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少,要不還是送江醫生去醫院吧!”

拿到鍼灸工具後,顧雲川仍在拖延時間,拿著藥箱不肯給龍禦行。

龍禦行有些著急,伸手要拿,卻被他躲了過去。

顧雲川苦口婆心地勸他,“江醫生現在的情況這麼危急,您也說了,您隻能試試,可我不覺得,江醫生現在的情況,您還有試錯的機會。”

說完,又假惺惺地關心道:“再說,當時您離燒瓶也很近,肯定也吸入了一部分氣體,我不相信您現在會一點感覺都冇有。”

聽到這話,龍禦行狠狠地擰了下眉。

他現在確實是有些頭暈,但他並不認為這會影響到他對江阮阮的治療。

顧雲川還在自顧自地說著,“您就算是一點毛病都冇有,都無法保證能治好江醫生,更何況您現在自己都不舒服,醫院那邊我已經聯絡好了,我們隨時都可以過去。”

龍禦行看看昏迷的江阮阮,再看看麵前的人,麵色微沉,“顧醫生,你在打什麼算盤?”

聞言,顧雲川心下猛地一沉,但還是硬著頭皮跟他對峙,“我不知道龍少是什麼意思,我不過就是關心江醫生而已。”

“那就把醫藥箱給我!”龍禦行低聲嗬斥。

顧雲川麵上滿是為難,“龍少,我說的都是真的,江醫生現在的情況,還是送去醫院比較好……”

“你難道覺得我比不上醫院的那些醫生?”龍禦行冷聲質問。

顧雲川的聲音戛然而止。

過了幾秒,纔有些不太情願地把手裡的醫藥箱遞了過去,“我在這兒看著,要是出了意外,也好及時挽救。”

龍禦行不悅地掃了他一眼,“不必了,醫藥箱給我,你可以出去了!”

剛纔顧雲川的行為,他實在不覺得,顧雲川是真心想讓江阮阮醒來。

顧雲川卻好像冇有聽到他的話一樣,還在一旁站著。

直到龍禦行給銀針消完毒,顧雲川還冇有離開。

龍禦行冷聲道:“等下施針,我要給江小姐脫衣服,麻煩顧醫生迴避一下。”

顧雲川的瞳孔猛地一震,“我想江醫生應該不會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任何一個男人脫掉衣服,還是麻煩龍少尊重一下她吧!”

龍禦行擰眉,“我是為了給她治病,你呆在旁邊又是為什麼?要是真的想尊重她的話,你早該出去了!”

兩人僵持了幾秒,龍禦行直接伸手去解江阮阮的衣釦。

“住手!”顧雲川有些壓不住心底的惱怒。

他設計這些,可不是讓龍禦行這樣占江阮阮的便宜的!

“滾!”龍禦行冷喝一聲,麵色不虞地拂開了他的手,“江小姐的病情不能耽誤,你是想讓她昏迷不醒嗎!”

聽到這話,顧雲川狠狠地咬了下牙,到底還是把手收了回去。

他隻是想讓江阮阮生一場大病而已,昏迷不醒的局麵,他自然是不想看到的。

而且,龍禦行把話說到這個地步,要是他再阻止下去,嫌疑就太過明顯了。

這麼想著,顧雲川麵色難看地退到了一邊,又抬眸看了眼時間。

距離他給厲薄深發訊息,已經過去近二十分鐘了,那人為什麼還不來?-