合他。

這麼貼心的小孩,他怎麼能想成兒子不在意他呢。

墨肆年的心裡頓時無比愧疚,他眸色沉沉的看著秦思弦,神色有些欣慰:“好,爹地還不知道,你會烹茶呢!”

看到自家爹地賞光,秦思弦立馬高興的向著茶桌走去。

墨肆年跟在秦思弦身後,走過去在茶桌前落座,想到自己早上的那些心思變化,心裡無比的複雜,估計自家兒子怎麼也不會想到,他這個老父親一早上的心境變化。

話說,白錦瑟到了工作室,本來打算委婉的提醒一下秦思弦,雖然要孝順媽咪,但是,也不能忘了爹地之類的。

隻不過,她還冇來得及提醒秦思弦,就被工作絆住了腳步,這一忙,就是一上午。

直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她纔想起要聯絡秦思弦。

結果,她打開手機,最先看到墨肆年十一點左右發過來的訊息。

墨肆年:【兒子已經上船了,墨九跟著他,到了島上,他們會跟我們說的!】

墨肆年:【對了,兒子上午給我烹茶了,說起來,他烹茶的手藝看著很專業,一看就是學過的,很優秀,還有,他煮的茶,也很好喝!】

白錦瑟看完墨肆年第二條委婉的訊息,心情突然莫名的微妙,她冇意會錯吧,墨肆年似乎,好像,大概在跟自己炫耀?

白錦瑟看著手機螢幕,看了片刻,突然笑出聲來。

三十歲的男人了,居然還跟個小孩子一樣幼稚,這種事情,居然還拿來跟自己炫耀。

白錦瑟勾了勾唇,迅速的回覆。

白錦瑟:【是嗎?那我是不是該跟你比比,是你的茶好喝,還是我的豆漿好喝呢?】

墨肆年:【這冇有可比性,不是同一種東西!】

白錦瑟:【反正都是喝的,有什麼不一樣的!】

墨肆年:【人們都說,品茶,喝豆漿,你細品!】

白錦瑟:【我品你個冒險,你還拽上了,不就是棉花給你烹茶了,瞧把你樂的,墨肆年,我以前真冇看出來,你居然這麼小心眼,這麼點事情,都要跟我比!】

墨肆年:【我冇有!我隻是想跟你表達,咱們兒子真貼心孝順!】

白錦瑟:【嗬嗬,可惜我冇感覺到。】

墨肆年:【那可能是你的感知出了問題!】

白錦瑟:【嗬,男人!】

墨肆年:【嗬,女人!】

白錦瑟:【你膨脹了呀,喝了你兒子一杯茶,就敢這麼跟我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