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的風開始吹過平原,自三日前的一場雨水之後,天氣便變得愈發和暖起來,繁茂旳植被染綠了城市周圍豐沃的土地——而這片綠色,已經讓人期待了很長很長時間。

威克裡夫彎下腰來,靜靜地注視著泥土間的那片綠色,幾秒種後他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用那合金打造的機械肢體輕輕觸碰麵前那片看上去頗為柔弱的草葉,一點淡淡的笑容終於從他麵龐上浮現出來,細細的皺紋舒展成流暢的弧度。

“……深藍魔力造成的影響終於完全消退了,”他抬起頭,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卡米拉,“先祖之峰周圍的生態環境或許會在今年內完全複原到當年的狀態。”

卡米拉卻一時間冇有給出迴應,這位英氣凜凜的女士此刻正出神地眺望著遠方,在她所注視的方向上,可以看到高聳的塔狀建築與環帶在平原儘頭起伏連綿,看上去彷彿匍匐於地的巨蟒一般。

直到威克裡夫再一次發出聲音,她才一下子驚醒過來:“啊?你說啥?”

“我說,這附近的生態環境在複原——就和生態專家們最近的分析一樣,”人類國王皺起眉頭,“不是你非要拉著我出來搞什麼視察的麼?怎麼現在一個勁地走神?”

卡米拉毛茸茸的尾巴在空中甩了半圈,臉上表情非常坦然:“我也在視察啊——你注意到感應器陣列環那個方向了麼?三年前德魯伊們種下的紅玉林已經漸漸成氣候了。”

威克裡夫順著卡米拉的目光望過去,他看到了那片已經鬱鬱蔥蔥的人造林,但比起人造林,他更多的注意力卻還是放在了那些高聳的感應器塔以及環狀巨構上。

那些曾經充盈著能量,晝夜嗡鳴不息,警醒注視星空的龐然巨物如今已經安靜下來,如一個個沉默的巨人般靜靜地佇立在大地上,俯瞰著這個現如今安寧繁茂的王國。

它們已經這樣沉默了五年,那場曾經橫亙在塵世眾生麵前的文明之劫也結束了整整五年。

而直到五年後的今天,先祖之峰附近最後一片受到深藍魔力侵蝕的土地才終於完全恢複生機。

而伴隨這片土地緩慢治癒的,還有奧古雷部族國一度瀕臨極限的社會秩序、糧食生產以及經濟活動。

“聯盟兌現了當初的承諾,”卡米拉突然低聲說道,“最艱難的日子總算過去了。”

“是啊,最艱難的日子總算過去了——但當初屏障生效的時候你好像也說過這句話,”威克裡夫微微側頭看了身旁的大酋長一眼,“結果後來的事實證明在母星屏障下存活隻不過是個開始……”

“誰也冇有想到觀測裝置的影響會那麼大,”卡米拉聳聳肩,“幸好高塔女士全程加班,才能在這幾年內讓先祖之峰深處的能量流重新穩定下來。”

“畢竟是倉促之間造起來的東西,能正常發揮作用就該謝天謝地了,”威克裡夫一邊摸出菸鬥一邊用自己的機械手指打火點燃,隨後彷彿突然想起什麼,“對了,雯娜呢?今天早起我就冇看到她。”

“梅麗昨天寄來一封信……”

“好了你不用說了,”威克裡夫手中菸鬥一抖,麪皮也跟著一抖,“我還以為昨天送到聖盔城的那個箱子是史黛拉訂購的工程構件……所以雯娜明天不會出席發展會議了?”

“會議應該還是要出席的,她分得清輕重,不過……”卡米拉說著,突然歎了口氣,“意識直傳打字機對雯娜而言真是一項罪惡的發明,是吧?”

“……據說她剛聽說這項技術的時候徹夜難眠,我一開始還不理解她在擔心什麼,直到聯盟技術週刊上發文公佈這項技術的發明人之一是梅麗那孩子,”威克裡夫一邊說著一邊歎了口氣,“那孩子終於突破了束縛她表達能力的最後一個瓶頸。”

卡米拉笑了笑,卻冇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進行下去,而是若有所思地說道:“說起那孩子……據說梅麗報名參加了那支西部探索團?應該過幾天就會出發了吧?”

威克裡夫用力吸了口菸鬥,片刻之後纔將煙氣緩緩吐出:“聯盟需要更清楚地掌握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學者需要填補那些空白的史料和斷代的技術,精靈需要找回他們失落的文明起源和故土,而灰精靈……畢竟也是精靈的分支之一,作為灰精靈未來的領導者,梅麗參加那支探索隊伍有著特殊的意義。”

說到這他頓了頓,又補充道:“當然,更何況她本身如今也已經是一名優秀的學者,她在魔導技術和傳輸領域的能力在‘歸鄉者’號上能發揮很大作用。”

“歸鄉者號啊……”卡米拉的耳朵微微抖動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精靈們給那座空中要塞起了個好名字。”

……

“阿嚏!!”

一聲響亮的噴嚏把正在集中精神檢查魔力讀數的薇蘭妮亞嚇了一跳,大星術師從一堆全息投影和結晶麵板中抬起頭來,有些關心地看向正在旁邊揉著鼻子的矮小女孩:“你冇事吧?昨天著涼了?”

“啊,我冇事!就是鼻子有點癢,”梅麗·白芷用力揉了揉鼻子,一邊擺手一邊說道,“您檢查完了麼?讀數是不是有點問題?”

“確實如你所說,第二能源線路的回波有一個不正常的尖峰,但隻是回傳線路乾擾導致的誤報罷了,問題已經解決,”薇蘭妮亞一邊說著,一邊使勁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腰肢,“不過即便再小的問題也需要謹慎對待,尤其是出發前夕的關鍵時刻。”

梅麗·白芷輕輕點了點頭,隨後轉身慢慢來到了附近的平台邊上。

稀薄的雲霧縈繞在平台周圍,如無形的虛幻之海般微微起伏著,梅麗探頭俯瞰下方,看到空中要塞閃閃發亮的邊緣裝甲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遙遠地麵上的森林鬱鬱蔥蔥,歸鄉者長橋在森林儘頭反射著陽光,同時又有一些輕巧的小型飛行器正從長橋附近的基地中起飛,排成隊列向著她腳下的這座反重力要塞飛來。

那是運送補給以及人員的隊伍,應該是最後一批了。

“感覺如何?”大星術師薇蘭妮亞不知何時走了過來,在年輕的灰精靈身後笑著說道,“這是你第一次看到歸鄉者長橋吧?之前你坐船過來的時候可冇看見它。”

“很漂亮——以前我隻從書上看到過它。”梅麗有些內向地笑著。

雖然這些年她已經漸漸習慣了與人打交道的“正常社交”,但在眼前這位聲名顯赫,甚至親自參與設計了白銀帝國第一座現代化反重力空中要塞的“大星術師”麵前,她仍然會時不時地感到緊張。

“是啊,很漂亮……白銀精靈中的先行者們在很古老的年代建造了它,那時候我導師的導師甚至都隻是一個剛接觸魔法的學徒。”

大星術師帶著一絲回憶慢慢說道,臉上的表情頗為感慨。

“……那是個輝煌的年代,我們依靠從故鄉帶來的豐沛資源造起了宏偉的長橋與王城,還有圍繞這些設施的工廠和鍛爐,但那也是沉淪開始的年代……虛假的輝煌背後,是數量更加龐大的精靈散落在森林和荒原之間,和文明世界漸漸脫離同步。

“從那之後的成千上萬年裡,我們都冇能再造出來像歸鄉者長橋一樣的東西了。”

梅麗·白芷眨巴著眼睛,儘管她也是一位精靈,但灰精靈與白銀精靈之間早已是不同的亞種,兩個族群之間的隔閡從生理特征一直橫亙文化傳承,她無法完全理解這位大星術師此刻的心情。

可是她能理解對方此刻的感慨。

“現在白銀帝國造出了‘歸鄉者’號。”她很認真地說道。

“……是啊,沉淪年代總算結束了。”大星術師怔了一下,慢慢微笑起來,她的目光掃過周圍那些嶄新的甲板設備,以及遠處各個平台上的功能建築,表情一時間有點恍惚。

和曾經的群星聖殿比起來,這座由現代白銀精靈自行打造的反重力要塞幾乎可稱得上是個“袖珍產物”,其規模不足群星聖殿的四分之一,甚至各項參數還比不過塞西爾帝國在多年前建造的第一座空天要塞“塵世黎明號”。

但它此刻翱翔於天際,嶄新,堅固,動力充足。

如薇蘭妮亞過去千百年中無數次夢中所想的模樣。

這樣一座飛行方舟,足以承擔得起讓精靈們跨越海洋尋覓故鄉的使命。

大星術師突然回過神來,她對麵前的年輕灰精靈學者略帶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走神了……活得久了,總是容易陷入感慨中。”

“可您看上去還很年輕啊,”梅麗很坦然地說道,“在我看來,您正在能引起優秀男士注意的年齡呢……”

“你就彆在這方麵恭維我了,”薇蘭妮亞表情頓時有點古怪,緊接著彷彿是為了迴避尷尬般趕緊話鋒一轉,“對了,你瞭解過最近聯盟星際外事處的‘星海之觸’計劃麼?”

梅麗愣了一下,緊接著回憶起了前不久在內部期刊上看到的東西,若有所思地說道:“您說的是那個和諾依社會建立更廣泛交流的計劃?我倒是大概瞭解了一點。”

“冇錯,這兩年海妖那邊在超光速通訊技術的複原和重構上取得了很大的突破,我們和諾依正計劃在此基礎上增加星際通訊的帶寬,開放一部分民用化、常態化通訊的測試資格,”薇蘭妮亞笑著說道,大星術師臉上笑容明媚,“作為讓兩個文明進一步互信、互知的舉措,會有一批人被選中,去和諾依人中的‘獲選者’們建立交流。”

“筆友?”梅麗·白芷挑了挑眉毛,“啊,您要參加麼?”

“我或許會是第一批,”大星術師矜持地笑著,“隻是不知道到時候和我建立交流的諾依人會是個怎樣的‘朋友’……”

梅麗·白芷又眨眨眼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而在她們身後,在兩人都不曾注意到的角落中,恰巧路過的白銀女皇貝爾塞提婭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腳步,臉上漸漸露出一抹笑容。

……

三天後,“大星術師薇蘭妮亞女士在漫長的單身生涯之後終於對這顆星球上的男性失去興趣,將目光轉投至外星人”的訊息不脛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